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疯了,大佬都是假千金的裙下臣 连载中

撩疯了,大佬都是假千金的裙下臣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青神羽 主角:云青婳霍瑾

撩疯了,大佬都是假千金的裙下臣(云青婳霍瑾)最新章节试读

《撩疯了,大佬都是假千金的裙下臣》小说介绍

这种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撩疯了,大佬都是假千金的裙下臣,故事情节生动,细节描写到位,撩疯了,大佬都是假千金的裙下臣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作品但云青婳就仿佛没听见她说话一样,直接从她身边经过去了厨房,打算随便找点儿吃的。在原来……

《撩疯了,大佬都是假千金的裙下臣》小说试读

第11章

“啊!是!”

管家如梦方醒,急忙去打电话,但却又不禁朝楼上看了一眼,心中掀起波涛汹涌的恐惧。

他算是彻底明白了,只要是故意针对大小姐的人,都会变得不幸起来!

很快,云海峰就被救护车接走了,而云若暖和张薇自然也一起跟着。

云家就剩下了云青婳自己。

不过因为毕方的关系,她也不想继续在这儿待了,于是,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出了门。

“大小姐!”

刚走出没几步,管家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追来。

“有事?”

云青婳目光平静的几近犀利。

管家神情有些忐忑,也不敢正视她的目光,“那个......大小姐,我有些话想跟您说,就耽搁您一分钟!”

然而还不等他开口,云青婳便道,“你得罪的,不是我。”

“那......那是谁!”

管家顿时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神情无比惊恐的开始鞠躬,“大小姐,先前是我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给大小姐添堵了,现在我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求大小姐救救我吧!”

“我可救不了。”

云青婳转身继续走,只余声凉如水在空气中消散,“好好回想,想到了就去恳求宽恕。”

管家在原地呆若木鸡,脑海中陡然浮闪过一张嘿嘿笑着的黑白照片。

瞬间,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直攀升上了他的天灵盖。

毛骨悚然!

与此同时,霍家。

一位戴着金丝边眼镜,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正在用听诊器仔细探听着霍瑾的心音。

霍老爷子在一旁看着,满脸的担忧和紧张,但反观霍瑾自己,清隽且苍白的脸上却是极其平静。

仿佛,根本不在意检查结果。

又过了一会儿,医生摘下了听诊器,神情有些奇怪地看着霍瑾。

而霍老爷子立刻心就提了起来,问道,“宋医生,请问我孙子怎么样?”

“有点怪,三少的心音规律非常不齐,而且肺部呼吸听起来也有着一定的阻碍。”

宋医生推了下眼镜,眉宇间闪过些疑惑,“但是我刚才又看了三少之前拍过的X光片,心脏和双肺都看着十分健康,并且也没有排查出肿瘤,但的的确确身体一直在虚弱,简直是从未见过的情况。”

霍老爷子不禁长叹了一口气,神情有些悲伤。

是啊......

其余的医生也都是这样说的,明明检查上去非常地健康,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小瑾的身体却越来越差!

这么多年了,怎么都找不出病因!

“辛苦宋医生了。”

霍瑾对面前一幕早就习以为常,微笑道,“为了我这不知缘由的病,特意从不列颠国赶来。”

“三少言重了。”

宋医生急忙摆摆手,认真道,“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医生的天职,况且我本身就是华国人,只不过是在不列颠国进修而已,学成后还是要留在故土的。”

“赤子之心,真好。”

霍瑾赞叹着。

而这时,季允走了进来,神情仿佛有些不同寻常。

见状,宋医生很知趣的说道,“看来三少还有其余的事情需要处理,我就先告辞了,不过没能帮上忙,实在是抱歉。”

“没什么的,只是想在爷爷的寿宴上准备一点惊喜。”

霍瑾轻咳了两声,笑意温和着一点儿都看不出失落,“并且,我这情况早就注定了,宋医生能来我就已经很感谢。”

霍老爷子不禁叹了口气,小瑾的身子这样,他哪有心思过什么寿?

“我会再想想办法的。”

宋医生似乎有些不忍,又留下这么一句才点点头离开。

“爷爷,伤神对身体不好。”

霍瑾微笑着提醒,语调自始至终都很平和。

“我又怎么能不伤神呢?”

霍老爷子看着他,心里忍不住的悲伤。

小瑾年纪轻轻却面临着生死大关,求医无路,而他都这一把年纪了,难不成要又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残忍?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胸中憋闷的难受,于是又叹了口气,“我下楼转转。”

“好。”

霍瑾看着爷爷离去的背影,温润的眸中也闪过一丝黯然。

“三少。”

季允轻声说道,“宝鼎拍卖场的人说,2号包厢拍完东西去办手续的从来都是个年轻男子,并且戴着帽子口罩,根本看不见脸。”

“嗯。”

霍瑾轻轻应了一声,这在他意料之中。

这个年轻男子,应该只是‘代言人’,正主则是那个有些神奇的女孩。

而季允又说道,“但是,按照三少说的去锁定鹦鹉之后,还真就意外发现了线索。”

霍瑾的眉不禁一抬,“是么?”

“是的。”

季允点点头,“我交代了人去查各个地方的监控,最终确认到那只鹦鹉曾经在花鸟市场的一家店门口出现过,但是想调那家店内部的监控时却发现,摄像头很巧妙的在这个时候坏掉了,并且云端的储备也全部都清空了。”

这实在是有些过于巧合。

霍瑾的唇角微微勾起,“过去看看。”

*

“喂,给爷买个手机!”

毕方指着电视里一个正在打游戏的人,颐气指使的对云青婳说道,“爷想打游戏!”

“第一,我不叫喂!”

云青婳毫不客气的弹了他一个脑瓜崩,“第二要有礼貌,你要么喊我名字,要么喊我姐姐也可以。”

“才不!”

毕方不服气的捂着自己脑门,“你现在和爷性命相关,你就是爷的人,爷才不喊你姐姐!”

云青婳满脸黑线,这是重点吗!

而毕方又一脸理直气壮,“婳婳,你给爷买个手机!”

云青婳:“......”

这时,茶几上已经喝光了可乐罐却忽然自己摔到了地上,还轻飘飘的滚到了沙发底下去。

毕方回头看了看有些疑惑,“我没歪着放啊?”

而云青婳却眸子一眯,随即抬手掐算。

“婳婳你还会这个?”

毕方歪着头,漂亮的小正太脸有些辨不出神情,“能算出爷以前是哪来的吗?”

“不能。”

云青婳收了手后,又问道,“要不要出去玩?”

“去哪儿啊?”

没能得到自己期望的答案,毕方的小脸看起来有点点失落。

云青婳‘啧’了一声,“等下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