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错房间后,豪门继承人拉着我领证 连载中

进错房间后,豪门继承人拉着我领证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想暴富的猪 主角:阮木兮顾霆琛

阮木兮顾霆琛章节免费阅读

《进错房间后,豪门继承人拉着我领证》小说介绍

这种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进错房间后,豪门继承人拉着我领证,故事情节生动,细节描写到位,进错房间后,豪门继承人拉着我领证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作品“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妈,就照我说的做。”阮凤玲一直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性子,这次态度如此强硬,相必是刘智……

《进错房间后,豪门继承人拉着我领证》小说试读

第3章

“优优,临时有事,晚点找你。”

跑到一个空旷无人的空地,阮木兮接通电话。

“顾霆琛!你有病吧!”

这顾少爷要么不出手,这一出手绝对是大新闻。

电话另一头的顾霆琛嘴角上扬,低音炮磁性的声音,能听出得逞的笑意。

“放心,我不屑用这种卑劣的手段逼你就范,我只是提醒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顾霆琛给阮木兮发了十条消息,却的不到任何回复。

从没有一个人敢如此无视他!

这个女人却一而再,挑战他!

“不过是一纸合约,顾先生,请你搞清楚,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阮木兮双拳紧握,十分愤怒,前几天新做的美甲陷入掌心!

这个男人得寸进尺,索求无度,日后怕是难以招架。

“既然是相互利用,那咱们就约法三章。

我顾霆琛从不做亏本的买卖,有些事情挑明了说。

第一,保持24小时通讯正常,随叫随到;

第二,哄老太太开心,在她面前必须是恩爱夫妻模样;

第三,我在附近买了栋别墅明天搬进去,方便找你。”

第一二条也就勉强答应了,可这第三条竟让她住别墅。

方便来找!

这是玩金屋藏娇吗!

“顾霆琛,你把我当什么了?”

阮木兮深吸一口气,用理智压制愤怒。

“昨晚只是一个误会,以后咱俩也不会有太多交集,我现在实习,有能力养活我自己了!。”

“实习?做顾霆琛的女人不用实习,昨晚你已经通过实习期了。”

阮木兮一整个无语,好歹也是个总裁,竟然说得出这种不知羞的话。

“准备一下,今天晚上我让人过去接你,提前熟悉一下新家。”

顾霆琛的语气不容置疑,不等阮木兮回复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傍晚时分,宿舍楼下停了一辆小轿车,司机是个陌生面孔。

“请问是阮木兮小姐吗?”

“是我。”

“老爷让我接你回去说说话。”

这司机看起来贼眉鼠眼,不像沈牡老实诚恳。

“我要是说不呢?”

阮木兮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两个男人突然伸手挡住她的去路。

“小姐,我可不像沈牡那样怜香惜玉,今天是我入职第一天,希望小姐不要为难我。”

司机把手一挥,示意二人将阮木兮硬扛上车。

还没进刘家大门,就听见一个熟悉又恶心的笑声——涂良才!怎么又是他?

完了!

这是鸿门宴!

“哟,木兮回来了,快过来给涂董赔礼道歉,上次在酒店放鸽子,好在涂董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今天你就好好表现,不要惹涂董生气啦。”

刘智雄抓着阮木兮的胳膊,将她推向涂良才,示意一旁的阮凤玲倒酒。

阮凤玲有些难为情,毕竟阮木兮是她的亲生女儿。

将女儿推给一个连她自己都嫌弃的老男人,心中有些不忍,但为了刘家她还是照做了。

可笑,亲生母亲看着自己女儿被男人玩弄,竟还推波助澜。

阮木兮心中自嘲。

比起荣华富贵,这母爱显得格外恶心。

“这酒里该不会加了什么佐料吧?”

阮木兮盯着清澈透明的白葡萄酒,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可不是一个放**人,怎么可能主动爬上顾霆琛的床呢?

这事一定有蹊跷。

“你这死丫头,胡说些什么,这可是你妈给你倒的酒,你妈会害你吗!”

刘智雄的话音刚落,涂良才便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肥硕有力的手臂下,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

酒杯被强制性的怼在阮木兮的薄唇上,动作十分粗鲁。

“爸,妈......唔......”

在偌大的客厅里,阮木兮的求救显得有些无力。

涂良才那淫秽的眼神。

刘智雄脸上得逞的笑意。

阮凤玲冷漠的背影。

这一切都那么可笑。

强行被灌酒的阮木兮丧失了反抗力,被老男人一把抱起。

“涂董,小女卧室在二楼第一间。”

即便是意识模糊,可刘智雄的那副嘴脸,却深深的刻在阮木兮心里。

好一个贴心的继父!

好一个爱她的母亲!

“还是刘老弟董事,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爱贵千金的。”

涂良才穿着特大号的定制西装,怀中抱着软弱无力的女人,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噔噔”的声音。

阮木兮面如死灰!

一辆劳斯莱斯在阮木兮的楼下等候多时了,却迟迟不见女人下来。

电话拨了十几遍也没有任何回音。

“阮木兮!你敢耍我!”

顾霆琛一掌拍在方向盘上,为何对这个女人他总有一种无计可施的挫败感。

女生宿舍管辖极严,男士不能踏进一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顾霆琛本就不多的耐心被渐渐消磨。

推开车门拨通了陆丰电话,“十分钟内,查一下阮木兮的关系链,大四金融系看看还有谁留校。”

“阮木兮的好朋友叫许优优。”

“喂,哪位?”

“我是阮木兮的朋友,麻烦你转告她,别做任何让自己后悔的事!”

顾霆琛的话还没说完,宿舍三楼便探出一个小脑袋。

阮木兮的朋友,竟这般好看,“好,等我五分钟。”

许优优刻意换了件露肩绿裙,抹上斩男色的口红,才姿态优雅下楼。

“你好,我是许优优。”

许优优伸出手搭讪。

“我要见的是阮木兮,她人呢?”

一向以总裁身份与人交流,顾霆琛早就不习惯用礼貌用语,说话的语气也理所应当的强硬。

“木兮不在宿舍,听说是回刘家了,你们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