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属实高攀了 连载中

大佬属实高攀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霓言霓语 主角:苏璃雪傅景寒

抖音小说苏璃雪傅景寒《苏璃雪傅景寒》无弹窗试读

《大佬属实高攀了》小说介绍

主人公是苏璃雪傅景寒的小说《大佬属实高攀了》,真的是良心作品,强烈推荐。故事简介:“所以?”King除了听到“傅景寒”三个字的时候挑了一下眉毛,并没有太大反应。“所以……

《大佬属实高攀了》小说试读

第4章

苏璃雪想要问清楚点,刚发出声,对方蓦的挂了电话。

她按照师父教给她的止痛方法快速封住几个穴位,利用仅存的意志力,咬着牙发动车子。到了天上人间,一个经理的模样的男人接待了她,他什么也没说,走在苏璃雪的前面,引领着她往楼上走去。

还是那晚那个房间。

房门虚掩着,男人朝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转头就走。

苏璃雪踉踉跄跄的进去,刚一进去,身后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房门自动关上。

“是你?!”

那个带着面具的男模!

King!

房间里的所有窗帘都被拉上,客厅里开着一盏欧式的壁灯,灯光柔和黯淡,King的身影影影绰绰,如梦如幻。

King似乎也在忍受着某种痛苦,面具外的脸部扭曲着,他坐在奢华风格的宫廷式样的沙发上,双拳紧握,眼底带着红血丝,下巴成冷凝的弧度。

“过来。”

苏璃雪不假思索的踉跄走过去,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她中了毒。

这个毒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下的,但她知道,这个毒无色无味,定做发作,发坐起来可以要人命!

她刚来到King面前,他长臂一身,把她拉到沙发上压到身下。

苏璃雪瞬间睁大眼睛,面具后面一双漆黑的眸,眸底充满血丝,脖子上青筋暴起,露在外面的皮肤是近乎病态的白。

他的嘴唇却很红很红,像是吸血鬼的面容。

苏璃雪困解,男模常年服务于富婆,对男女之事应该早就没了兴趣,毕竟他们的每一次行动都是以小时计费,一分付出一分收获,沉迷与男女之欢可不是一个成熟男模该有的职业素养。

“你是不是……搞错了?”

她的肚子很疼很疼,每说一个字就得深吸一口气,一句话说完,衣衫已湿了大半。

“我……没……没钱!”

“不要说话!”

King往她嘴里塞了一颗褐色药片,入喉是薄荷般的清凉,解药十分有效,不到一分钟,苏璃雪身上的痛感便消失了大半。

她戳戳趴在她身上好像巨型宠物的男人,“喂,你……”

“不要说话!”

King趴在她的胸口,双手箍住她的腰,正在努力……闻她!

对,闻她,像狗一样!

苏璃雪拧眉看着身上的男人,几分钟过后,King眼底的赤红渐渐消退,脖子上的青筋也渐渐回归肉皮下面。

“你病了!”苏璃雪几乎可以肯定的说。

King像是刚完成一场马拉松,全身被汗水浸湿,虚脱的靠在苏璃雪的身上。

他倒没有隐瞒,轻嗯了一声。

“嗯。”拖长的尾音,带着如释重负的轻松。

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奇异的木香,这种木香对正在经历狂躁症折磨的他有着奇异的舒缓作用,比徐天牧给他开的那些草药强百倍。

那晚他与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感觉这一点,但他不是太确定,所以就在她身上埋了定时发作的毒。

这种毒虽不致命,发作起来却腹痛难忍,没有解药一般人很难承受。

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那晚他之所以可以瞬间平息下来,就是这个女人身上木香起了作用!

“有病治病,堕落只会让你病的更严重!”

恢复了体力的苏璃雪一把把他推开,瞪着他系好扣子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King。

“你给我埋的毒是……断魂散?”

King双手靠在沙发上,浴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结实的胸肌可见一斑,银色狼形面具泛着幽幽的光。

他斜勾了下唇角,模样更显邪魅。

这个毒药在世面上消失多年,年轻一族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女人却知道。

“是。”

“你……”

苏璃雪双拳头紧握,眼底杀意尽现。

“为什么?”

King扯了扯妖冶的红唇,端起茶几上的红酒轻呷一口,样子带着几分不羁:“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苏璃雪深蹙了起眉头:“什么?”

“我也理解不了,但这是事实,所以,我需要你的时候你最好乖乖过来!”

“你妄想!我和你仅是声色场所的交易,你提供了服务,我付过钱,这桩交易就结束了,你想摆烂人生找别人吧,姐不是你能和你过家家的闲人!”

说完,她狠瞪了king一眼,转身往外走。

“呵!”

身后传来King轻佻又挑衅的冷笑,这笑声让苏璃雪头皮发麻。

她回头看他,他仍是那副松垮不羁的坐姿,对于她的拒绝和离开,他没有丝毫的动容和进一步动作,胜券在握的样子好像苏璃雪的拒绝和离开只是暂时的,她自己会乖乖找回来。

“疯子!”苏璃雪低声骂了他一句,打开房门,快速离去。

随着房门自动关上落了锁,客卧里响起一阵戏谑的不可抑制的笑声,徐天牧大笑着客卧走出来。

“你只是想让她给你治病,闻闻即可,怎么搞的好像你要把人家生吞了似的?”

他一边说一边坐到King的身侧,为他把脉。

一个小时前还是狂跳似要飞出肉体的脉象,已经渐渐趋于平稳,心跳也逐渐恢复正常,眼底的赤红悄然散去,露出一抹漆黑的清明。

“早知道她身上的味道对你那么有效,我何必吃这个苦?”

徐天牧举着被咬的血肉模糊的右臂无语的痛诉。

King的狂躁症到了频繁发作期,这些伤口都是他咬的。

但他又有些庆幸,庆幸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在场,毕竟咬伤比杀人强。

……

夜里。

苏璃雪又做了那个梦,梦里的男人仍带着面具,做着不可言喻的事情。

不多时,她抬起头,猛地发现压着她的男人成了天上人间那个男人,银色狼面面具,深眸如井,臂力惊人,她吓得一激灵,人就醒了。

额头全是冷汗。

窗外阳光明媚,天已大亮。

“笃笃笃……”

外面响起礼貌的敲门声,她以为是客房服务,没有搭理,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笃笃笃,笃笃笃……”

敲门声响个不停,大有她不开门,门外之人就不停下的架势。

她抓起浴袍穿在身上,沉着脸去开门。

“早上好少奶奶,打扰您休息了,不过今天是您和少爷举行婚礼的日子,贪睡不得,错了良辰吉时,老爷会骂!”

赵言一本正经的说完,抬抬手,马上有两男两女走进来,两个女人帮她穿婚纱,两个男人帮她化妆做造型。

苏璃雪起床那个瞌睡劲儿全无,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她真的要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