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无归期 连载中

南风无归期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夏裳 主角:姜澈闫世初

姜澈闫世初结局是什么 姜澈闫世初免费阅读全文

《南风无归期》小说介绍

《南风无归期》这本小说真的很好看。夏裳的写作文笔也很好,全书精彩,很值得推荐。姜澈闫世初是该书的主角,小说内容节选:姜殊忍不住了,怒道,“姜澈,别跟我摆你的大小姐做派,这里是临川!”姜澈把剥好的肉……

《南风无归期》小说试读

姜澈吓的脸色大变,慌忙去撑他的胸膛。

在触碰到他紧致有力的肌肉时,瞬间缩回手。

看到女孩脸上的慌乱跟眼中的无措,闫世初勾起了一抹冷笑。

“想要什么直说,兜兜转转的让人恶心。”

“我要嫁给你。”

“不可能。”说着,闫世初手上用力,把她翻了过去。

姜澈看到正对着她的镜头,感受着他靠近的炽热呼吸,下一秒最危险的地带就抵了上来。

姜澈猛地攥紧了床褥,白皙的脸颊羞的通红,就连眼睛都变得湿润。

“你真想要?”

闫世初贴上她,在她的耳边低语,“明明是你威胁我,怎么反到像个受气包。”

“……”女孩微蹙柳眉,盯着手机屏幕中男人那张、英俊却腹黑的脸。

闫世初同样从手机里看她,嘴角的弧度似笑非笑,“不如求我?看我会不会答应。”

“我姜澈从不求人!”姜澈的目光变得坚韧。

“你昨晚可没少求我……轻一点。”闫世初轻轻的在她耳边说话,她的耳廓瞬间变得通红。

男人毫不怜惜的咬住她的耳廓,含糊道:“要我帮你重温一次吗?”

姜澈全身僵硬。

他是觉得自己在装样子,不会真的把视频发出去?

还是觉得她利用逼婚,可以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钱?

姜澈的目光逐渐镇定下来,她的手向后伸,揽住了男人的腰。

闫世初只穿了一件衬衣跟短裤,她的手直接伸到了衬衣里去,手指勾着裤腰慢慢的滑。

“闫先生,既然要坐实证据,那就来吧。希望你能像昨晚一样,保持战绩。”

“……”闫世初目光骤沉,瞬间就对她的迎合反感。

这女人,一会儿羞涩的像个呆萌的兔子,一会儿顽劣的像个狡猾的狐狸。

“你确定不改注意?”

“拍照领证,九块九。”姜澈侧头,扬起撩人的笑,“比给视频买热搜的成本少。”

闫世初倏地起身,丢下一句朝浴室走去。

“成本不止是钱。”

手机的视频画面里,只剩下了姜澈。

她愣怔的看着自己身上大片的淤青跟吻痕,脑袋里懵懵的想着他说的那句话。

成本不止是钱,还有生命。

有些人把命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有些人被重负压垮后轻言放弃。

比如她的母亲。

一个刚烈倔强的女强人,最终选了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

那一天,姜澈站在浴室门口,看着母亲躺在浴缸里,鲜红的血水不断的涌出,在浴室的地面上流淌。

闫世初走后,姜澈睡到下午才缓解了身体的不适。

她去楼下餐厅吃东西,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刚坐下,服务员就引着一男一女走向她的邻桌。

姜澈只看了一眼,就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临川的繁华尽收眼底。

那女人从窗户的倒影认出了她,惊讶道,“姜澈?你怎么回来了?”

为她拉开椅子的男人听到“姜澈”两个字,动作一顿。

姜澈随意瞥了他们一眼,凉凉道:“腿在我身上,想回就回。”

姜殊早已习惯她爱答不理的腔调,她没有反驳的底气,谁让她是人人唾骂的小、三的孩子。

可是现在,她的妈妈转了正,她终于可以抬头挺胸的做人。

“我只是想知道,你突然回来,是不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姜殊嘲讽了一句,缓缓坐下。

姜澈转着杯子,一个正眼都不给她,“你不配知道。”

姜殊的脸色一变。

她现在也没必要上赶着巴结姜澈,她才是姜家名正言顺的千金。

“国外没有守孝这一说吧,你、妈刚去世,你就跑回来,当心被人戳脊梁骨,骂你不孝顺。”

“……!”姜澈心口憋着一股火。

她母亲是为什么去世的?

又是被谁逼到国外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