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悦楚铭 连载中

阮悦楚铭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阮悦 主角:阮悦楚铭

小说阮悦楚铭主角为阮悦楚铭免费阅读

《阮悦楚铭》小说介绍

看过阮悦在《阮悦楚铭》会让你重新认识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为阮悦楚铭小说描述的是:阮悦强忍着的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下。良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了,快回天界吧,这深海恶气会侵害我们龙族心神,你切不能多留……

《阮悦楚铭》小说试读

两人也不打不相识,成为可以闲谈饮酒的朋友。

那时的楚铭孤寂高傲,阮悦任性骄纵,与现在比真是天差地别。

夜泽叹了口气:“听闻天界有聚魂灯……”

第十四章心愿

凌霄宝殿。

楚铭站在下面,双眸深不见底:“天帝,可否借聚魂灯一用?”

他虽是在请求,但语气却不容拒绝。

他记得只要这人还存在,只需将她身上的物品放入灯中,等火光变了颜色之后每日用仙力豢养,一千年便可将其塑造出来。

这种方法虽然没有人尝试过,但也算有一线希望。

五千年前,楚铭以为阮悦毒害莫兰,怕天帝降其罪,不由分说就将她关进天牢。

阮悦解释,他却以为她在推脱罪名。

就这样,一狠心就关了她五千年。

这五千年他不知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待终于出来之后,父兄接连殒命,对她的打击亦是他想象不到的。

他亏欠于她。

入夜。

楚铭躺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胸口,自从上次之后就再也没有疼过。

他突然想起和阮悦的过往,之前他们关系很好。

一纸婚书让他手足无措,他不知如何去面对她,所以就尽量躲着她。

在他好不容易解开心结,想要接纳她时,又发生了那么档子事。

于是,又过了五千年。

五千年让阮悦关于楚铭的爱都化为了恨。

楚铭猛地惊坐起。

他做了一个噩梦,梦见阮悦浑身是血,恶狠狠地瞧着他,画面一转,眼前又出现了阮悦满是伤痕的龙骨……

他睁开眼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进入了人间四季里面。

在它进入自己的心里之后,楚铭就再也没有进去过。

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以失败告终。

这一次,他并未用分毫神力,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进去了。

里面仍旧美的如画。

他走到那挂满红绸的树下,发现之前他拆开的红绸已经断成了两半,断口并不整齐。

在这根红绸旁边又多了一条,斑斑驳驳的,还有湿度,想来应该是新添加的。

楚铭拆开,上面的字竟然是鲜血书写而成,斑斑血迹将红绸侵染地更红了。

每一个字都显示出阮悦的悔悟与绝望。

第一千一百零一个心愿,希望与楚铭,不复相见!

他拿着红绸子的手忽然颤抖起来。

想来阮悦应该是恨极了自己的,就连最后的心愿都是与自己不再相见……

他拼命地摇着头:“不行,不行……”

紧接着用仙力将红绸撕了个粉碎。

再看,他已经回到了寝殿之中。

因用力太狠他的指甲已经就着红绸嵌入肉中,一时竟然分不清流出的血是他的还是阮悦写在绸子上的。

聚魂灯火光缭绕,只是颜色并未改变。

楚铭有些失望,倘若今日火光还未变化,那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他突然站起来,将手中的碎片洒向天空。

一瞬间就移到了聚魂灯旁边:“这是什么聚魂灯,都是骗人的,她不会死,我不会让她死……”

说着举手正欲将其摔碎,头顶一片红绸子不偏不倚正好落入了聚魂灯里面。

瞬间,火光变得炽白。

楚铭脸上出现了久违的欣喜。

他慌忙将地上的红绸子尽数捡起,放到聚魂灯中。

想来是阮悦的魂识太弱,聚魂灯并没有感应到,而红绸子上面粘有阮悦的血液,感应更加浓烈。

这么看来,还有希望。

他用兵如神,对兵法自然是烂熟于心。他担心敌人声东击西,自然不会离开聚魂灯半步。

这是他救阮悦唯一的机会,他不能输。

也正是因为如此,莫兰才算化险为夷。

如今天下大旱,天宫的草也已经枯黄。

而却莫兰绿油油地长在那里,格外显眼。

楚铭就算只是出来看一眼,她也已经死无葬身之地。

虽说楚铭的那一掌只用了三分依誮力,但是她仙力本就低微,修为损耗不少。

看样子楚铭对阮悦还有情,否则不会抱着微渺的希望倾尽全力。

莫兰从小就跟楚铭亲,所以天帝特意恩准她可长随其左右。

没想到不知从哪里出来的一个小丫头,她也每天都跟着楚铭。

而且相比自己娴静的性格,她更加活泼好动。

楚铭对她虽多是无奈,但却关怀备至。

本来莫兰在楚铭这里就没有什么存在感,这下更没有了。

更有甚者,天帝竟然恩准她跟楚铭成婚。

于是,她想尽办法跟阮悦做朋友,然后又诬陷她毒害自己,让楚铭厌恶她。

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阮悦被关沧澜天牢五千年,终于不用再挡在她和楚铭中间。

不知算错了哪一步,竟然是这么个结局,她不甘心!

魔界。

夜泽坐在案前出神,他不知道楚铭究竟能不能救活阮悦。

对于聚魂灯他也只是听过而已。

他只是觉得曾经坚毅勇敢的小丫头落得如此凄惨的境地,怪让人心疼。

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刚倒好酒,就发现有人的神识误闯了进来。

而且这种感觉,格外熟悉。

“出来吧。”他将酒杯里的酒喝完,笑着道。

柱子后面的神识轻哼一声,飘飘然就到了他的面前:“没意思。”

等到夜泽看清楚她的模样之后,一时竟然说不出话。

“四公主丽嘉?”

夜泽很是惊讶,这好像是阮悦,又好像不是……

准确来说,这应该是五千年前的阮悦。

那时的她娇纵任性,却也意气风发,眼睛中含有星辰大海。

但是他上次见她,她的眼里却布满阴霾,低眉顺眼。

“想什么呢?手下败将!”

他回过神来,阮悦的脸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双眼满是疑惑地打量着自己。

吓得他立刻往后撤:“你说的是仙魔大战?”

阮悦奇怪地打量着他:“你是失忆了?”

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放心,我不会再打你了。”

没错,这就是五千年前的阮悦,她回来了。

夜泽轻轻握了握她的手,虽说是神识,但触感却非常真实。

这样也好。

她忘掉了所有的痛苦,将自己编织在一个美丽的梦里。

第十六章痛苦

楚铭最近感觉有些不对劲,胸口时不时发热发烫,总感觉有一种力量在往外冒。

他周身检查了一遍,应该是人间四季的缘故。

这就说明阮悦要回来了吗?

可是为什么他还是没有感应到她的气息?

“兰花仙子求见。”

正在楚铭百思不得其解时,侍卫突然禀报。

楚铭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头也没抬:“不见。”

顿了片刻,突然想到了什么:“等一下,让她进来。”

之前有人夜闯司玄殿,究于莫兰身上的疑点,他有些怀疑。

侍卫转过身来点了点头:“是!”

莫兰进来后,他故意将聚魂灯摆在了书案最显眼的地方。

“何事?”楚铭冷冷道。

“神君近日极少去凌霄宝殿,思至前几日神君身体不适,特来看看可有好转。”

果然,莫兰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聚魂灯上。

楚铭余光看了她一眼,接着翻阅手中的书。

“仙子可是记错了,我几日前还去借了聚魂灯。”

莫兰没有想到他会直接提及聚魂灯,没有丝毫隐瞒。

看来,他还是信任自己的。

本来以为前两日的事情引起了他的怀疑,所以在身体恢复之后,特意来这一遭打消他心中的猜忌。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聚魂灯:“有什么需要莫兰帮忙的,神君尽管开口。”

楚铭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必。”

“姐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想尽一份力。”

瞧着她的模样,真的像担心阮悦而落泪。

楚铭冷笑了一声:“她如此害你,你不恨她吗?”

她摇了摇头:“姐姐不是故意的,她是觉得我跟神君走的太近了,所以……”

说着竟然跪了下来:“神君千万不要怪罪姐姐,你们已是夫妻,都是我的错。求求神君让我一块搭救姐姐……”

真是演得一出好戏!

她五千年前但凡能说一句为阮悦求情的话,阮悦又何至于落到此等田地。

楚铭最看不得人在他面前演戏,他起身站起来,将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的莫兰扶起来,放到顺手变出的一个凳子上。

莫兰受宠若惊,眼底流露出藏不住的喜悦:“多谢神君。”

楚铭突然拉过她的手腕,嘴角含着笑,但是语气却冰冷至极。

“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莫兰还在装傻。

“你的伤!我问过医仙了,他根本就没有研制出医治赤焰神火烧伤的药,你骗我!你可知道欺骗我会有什么后果?”

“我没有,我不敢……”

莫兰立刻从凳子上下来,跪倒在地。

“他还说此伤只有魔杖才能治愈,莫非你跟魔界有勾结?”

虽说仙魔大战之后,天界和魔界已修好,但是也并无来往。

跟其勾结,其罪不小!

“我没有,我根本就不认识魔界的人……”

“那你的伤为何会消失不见?”

据医仙所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夜泽手中的魔杖,而莫兰根本不可能会与夜泽相识,唯一的说法就是莫兰根本就没有被赤焰神火烧到。

不过他倒想听听莫兰作何解释。

“是医仙解的,天帝陛下送来的……神君若是不信,可亲自去问天帝!”

莫兰的声音都在颤抖,可见她是真的害怕了。

楚铭从小看着莫兰长大,他印象中莫兰总是乖巧温顺,若不是上一次看到她手腕上的伤痕不见了,他是万万不会怀疑她分毫。

难道真的是自己多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