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再无白月光 连载中

人间再无白月光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沐秋烟 主角:陆知宴沐秋烟

人间再无白月光在线阅读 陆知宴沐秋烟免费小说精彩章节

《人间再无白月光》小说介绍

沐秋烟极具东方思想的优美文字写《人间再无白月光》这本书,让人心潮澎湃的传奇,绝不比其他现代言情类型小说的逊色,主角是陆知宴沐秋烟,小说精选:之后的对局,陆知宴时刻护在易梦身侧,一次又一次地将沐秋烟击杀。沐秋烟看着屏幕不断显现的复活倒计时,心中残存的希望渐渐消失……

《人间再无白月光》小说试读

南市会展中心。

铿锵音乐声响起,白色的聚光灯打在了ES战队队长陆知宴身上。

“让我们恭喜,Es战队获得本次王者荣耀高校联赛冠军!”

此话一出,台下瞬时人声鼎沸,夹在人群中的沐秋烟也高举起荧光棒挥舞起来。

今天,她深爱着的男孩,终于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荣耀。

这是陆知宴职业赛上最重要的一天,也是她最期待的一天。

台上,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下面有请Es战队队长,陆知宴发表获奖感言。”

身着蓝白队服的少年接过话筒,眼神熠熠:“这次的冠军是战队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次比赛,我们将再次全力以赴!”

说完,陆知宴递回话筒,慢慢退了回去。

粉丝欢呼在耳边乍响,沐秋烟拿着荧光棒的手慢慢垂下。

怎么会这样。

陆知宴曾答应过她,等到夺冠那天,就向所有人官宣她的存在。

可现在他为什么没说。

沐薇怔愣之际,一道白光突然打在她的头顶。

她被选为幸运粉丝,获得上台与ES战队成员合影机会。

在周围人羡慕的目光中,沐薇脚步沉沉走上舞台。

她来到陆知宴旁站定,两人视线相对不过一秒,男人便将视线移开。

随着摄像机按下快门,隔开间隙的两人在这一刻被定格了下来。

她抬眸看向陆知宴对众人微笑的脸,只觉得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但四周都是摄像机,她只能挂着笑走下舞台。

之后的赛事流程,她有些记不清了。

只记得陆知宴保持疏离的姿态那么熟练,仿佛他们真是陌生人。

活动结束,会场观众逐渐散去。

不远处,陆知宴正接受媒体采访,许多人簇拥着他。

沐秋烟望向被众心捧月的陆知宴,心底一片微凉。

但她不敢上前质问,只能独自走出会展中心,返回两人同居的公寓。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

江南公寓。

一片清凉的的月光洒进客厅。

夜风吹起窗帘,坐在沙发上的沐秋烟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她滑开手机,又一次点开与陆知宴的对话栏,再次刷新会话列表,陆知宴的头像仍然没有数字亮起。

深吸一口气后,她按灭屏幕,身子向后一仰将自己摔进沙发里。

望向天花板的双目,渐渐失焦。

这时“咔哒”一声,房门被推开,昏暗的室内,灯光骤然亮起。

沐秋烟眯开了眼循声望去,就见陆知宴进了门。

见她靠在那里,男人有些诧异:“还没睡?”

沐秋烟轻嗯了一声,起身走向他,熟练的接过他脱下的队服:“在等你。”

“下次别等了。”男人语气淡淡。

话落,他转身打开衣柜。

沐秋烟望着他离开的背影,还是没忍住:“你之前说过,拿到冠军就公布我们的关系……”

不等她说完,陆知宴就抢过了话:“俱乐部不允许谈恋爱,再等等吧。”

话落,他便去了浴室。

不一会儿,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

沐秋烟的心似乎也被这声音敲击着,密密麻麻的失落荡漾开来。

每一次,他的理由都正当得让她无话可辨。

她无奈的收拢了搭在腕上的队服,突然手机从口袋滑落,掉在了地板上。

手机屏幕倏然亮起,通知栏里的微信跳了出来。

沐秋烟弯腰捡起手机,一个名叫易梦的人信息跃入视线:“学弟既然没有女朋友,要不要和我试试?”

沐秋烟还没反应过来,手机就被拿走了。

她一抬头,就撞上了陆知宴森森的视线。

刚想开口解释,陆知宴已从她身边掠过,坐到了客厅沙发上。

沐秋烟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收紧,目光怔怔投向陆知宴,远远地看清了他的操作。

他左滑清理了微信列表里的所有对话,包括易梦的那条微信在内,一切都被清空。

男人淡定的动作,看不出半分遮掩。

反倒是沐秋烟,心头却泛起异样的波澜。

心一沉,她开口对陆知宴说:“知宴,我想跟你聊聊……”

不等她的话说完,男人开口打断:“不早了睡吧,有事明天再说。”

说完,他起身走进了卧室。

房门“砰”地一声被带上,空荡的客厅里只余下沐秋烟一人。

她望着紧闭的房门,酝酿着的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

她很想去问陆知宴,他是什么时候跟学生主席易梦认识的,联系多久了,之前又聊过些什么。

可最后,她却只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翻涌的情绪,推开了卧室门。

卧室里,陆知宴已经躺下。

听到动静,他翻了个身,背对沐秋烟方向。

沐秋烟僵愣了瞬,敛回神,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在了男人身侧。

默了瞬,她试探性地张开双臂,小心翼翼地环住了男人的腰。

她以为陆知宴会推开,可没想到男人竟翻身抱住了她。

沐秋烟的心怦然一动,僵在了他怀里。

堪堪回神后,沐秋烟闭上眼睛,轻轻地拥住陆知宴。

她在心中默念着,只要他还和自己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

不知过了多久,她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