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夜,活死人相公被我气醒了 连载中

洞房夜,活死人相公被我气醒了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无药 主角:苏青青赵云峥

苏青青赵云峥小说<洞房夜,活死人相公被我气醒了>全文在线阅读

《洞房夜,活死人相公被我气醒了》小说介绍

以苏青青赵云峥为主角的,小说名字是《洞房夜,活死人相公被我气醒了》,该书作者是无药创作,书中主要讲述的内容有:虽然以前是为人混账不懂事,可是现在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会医术,还能自己想着赚银子照顾娃儿们。这样的儿媳妇,一……

《洞房夜,活死人相公被我气醒了》小说试读

第9章

苏青青虽然名声不好,但是她的模样儿也是十里八乡的出色。

虽出身农户家里,却长的十分水灵。

要不是脾气恶毒,上门提亲的人也是会踏破门槛的。

这两年天灾人祸,吃不上喝不上的人家也渐渐多起来。

乱世出匪徒,这百里山也就跟着出了一帮好吃懒做的流氓无赖。

白日里村里女人们去镇子上,都要结伴才敢过去,根本无人敢单独走山路。

可苏青青根本不知道,没人告诉她女人不能独自走山路。

苏青青拉着小同月护在了身后,盯着那大黄牙冷笑了一声,“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胆子也忒大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旁边还站着一个瘦猴子,龇牙咧嘴一笑,“哟,这小娘子倒是挺泼辣,王法?哈哈哈,我就是王法。”

苏青青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滚开,不然泼辣的还在后头呢!”

“那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有多泼辣......”

瘦猴子男人笑的一脸猥琐,朝着苏青青袭来一只手。

那知道,手刚碰到苏青青的菜篮子,就被她一把捏住了手腕。

二话没说,咔嚓一声,她直接掰断了瘦猴子男人的手腕。

瘦猴子男人就疼的“嗷嗷”大叫起来。吓得胖子都往后倒退了几步,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跑还是该留下报仇。

“还不快滚蛋?老娘可不好惹。”苏青青双眸冒火。

胖黄牙看着同伴哀嚎痛苦的样子,吓的也不敢上前了。

而这个时候正好路上过来一辆马车,胖黄牙不敢惹事,恶狠狠的道,“你个臭娘们,给我等着!”

说完拖着瘦子朝着山坳跑了。

躲在苏青青背后的小同月吓得浑身颤抖。

苏青青急忙蹲下安抚,“没事的,你放心,我在不会让你挨欺负。你要记住,要想不被别人欺负,就要好好强大自己,知道吗?”

她抬手轻抚着小同月脸上的碎发,小同月看着苏青青温柔的样子。

突然扑在她的怀里,仰头,怯生生的问:“你以后能不打我吗?”

苏青青心里顿时一阵说不出的滋味,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我答应你,以后绝不打你,好吗?”怀里小小的人儿又软又香,耳边是呼啸而过的山风,鼻腔里是山里野草的清香。

这一刻,苏青青明白,她再也回不去了。

她再也不是那个为了生活不断去战场上杀人救人的特种兵军医。

再也不是那个回到家中只有一个人发呆孤独的苏青青了。

她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娘亲,更是一个需要将生活扛在肩膀上的女人。

必须好好赚钱,才能改变自己可怜村妇的命运,才能改变两个孩子的命运。

苏青青暗暗捏了捏拳头,“放心,娘会让你顿顿吃肉,将来有银子了,一定去镇子上给你买房子住!”

小同月点点头,捏紧了苏青青的手。

母女二人大手拉小手,掌心的温度让苏青青瞬间有了力气,“走吧,太阳落山前咱们得赶回来。”

此时,身后一辆马车直奔过来。苏青青拉着小同月给马车让路,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青青?真的是你啊?”

马车里钻出来一个十八九岁的男人,男人身上穿着一袭天青色的长袍。

与村里那些浑身臭汗的男人不同,他很干净,干净的仿佛不属于这个山里。

一张脸也是长的十分好看,皮肤白皙,丹凤眼十分吸引人。

鼻梁更是如同雕刻一般,是个美男子。

苏青青脑子里电光火石闪过这个男人的脸,突然愣住了。

她没想到,原主从前竟然有过一个青梅竹马的好友。

就是面前这个男人,是他们一个村的。

他叫季含章,祖父曾经是太医院的太医。

从太医院出来以后就告老还乡回了大柳树镇子,后来在桃花村安了家。

季含章的父亲如今是大柳树镇最出名的大夫。

镇子上三家药铺都是他家开的,听说在京城都有他们家的产业。

父母忙着做药铺生意,所以小时候的季含章就被丢在村里的姥姥家过日子,正好苏青青家就住在他姥姥家隔壁,一来二去两个人就玩到一起了。

只是后来季含章十几岁的时候被父亲接回去读书了,就再也没回来过。

如今再见面,一个还是风度翩翩的少年郎。

一个已经是臭名昭著的泼辣村妇了。

这样再见面,苏青青的确是有几分尴尬的。

毕竟原主小时候还说过傻话,说要嫁给季含章当媳妇。

如今他们天壤之别,那句话简直像是巴掌,狠狠抽打她的脸。

“咳咳......”

苏青青干咳了一声,捏紧了小同月的手,“季含章啊?”

她直呼其名。

季含章浓黑的眉毛陡然紧紧皱在一起,“从前你可是叫我含章哥哥的。”

“咳咳,都长大了,不好再叫哥哥了。”

苏青青满脸尴尬,只想马上离开这里,赶紧道,“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啊!”

哪知道,却被跳下马车的季含章扯住了衣袖,“山路难行,你一个姑娘家还带着一个小孩子,怎么敢走?走,上车,我送你!”

苏青青想要推辞,季含章已经一把抱起了小同月,直接放在马车上。

苏青青推辞不过,只能跳上马车。

马车顺着山路直奔大柳树镇,一路上季含章不断找话题要跟苏青青说话。

可苏青青只想赶紧结束这一趟行程。

“半年前我回村听说你嫁人了......”

季含章看向一旁的小同月,“你相公醒来了吗?”

他竟然什么都知道,连她嫁给活死人都知道。

那他就该知道她这几年变成泼妇的事情才对,苏青青又是一阵尴尬。

“还没醒!”苏青青为了缓和气氛,有从篮子里拿出最后剩下的两个橘子。

一个递给了季含章,一个递给了小同月。

季含章推辞了一下,“你吃吧!”他知道村里人很难见到橘子,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就是寻常东西。可对苏青青来说,吃一次应该很奢侈了。

“我听我爹说了,上个月你婆婆还请我爹去给你相公治病呢......”季含章眼睛里闪过一丝怜惜,“你父母也真是的,一袋黍米就能把你卖给这样的家庭。他若是不醒来,你岂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了,青青你打算怎么办?”

苏青青不想跟季含章说这么尴尬的话题,正好想起来,镇子上所有的药材铺子都是季家的。

心中顿时一动,从怀里掏出了人参,“你帮我看看,这个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