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姐姐逃婚了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连载中

你姐姐逃婚了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贫嘴小丫头 主角:陆云瑶楚王

陆云瑶楚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陆云瑶楚王)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你姐姐逃婚了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小说介绍

小说《你姐姐逃婚了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原创作者贫嘴小丫头当红作品,近来受到广大书友所喜爱,主要内容:京城无人不知陆家双姝,大姐国色天香,指婚给楚王;小妹沉鱼落雁,订婚给世子。可陆家大小姐却趁楚王顽疾发作、性命垂危,连夜勾上太子,成了太子侧妃,既令楚王沦为笑柄,又坑苦了自家小妹。现代女医生陆云瑶穿越时空,好死不死就成了这个悲催的陆家二小姐,又好死不死被病王前姐夫掳回了楚王府。一个是病鬼,一个是医生,两人一拍即合——他帮她翻案;她帮他治病。衣:不许穿艳色,本王喜素。食:不管王府厨子......

《你姐姐逃婚了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小说试读

曲舟意哭笑不得——谁说突然的康复不是好事?刚刚他那般说,只是安慰楚王罢了,“回王爷,是的,在下怀疑陆姑娘回光返照。”

仇公公道,“那个……听说好像不是回光返照,是真的康复了。”

“连续烧了七日,为何会突然康复?”曲舟意问道。

仇公公答,“听说陆姑娘下午时派陆府丫鬟剥了许多柳树皮出来熬成水,陆姑娘喝后睡了一觉,醒来时便降了温。”

梁嬷嬷也一愣,“柳树皮?没错,下午暖秋和尚春确实去弄柳树皮了,奴婢还以为……是陆姑娘说胡话。”

楚王撇了曲舟意一眼,“你还要去看吗?”

曲舟意憋着笑,“自然是要去的,虽然仇公公说不是回光返照,但他们到底不会医术,如何断定?就算陆姑娘不是回光返照,在下却对陆姑娘的柳树皮汤有些兴趣,拿来研究研究,回头王爷发病时没准能用上。”

楚王更不开心,“你在咒本王?”

“不敢,不敢。”曲舟意道。

梁嬷嬷和仇公公暗暗相视一看——能和楚王这般轻松对话的,整个王府上下,怕是只有曲神医了。

楚王蹙眉,“滚了也好,让本王清净一下。”

“是,王爷,在下滚了。”曲舟意认认真真请安后,便跟着梁嬷嬷快速离去。

因为曲神医的离开,房间瞬间静了下来。

下人们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战战兢兢,提醒自己别出半点错,毕竟楚王心情不好。

再看楚王,窝在硕大的椅子上,抱着暖炉,目光阴鸷地盯着门口,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声音道,“奇迹?本王身子何时也能出些奇迹?”

……

藏娇院。

当梁嬷嬷带着曲舟意到来时,陆云瑶已经起身,梳洗好化了妆、穿了身最贵的衣服,慢悠悠地喝着粥。

“我这温度也降下来,身子也好起来了,从明天开始应该吃些荤腥了吧?”陆云瑶对身旁伺候陪伴的王府丫鬟香影道,“几天没吃肉,觉得浑身没劲儿,有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早早开了荤会不会康复得更快一些?”

香影面色一变,轻声道,“陆姑娘,王府……是不碰荤腥的。”

“什么?”陆云瑶一愣,“为什么?”

“因为王爷不喜欢……”

“他自己不喜欢,所以整个王府都不能吃肉?”

“……是。”

“……”

说话期间,梁嬷嬷先进了来,看见陆云瑶端端正正地吃粥,毫不惊讶,因为只要其醒来,便定要梳洗下床的,“陆姑娘,王府的曲神医来了。”

陆云瑶暗暗翻了个白眼——病都好了,他来干什么?但还是道,“请神医进来吧。”

“是。”

梁嬷嬷外出请人,很快,伴随着淡淡药香,一袭月白细棉衣袍的曲舟意缓步进入房间。

陆云瑶抬眼,正碰曲舟意看她,四目相碰,两人皆一愣。

曲舟意见过病人的无数,却从未见过这种高烧七日,还梳洗打扮整齐,端坐着喝粥的,如果不是事先知情,他绝对想不到面前女子前一刻还病危着。

陆云瑶也暗暗吃惊——不是说什么仙手圣医吗?按照道理应该鹤发童颜吧?怎么会这么年轻?如果说西医是理论医学的话,中医就是经验医学,中医的医术是靠实打实的时间、案例和经验堆出来的,眼前这人看起来最多也就二十岁,能成名医?

曲舟意笑着入内,“陆姑娘,久仰久仰。”

陆云瑶放下勺子,“曲神医大名,云瑶也是如雷贯耳。”

曲舟意看向桌上几乎吃光的佳肴,“在下是否打扰陆姑娘用膳雅兴?”

陆云瑶回道,“没有,正好吃完。”说着,饮茶清了清口,起身,“曲神医此番来,是为我诊病?”

曲舟意点头,“听闻陆姑娘已病重多日,可惜在下不在府中,刚刚回来听说陆姑娘痊愈,但在下不放心,还是来看看了。”

陆云瑶失笑,语调微变,“那还真是巧。”

曲舟意只当没听出来,两人到了正厅坐下,梁嬷嬷已掏出脉枕和帕子,待陆云瑶将手腕放上,这才盖上帕子。

即便是见识过宫中美女无数,但当梁嬷嬷看见陆云瑶的手腕时,依旧忍不住惊叹其冰肌玉肤。

关于新的肉身,陆云瑶本人也是十分满意的,就为了这张脸,她也发誓要好好活下去。

曲舟意隔着一张桌,在陆云瑶身旁的位置坐下,先细细询问了病情。

“陆姑娘可还记得,是如何发病?”曲舟意问。

陆云瑶回忆了下,“七日之前,一天夜里被子厚了,我贪凉便推开被子,想来是那时着的凉。”心中暗暗吐槽本尊身子柔弱。

“发病时,可有什么感觉?”

“发热、肌肉……周身酸痛,喉咙嘶哑干涩,头疼,差不多便是这些。”典型的感冒症状。

曲舟意又问了一些饮食作息方面的问题,这才为其诊脉。

陆云瑶垂眼看着,见这年轻神医手指修长、指尖干净,指甲修剪整齐圆润,皮肤白皙光洁得连根汗毛都没有,不仅暗忖——这小白脸真会医术?

不过会不会都不要紧,她对自己身体有把握。

陆云瑶抬眼看向沉思的曲舟意,眼神闪了闪,若有所思。

少顷,曲舟意收回手指,笑道,“实在神奇,从脉象上来看,陆姑娘身体康健、脉搏有力,竟全然没有生病的迹象。”

陆云瑶也客气道,“曲神医真会安慰人,我高烧七天,阎王殿都溜达了几回,怎么会毫无生病迹象?”当然没生病迹象了,她最近几天扛着孱弱的病体努力康复、还确保营养均衡,柳树皮只算是痊愈的临门一脚,实际上没有柳树皮,她也能恢复。

当然,这些事情只有她自己知晓,外人只以为陆姑娘一直病重。

曲舟意道,“或者,在下为陆姑娘开一些补药?”

陆云瑶道,“曲神医可曾听过,药补不如食补一说?”

“食补?”曲舟意不解,“陆姑娘好像对医术有所涉猎,不知陆姑娘的食补指的是什么?”

“肉。”

陆云瑶简单暴力。

曲舟意突然眯眼,勾唇一笑,“在下,也很久没吃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