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带着三个崽炸翻帝都 连载中

她带着三个崽炸翻帝都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白日不到 主角:荣子姻陆流泽

她带着三个崽炸翻帝都荣子姻陆流泽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她带着三个崽炸翻帝都》小说介绍

《她带着三个崽炸翻帝都》目录最新章节由白日不到提供,主角为荣子姻陆流泽,她带着三个崽炸翻帝都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短篇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小宝得意地看了一眼大哥和小弟,接着说:“那单眼天珠世间难寻,寻常人绝不敢打它的主意。除非....……

《她带着三个崽炸翻帝都》小说试读

第15章

在前面开车的陆悠然也发现了路边一大一小两个人。

“奇怪,怎么会有人在我家门口截车呢?”陆悠然念叨着,也放慢了车速。

待驶近后,看见摇着手臂的**的一小只,她不由自主地摇下车窗,仔细看去。

“小朋友,你是谁家的孩子呀,怎么在这里拦车呀?”

“我找爹地。”

“找爹地?”陆悠然打量着三宝,心中涌上强烈的喜爱之情,“我们车上可没有你爹地哦。”

她看着三宝,总觉得有几分熟悉,心想,估计是以前跟着家中大人来过陆宅的,找不到爹地,就跑这里来了,便看向洛克,叮嘱道:“小伙子,看好你家小少爷,这里虽说只有我们陆家的车路过,但也是很危险的。”

洛克闻言也不作声,瞪着陆悠然,像老鹰护小鸡一样,把三宝护住。

陆悠然也不在意,轻笑一下,发动车子,驶进陆家庄园。

这时,车后座的方静知终于被陆悠悠哄好了,开口问道,“悠然,刚才和你说话的小孩子是谁家的呀?”

“不知道,说是找爹地!”陆悠然说着停下车。

“看着好生可爱,好像那里见过。”方静知下了车,叹气道,“要是你弟弟能有这么一个孩子,我死也瞑目了。”

看着方静知又要哭了,一旁陆悠悠连忙道,“妈咪,你不是想知道那女孩子是谁嘛,赶紧问问陈城他们吧,一定能问出来。”

“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俩小子,整天跟着阿泽,他们肯定知道。”方静知说着赶紧往客厅走去。

陆悠悠和陆悠然对视一眼,一副终于打发了的眼神。

此刻,天真真通过入侵交通视频摄像,也发现了三宝的去向。

“表姐,找到了。他们在出云大道。”

“那是什么地方?三宝为什么会去那里?”

“晤,我来查查,这个地方不简单,出云大道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陆家庄园,传说中帝都最顶流的豪门。”

“三宝去哪里干什么?”荣子姻说着,车子已经飞一般地开了出去。

“那就要问你家那个小乖乖了。”

可是,直到把三宝接回水湾别墅,荣子姻也没有从他口中问出什么原因来。

“洛克,你来说?”荣子姻气鼓鼓地看向洛克。

“老爷子说了,洛克唯三少爷之命是从,三少爷同意了,洛克才能说。”洛克站的笔直,鼓着腮帮子一板一眼地说的认真。

荣子姻听了,真想在他**上踢一脚,又怕踢坏自己的脚,忍了忍,还是忍住了。

她无奈地捏捏眉心,看向三小只,“虾伯,让人收拾收拾,明天就送他们回岛。”

此言一出,三小只的脸色都变了,原本低着头不说话的三宝忍着眼里的泪珠,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哇哇大哭起来。

天真真不忍心的道:“表姐,不用这么着急送他们走吧,反正这里有粒子、黑子他们,还有洛克,安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呀。”

“你怎么知道安全?真的安全也不会有他们了。”荣子姻看向大宝和小宝,“你俩去哄哄弟弟,明天下午就回岛,那里才是你们该呆的地方。”

俩小只不情愿的应下,小宝虽然顽皮,但面对荣子姻的时候总是懂事的像个小大人,更别说大宝了。

翌日,荣子姻一大早就去了景晟之星,处理一件紧急的项目,刚进公司就被荣归里缠上了。

“阿姻,你听爸爸给你解释呀。”

“解释?”荣子姻冷笑一声,“你还想说什么,荣意的无辜吗?”

荣归里脸色一僵,“阿姻,今天先不谈这个好不好,我来是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的。”

“好事能轮到我?我是不是听错了!”荣子姻似笑非笑地看着荣归里,心中说不出的失望。

她这个父亲,真是越发不中用了!

小时候,她总觉得父亲长得帅,气宇轩昂,和母亲站在一起般配的很,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现在越看越觉得,也不过如此。

虽然他一直自诩为艺术品商,但经过这么多年的熏染,身上居然没有沾染上一点艺术家的文雅。

那下垂的眼袋,鼓起的肚皮,无一不显示着他过去几十年极为放荡的生活,让她心生厌烦。

“阿姻,爸爸怎么会骗你,你可是我的亲生女儿,”荣归里殷勤地笑着,“我们进去说吧,本来那天晚上叫你吃饭就要说的,嗳。”

荣子姻也不和他搭话,领着荣归里径直去了会议室。

“阿姻啊,怎么不去你办公室说啊!”

“这里隔音好,安静,是谈话的好地方。”荣子姻自顾自地坐下来,看向荣归里,摆出一副倾听的姿态。

通过这几次打交道,她对这个父亲还是有了几分深层次的了解,无利不早起,无事不登三宝殿。

她估摸着荣归里一定是为了春拍而来,左不过就是希望让她处理那些砸手里的青瓷罢了。

她甚至想着,要是他开口,她也是乐意帮这个忙的,就算荣归里那些青瓷品质不怎么样,她也有一些渠道让它们有个好价钱。

总也是亲父女,十几年的生恩养恩,在那些飘渺无据的猜测面前,荣子姻无论无何也是割舍不下。

“阿姻啊,是这样的,那天晚上的陈勋昂你还记得吧?”

“怎么了?陈勋昂,传媒大亨嘛,我怎么会不知道?”荣子姻诧异他为何会提起陈家,她最近正想和陈家接触一下呢!

“阿姻,你可不能这么直呼你陈伯伯的名字!”荣归里看着荣子姻,笑眯了眼。

荣子姻看着他的笑脸,心头涌上不好的预感!

“有什么事情您直说吧,一大早的,一会儿还有个会议。”荣子姻不动声色地道。

荣归里笑了一笑,“那我可就直说了,本来这件事在家里的饭桌上说,是最好不过的,爸爸也知道你现在不想回家,哎。”

见荣子姻眼神冷漠,荣归里终于收了闲话家常的心思,开口道,“是这样的,陈家三少爷和荣意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不过这样也好,倒也能成全你。”

听到这里,荣子姻基本已经猜出她这位好父亲接下来会说什么了,她紧紧地盯住那双喋喋不休的嘴,暗暗祈祷着,不要说。

只要他不说,在一切猜测有实据之前,她依然可以把他当作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