庶女特工窦万福 连载中

庶女特工窦万福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三秋灰月 主角:窦万福叶青风

(人气)窦万福叶青风小说 庶女特工窦万福在线阅读

《庶女特工窦万福》小说介绍

《庶女特工窦万福》小说是三秋灰月的倾情力作,该小说主要围绕窦万福叶青风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幕幕精彩的故事,小说作者是三秋灰月,小说主要内容:穿越后成为将军府无人问津的痴傻嫡女窦万福用实力证明,欺负她的人只有跪地求饶的份儿。然而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救下一只白虎,却惹上了白虎的监护人;至此被两人的命运纠葛不休.........

《庶女特工窦万福》小说试读

第二章告状

窦万福猜测他就是自己定下娃娃亲的那个人,冷冷的说道:“无凭无据,你们便一口咬定我杀了这个丫鬟,我可真是心寒啊。”

太子对于她的指责不怒反笑,心寒?这个傻子如今可真是牙尖嘴利的,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窦倾烟看着太子嘴上流露出的笑意,暗道不好。

“窦万福!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墨香就是你杀的!不要以为你是大小姐就可以胡作非为!”她怒目圆睁,眼神仿佛像是淬了毒似的,死死的盯着窦万福。

见如今局势胶着着,就有人在旁出声说道:“不然我们先把墨香的尸体处理了?如今搁在这儿好像...”他瞥了一眼画眉的尸体,似乎有些许厌恶,“大家伙儿都在这儿,放一具尸体在这儿不太好,今天又是老爷生辰,晦气。”他朝着窦倾烟努了努嘴,想征得她同意。

“莫非妹妹想让墨香死不安生?过了那么久只顾着指责我,却不好生处理了,不知妹妹居心何在?”她眉眼一笑,顿了顿继续说道:“还是说,今日个儿是父亲生辰,妹妹想让父亲不痛快?”

这么大的一顶罪帽子窦倾烟可戴不起!她看着窦万福的眼神多了些许恐惧!

这女人!完全就不傻!那以前...她越想越后怕!难不成...窦万福在扮猪吃老虎?

她一挥手,“把墨香抬去好生的埋了。”然后又假意的低下了头,此时墨香的脸已经浮肿的不像人样了,窦倾烟忍着厌恶带着嗔怒的说道:“墨香,你放心,我一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

太子言逸轻轻的瞥了一眼窦万福,看她的眼神里多了些许玩味。

窦万福盯着墨香的尸体逐渐消失成一个黑点儿,眯了眯眼睛,她知道,如果不给凌窦倾烟一个下马威,怕是往后的日子都会被这个女人骑在头上。

她莲步轻移,窦倾烟看着她过来,略带心虚的往后退了一步,窦万福巧笑嫣然,捂着嘴只露出了好看的眼睛弯弯的笑着。

“你...你做什么?谁跟你嬉皮笑脸的。”她瞪了一眼笑得不怀好意的窦万福,只觉得她的笑容十分的渗人。

“好妹妹,你紧张个什么劲?”不理会旁边人是什么想法,窦万福还是自顾自的笑着,“妹妹莫不是心虚了吧?我还没有开始指控妹妹杀害墨香呢,妹妹可是要自乱阵脚了吗?”这话虽是冲着窦倾烟说的,但是她的眼光却是冷冷的盯着言逸。

言逸被她这样盯着,心生了些许恼意,“本太子还未曾知道将军府的大小姐是如此的巧舌如簧。”

窦万福横了他一眼,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太子也知道我是将军府的大小姐,那么我堂堂一个将军府的大小姐,怎会脏了我的手去杀一个卑贱的丫鬟?好之为之吧。”她瞥了一眼正处于惊愕之中的窦倾烟,优雅的转身离开了。

她虽心有不甘,但是她说的也确实没错,一个堂堂的将军府大小姐,为了一个丫鬟脏了自己的手,这是没有说服力的。

一群人看着窦万福离开,心里五味杂陈。

窦倾烟赔笑着看着言逸,继而想到今日是自己父亲的生辰,也总不能让太子败兴而归,“太子殿下见笑了,不如我们回宴席上好好尽兴一番,别为这晦气的事情伤了心神。”

言逸盯着窦万福离开的背影,眼神流露出了些许探究,直到她消失在拐角处,他才收回了他的视线。

一转头就看到了窦倾烟精致妆容上的愁眉不展,他顿时觉得索然无味,“罢了,今日闹这一出,我也乏了,你回去和你父亲说,我先离开了。”

窦倾烟想着挽留太子殿下,但是又不知用什么理由,只能懊恼的看着他离开。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宴席上,将军见她有些心神不宁,便出声关怀道:“烟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憔悴?”

看着将军眼里流露出的焦急,窦倾烟灵光一闪,对了!告诉父亲窦万福的罪行让父亲替自己做主!

于是乎她假意的揉了揉眼睛,一脸委屈的看着将军说道:“父亲,姐姐...姐姐她欺负我...还当着众人的面说我的不是...”

将军一听,这哪里还得了,推脱了几个上来敬酒的宾客,眼神关切的说道:“你姐姐怎么能把你欺负了去?她如何,这摆明了大家都知道的,你莫不是撒了谎?”

窦倾烟死死的摇了摇头,“烟儿没有欺骗父亲,姐姐如今个精得很,她方才把我贴身的奴婢推下水池里,然后还不认账,我说让她赔礼道歉,她还羞辱了一把太子和烟儿。”说着她低下了头,掩面而泣。

将军的脸色也变得越发的不好,几撮胡子在脸上跳跃着,大力的拍了身边的檀木桌子,恶狠狠的说道:“岂有此理!太子岂是能随意羞辱的人!好一个窦万福,越发蛮横了!”

旁边的人惊讶的看着他们两个,将军挥了挥手,“今日府上有些私事要处理,恕窦某招待不周。”在场的宾客也都是明白人,见将军如此说话,他们就知趣的先离开了。

这场宴会也就不欢而散了,宾客们都是败兴而归。

“烟儿,你方才说的可千真万确?可无半点虚假之言?”窦文傅敛了敛神情,正色的看着她。

“父亲,烟儿是什么样的人父亲再清楚不过了,烟儿怎么会无故诬赖姐姐呢。”窦倾烟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窦文傅顿时怒上心头,好一个窦万福,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别离开她的院子,好啊她,居然还弄出了人命。

“跟我去找她!”说完他大步流星的就往窦万福的院子去了。

窦倾烟佯装失意的跟在窦文傅后面,可是心里早就已经乐开了花,窦万福啊窦万福,看你还嚣张什么?

而此时的窦万福正坐在她那张可怜的床上,细细的回想着她这副身体前世所经历的事情。

“砰。”的一声窦万福院子里的门就被窦文傅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