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爷的专属小女佣 连载中

爵爷的专属小女佣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人独立 主角:简衣衣皇甫承之

爆款小说爵爷的专属小女佣-主角简衣衣皇甫承之在线阅读

《爵爷的专属小女佣》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爵爷的专属小女佣》是一部口碑之作,本文在上线之后引发一阵阅读热潮,不要错过主角简衣衣皇甫承之演绎的精彩故事,大神“人独立”带来的内容有:婉约的脸色很冷,“简衣衣,到了你上工的时间了,赶快拿着吸尘器去收拾小少爷的房间吧!”……

《爵爷的专属小女佣》小说试读

来人的一巴掌下了死力气,一下就使她的脸颊浮出一个五指印。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简衣衣和简欣的父亲简明安。

看清来人之后,衣衣的心脏嗖的往下坠。

“你凭什么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孽女!”

简明安的怒气很盛,举起手来,想再扇她一记耳光。

只是……

这一巴掌没能如愿的落下去。

因为在半路的时候,他的手腕就被人拦住了。

司徒久唇角的笑更深了,“这位先生,对女人动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男人的语调轻缓,但是周身勃发的气势,却一下子震住了简明安。

简明安眯了眯眼,目光上下打量着男人。

一袭奢华高定的西装,将男人既富且贵的身份暴露,一张面孔俊美又妖冶。一股慑人的气势,惊得简明安心脏一跳。

“你是谁?”

“司徒久。”

男人沁薄的唇瓣吐出的名字,叫简明安倒抽了一口凉气,转眼整个人都变得谄媚起来。

“久爷,您……”

司徒久对简明安的识趣很满意。

“怎么?”

“不敢,久爷……”

简衣衣不明白局势起了变化,但是这些不重要,她想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现在只想赶快离开。

可还不等她离开,手腕就被紧紧攥住,她垂下眼皮,看着司徒久攥着自己的大手。

“司徒先生,你有事么?”

“等等,还有事情没有解决呢。”

男人说话的声音很低醇,莫名的好听。

可简衣衣却没心思把时间浪费在这里,“那司徒先生就好好处理自己的事情,我很忙没时间看热闹,就先走了。”

“如果我说,这件事是和你有关呢?”

简衣衣忍不住皱眉:“和我有关?”

“刚刚那个女人把你推下台阶,差点害的你流产,你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司徒久的话,换来简欣的抗议,“你是哪里来的人,你在乱说什么,明明是简衣衣推我下台阶的。”

司徒久并不回应简欣的话,仿佛她是在说什么笑话一样。

反倒是简明安神色紧张的呵斥道:“简欣,您闭嘴!”

简明安的呵斥,叫简欣越发的愤怒,“爸爸,您怎么能听信一个陌生人的话呢,刚刚明明就是简衣衣推我下楼的。”

简明安见简欣这么不识好歹,大声的呵斥道:“简欣,住嘴,你面前的是司徒久先生。”

“司徒久是谁?”

司徒久却连一瞥都没给这父女两个,对着身侧的简衣衣说道:“简小姐,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复仇。”

简衣衣的指尖蜷缩,垂下眼睑,她冷笑了下:“不必了,司徒先生,我自己的仇我自己会报。”

可司徒久并不打算松开她,“如果说,我非要帮着你报仇呢?”

简衣衣猛然抬起眼皮,眯了眯眼看着他,“那我只会怀疑你接近我的目的。”

无缘无故,他凭什么帮助自己?

简衣衣的戒备,换来司徒久的爽朗大笑。

“简小姐,我对你越发的有兴趣了。”

简衣衣:……

司徒久对上忐忑不安的两父女,“我刚刚亲眼看着这位准新娘,伸手推了简衣衣。我怀疑她试图谋害简衣衣的性命,不如叫这位准新娘去监狱里冷静一年半载吧……”

司徒久的话刚落下,就有随从上前架起了简欣。

简欣奋力挣扎起来,“父亲,救我。我没有推简衣衣啊!”

简明安见状,急忙对着司徒久求情“司徒先生,您看……这只不过是女儿家的玩闹,能不能放过小女?”

“怎么,我要她去坐牢你很不服气,莫非——”男人森冷的目光上下扫了一遍简明安,“你打算和你女儿一起去坐牢么?”

简明安被男人这一眼看的浑身都打起哆嗦来。

司徒久挥手,“带走!”

“是!主子!”

尽管简欣一路挣扎,却还是被强硬带走了。

好好的一场婚礼,一瞬间变成了一场闹剧,整个宴会大厅都因为司徒久的出现,变得鸦雀无声。

“放开我。”

简衣衣一把甩开司徒久的手,转身就朝着门口而去。

谁知,简衣衣还没走多远,就被一众随从拦住了去路。

简衣衣不知道司徒久在打什么算盘,愤怒的对上他俊美的脸。

“司徒先生,你到底想干什么?”

“简小姐,你可能得跟我走了。”

男人的话,叫简衣衣恐惧不已,“我不要和你一起走。”

司徒久却威胁的看了一眼简明安:“简先生,我要你的二女儿跟我走,你可有意见?”

简明安哪里敢说一个不字,“司徒先生能够看上小女,那是小女的福分。衣衣,你还不乖乖跟着司徒先生走?”

简衣衣觉得讽刺的可笑:“简明安先生,我已经被赶出简家了,你还有资格命令我么?”

“孽女!”

简明安被简衣衣当着这么多人反驳,一下怒了,举起胳膊就要教训简衣衣。

这个巴掌还没能落下来,因为半路就被司徒久拦住了。

司徒久似笑非笑:“简先生,我看中的女人,没谁敢打!”

简明安被司徒久周身散开的杀气摄住,脚步踉跄了两步才稳住身子,“久爷,我只是……只是想教训教训她。”

“呵——”

司徒久冷呵一声,对简明安说道:“半个小时后,我要看到这个女人出现在我的车子里。至于怎么办,你应该清楚吧?”

简明安吓得连连点头。

“久爷,我知道了。”

临走,司徒久还不忘告诫简明安:“简先生,别对我的女人动手,不然我会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