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 连载中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啵比奶糖 主角:姜蔓聂峥

(抖音)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姜蔓聂峥小说免费全文阅读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小说介绍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啵比奶糖是把人物场景写活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姜蔓聂峥,讲述了林爽一直都是好学生,高一的时候因为母亲重病卧床不得不辍学在家照顾她。前两年母亲过世了,这才有时间重新拾起学业……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小说试读

第1章

姜蔓躺在床上。

入眼是低矮的天花板,上面吊着老式电灯泡,周围一股子破房子的霉味。

她有些懵。

一门之隔,外面有人在轻叩门板:“我可以进来吗?”

低沉磁性的男性嗓音,再加上酒后伴着沙哑,让人听了只觉耳朵要怀孕。

哎。

姜蔓叹了口气,这诱惑太大了。

她前一秒还站在领奖台上,下一秒就积劳成疾,心力交瘁,猝死。

重生到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上天待她不薄,刚重生就遇到了上辈子从未有过的艳遇。

这是四大天王爆红的年代,原主家墙壁上挂着1994年的明星海报挂历......

原主的记忆留在姜蔓身体里,今晚的事在姜蔓脑中过了一遍。

半年前,原主在山脚下的溪边捞鱼,意外救了重伤昏迷的聂峥。

原主找来手推车,打算将这个看着出身不凡的帅哥送去医院,结果半路遇到恶霸邻居秦茜茜——

秦茜茜当时就看上了聂峥,让原主把人交给他,由她送去医院。

原主不依,她就拿原主母亲的工作威胁原主。

秦茜茜的父亲秦世仁是原主母亲厂里的小领导,原主不敢忤逆她,不得不答应。

聂峥醒来后,以为是秦茜茜救了自己,再加上秦茜茜演得一脸温婉居家,聂峥心生好感,就跟她处对象了。

今晚,聂峥回来看秦茜茜,被她父母拉着一番游说,还灌了不少酒,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和秦茜茜订婚的事。

答应了还不行,秦茜茜还暗示聂峥和她一起过夜。

聂峥的命是她救的,再加上姑娘主动,酒精上头,聂峥没有拒绝。

姜蔓住在那种老式简易楼,一户人住一间房。

秦家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父母住一间,秦茜茜住一间。

原本应该去四楼,今晚聂峥真的喝多了,竟然走到了三楼原主家门前......

真是老天爷都不想让她得逞!

救聂峥的是原主,和他订婚的也该是原主。再加上聂峥长得帅,还重情义,原主本来就暗恋他......带着原主的记忆,姜蔓脸红心跳地琢磨着,她是不是该将错就错......

“我进来了。”

门外的聂峥再一次开口,姜蔓咬咬牙应了一声:“嗯!”

聂峥进来时,屋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只有窗外几点零星散碎的光线。

颀长清瘦的身影,酒精醉人,却无法掩去他自身独特的清冷气质。

他似乎有些犹豫,毕竟他和秦茜茜这才是第二次见面。

但是下一秒,两条柔软的手臂已经搂住了他的脖子,呼吸间,是女孩身上浅淡的香味......

聂峥呼吸一顿。

好像心底有个声音在召唤他,容不得他拒绝,很快他就把江蔓抱到了床上。

夜很漫长,煎熬而甜蜜,屋里气温越来越高。

姜蔓上辈子到死都没见过猪跑,更没吃过猪肉,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狂风骤雨来得如此激烈,男人高大的躯体将她覆盖,让她几欲呼吸骤停。

月光下,看着聂峥沉睡的俊美脸庞,姜蔓眯眼......嗯,她不亏。

此时此刻。

洗完澡给自己又画了妆的秦茜茜等在房里,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咦,聂峥呢?

秦茜茜从九点等到凌晨一点,终于意识到不对劲,赶紧穿好衣服去一楼找父母,“爸,妈,聂峥在你们这吗?”

秦世仁看她火急火燎找来,不用问也知道事情没成:“怎么能在我们屋呢?几个小时前我就催他去找你了!”

真是白瞎了两瓶好酒!

“他也没去我那儿啊,该不会是喝多了在哪儿栽倒了吧!”

想到这里秦茜茜是真急了,赶紧拿手电筒在周围找了一圈,依旧没见聂峥人影,最后失望地折回去。

哀怨地对她妈说:“他肯定有事走了?看他样子就是个富家公子,估计临时被家里叫回去谈大生意了。”

秦茜茜还挺会想,越想越觉得有谱,感觉自己马上就是富家太太了。

她妈白秀娥瞪她一眼:“搞不好他就是始乱终弃,我们一逼婚他就逃了,我看他不会再回来了!”

秦茜茜不高兴了,跺着脚憋红脸怼白秀娥:“你胡说!聂峥不是这样的人!”

楼下,姜蔓躺在聂峥身边,安静地听着母女二人的吵架内容。

姜蔓能听那么清楚,全是因为她重生之后身体不一样了。

也是刚刚发现的,她的耳朵可以听很远,连对面大晚上两口子打架都听得到。

甚至还听到了一些,那啥,怪让人脸红的声音。

脸一红就想起刚才和聂峥那样,忍不住去看他。

真好看。

这样的五官,就算不用鬼斧神工这么夸张的形容,也是很极品了。

本就该是原主的男人,姜蔓决定要正大光明地把人从秦茜茜手里抢回来!

半夜,聂峥醒了。

姜蔓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解释自己才是救他的人,便拉被子蒙住自己脑袋,装作害羞的样子。

“我走了。”

聂峥穿好衣服,不舍又觉亏欠地看着床上那团,沉思片刻解释道:“这段时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等我处理完就来娶你,最多两个月!”

姜蔓在被子里捂着自己胸口,紧张得一颗心差点没跳出来。

听到姜蔓在被窝里瓮声瓮气一声“嗯”,聂峥只当她羞涩,唇角一弯,隔着被子落下一吻,匆匆离开了。

这个男人太会了,霎时搞得姜蔓心猿意马,想再把他扑倒一次。

也就只是想想。

刚闭眼,就听见秦茜茜在门外砰砰砰地敲门,伴随着她那泼妇般的大嗓门,“姜蔓你给我开门!”

姜蔓慢条斯理地爬起来,还没来得及开灯,门就从外面被人撞开了。

秦茜茜手里握着一根鸡毛掸子,满脸狰狞地朝姜蔓冲过来,“聂峥怎么会从你这里出去?你们在屋里干什么了?!”

姜蔓开了灯,懒洋洋地坐在床沿打哈欠,末了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你想跟他干的,他都跟**了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