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 连载中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啵比奶糖 主角:姜蔓聂峥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小说主角是姜蔓聂峥全文完整版阅读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小说介绍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文《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故事中的代表人物有薛云、林若雪,是网络作者啵比奶糖倾力所打造的,文章无删减版本简述:姜蔓一边说一边给老丁头松绑,老丁头讷讷地点头。姜家丫头和她母亲在周家桥住了十年有余了,由于贫穷胆小,时常被秦茜茜欺负,可……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小说试读

第10章

“二少,先生有急事找,请速回。”

罗管家让传呼台给聂峥留言,聂峥看完很快把BB机塞了回去,抱歉地对秦茜茜说:“抱歉,我临时有事要先走,明天再来找你。”

说完就转身往门口去。

大概是觉得这样来去匆匆很不礼貌,聂峥复又回来抱了抱秦茜茜,“明天一定来。”

秦茜茜被聂峥有力的双臂拥在怀里,犯花痴犯得心花怒放,抬头看着那张俊美万分的脸,当下就想把他拆吃入腹,却只能强装懂事的道:“嗯,你快去,先忙完要紧事再说。”

聂峥摸了摸她的脑袋,人就走了。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秦茜茜脸颊浮起甜蜜的笑,心头却是那般阴毒:姜蔓,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想让我当着聂峥的面承认我是冒牌货?做梦吧你!

......

姜蔓站在自家窗前,看着那个一头砸进夜色的高大男人,想起那一晚的温存,白皙的脸上漾起丝丝红晕。

姜蔓前世是朵高岭之花,三十几岁了还没谈对象。

不是她找不到男朋友,的确是工作太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时间都在天上飞,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去谈恋爱。

按理说她满世界跑,见过的帅哥也不少了,怎么见了聂峥就这么上头呢,光看个背影心跳就快得不行。

姜蔓抚了抚胸口激荡的心跳,顺便捞起玉佩轻轻吻了吻道:“宝贝,明天就先委屈一下,你先去秦茜茜那待一阵子,过段时间我再把你接回来。”

说完低头瞧着玉佩,不多时,哪知那玉面竟缓缓透出丝丝缕缕血红。

姜蔓用虔诚的目光淡定地和它交流,很快,那血红又慢慢退了去。

它能感应到她。

姜蔓笃定,这就是自己的东西。

......

罗管家一行人原本随便找了个普通招待所住下的,谁知先生让传呼台发来消息,要二少今晚务必和他联系,这才立马换了住的地方,去了荣市四星级的玉明宾馆。

已是深秋,夜里气温低,聂峥赶到宾馆时带着一身凉气。

他拿起座机给父亲回电话,罗管家安静地恭候在他身侧。

半个小时后,聂峥挂断电话,准备洗漱休息了。

罗管家一脸八卦的表情:“二少不去秦小姐那了?”

聂峥冷冷扫他一眼,没有理他,径直走进了浴室。

罗管家双手交握在身前,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

阿峥重感情,也不管那个秦小姐和他是不是门当户对,就因为人家救过他,他就把自己后半辈子搭进去了。

先生太太给他物色的那些女孩,哪一个不是名门闺秀千金小姐?他要娶秦小姐,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第二天一早,聂峥如约去周家桥找秦茜茜。

周家桥地处老旧城区,到处都是巷子、石梯、吊脚楼和旧时的城墙,这种地理位置极好隐藏,正因如此,不知道什么地方有危险在等着聂峥,罗管家拍了二十几个保镖躲在暗处保护他。

九点钟,聂峥出现在秦茜茜家楼下。

女孩爱漂亮,出门要打扮一番,聂峥候在那里,没有丝毫不耐烦。

今天秦茜茜穿的是她昨天买的其中一条长袖连衣裙,本来是挺时髦的港风设计,但她的气质是很艳俗那一挂的,根本撑不起这条裙子,再加上画了很俗气的紫色眼影,整个人真是怎么看怎么辣眼睛。

聂峥倒也没有过分关注她的穿着打扮,反正在他眼里,女孩善良就是美。

“我们现在需要做些什么?”

聂峥的行事作风向来是开门见山,他牵起秦茜茜的手,问道。

秦茜茜靠在他身上撒了一阵娇,然后秀秀气气地回答:“那个姜蔓这个时候应该采购食材快回来了,我们就在这里等她。”

等拿回她的东西,让街坊邻居嘲笑姜蔓一番,她再和聂峥一起去逛街增进感情,情到浓时,聂峥就......要是趁此机会怀上他的孩子,那可真是太好了!

秦茜茜越想越真,都快笑出来了。

很快,姜蔓和林爽推着三轮车回来了,车上全都是今天摆摊要用的食材。

远远的,她就看见秦茜茜牛皮糖一样黏在聂峥身上,还看见她捂着嘴巴在聂峥耳边说悄悄话。

靠,恶心死了。

林爽并不知道个中缘由,只当秦茜茜傍了个大款在那搔首弄姿想要引起过路的人羡慕,翻了个大白眼,继续推着三轮车往前走。

“站住。”

车子推到那二人面前,清冷的男声突然响起。

姜蔓和林爽一起停下脚步。

姜蔓一抬头,撞上聂峥疏离冷淡且不太友好的视线,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有被伤到。

上一世活到三十几岁的她既没吃过男人的亏,也没受过男人的伤,重生过来就只和聂峥睡过一次而已,明明是两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为什么他这样的眼神盯着她,她会觉得内心如此空洞而挫败呢。

就因为他长得帅吗?

还是说,知道他会是未来的房地产大亨,害怕自己得不到,在这不甘心呢?

聂峥并不知道她有这么多内心戏,再次开口语气依旧淡漠:“我女朋友说,我给她的东西因为一些原因现在在你手里,请你还给她。”

他的话听起来很客气,也很得体,但对于姜蔓来说犹如一记耳光狠狠劈在她脸上。

这玉佩上刻了字,的的确确是人家聂峥的东西,她要是再不拿出来,以聂峥的本事绝对够她吃一壶的。

围过来看热闹的街坊越来越多了,好几十号人将他们三个围住——

只见姜蔓一双眼睛氤氲满了雾气,她可怜巴巴地看着聂峥,那样子要多柔弱有多柔弱,哪怕是冷漠惯了的聂峥,看了也是心生一颤。

这跟茜茜说的好像不太一样,确定这姑娘很彪悍?确定她能把茜茜打得遍体鳞伤?

姜蔓从裤兜里缓缓拿出那枚玉佩递给聂峥,小嘴巴一瘪,带着哭腔的嗓音软糯极了:“我没有偷她的......这是我在楼梯口捡到的,昨天我摆摊的时候她来找茬,非要说这东西是她的......她经常欺负我,我不相信她......不相信她......呜呜......”

“你!”

秦茜茜没想到姜蔓会来这招,生怕坏了她在聂峥心中的形象,赶紧转头要跟聂峥解释:“聂峥,我不是她说的那样,我......”

聂峥攥了攥她的手,“我信你。”

末了,从姜蔓手里拽过玉佩,“之前的事情我不会再追究,你和茜茜是邻居,希望以后能好好相处。相处不了也不勉强,只是不要再找她麻烦。”

聂峥说完拉着秦茜茜就要离开,这时,蹲在一旁大石头上端着搪瓷茶盅看热闹的一个大叔哈哈大笑起来。

聂峥停下脚步,看向大叔,“有什么事吗?”

大叔喝了一口浓茶,啧啧嘴摇头:“你这个年轻人,白瞎了一张好脸,怎么眼睛就那么瞎呢?”

聂峥眼底一沉,把那大叔当成地痞无赖,转身就要走。

“也不打听打听,你牵着的是什么货色?这附近街坊邻居谁不知道姓秦的一家子作威作福,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没干过?”

聂峥看着秦茜茜,秦茜茜吓得连连摆手:“没有没有!你别信他胡说!”

大叔癫笑着又呷了一口茶,接着道:“年轻人,我劝你别给自己沾一身腥了,你怕是还不知道,前一阵卖螃蟹卢老汉夫妻的命案,很有可能跟这秦家脱不了干系哦......”

“你这个神经病!赶快给我闭嘴!根本没有的事!”

秦茜茜整张脸通红,憋到极致没忍住朝大叔怒吼一声。

反应过来之后吓了一跳,她怎么能在聂峥面前这么大声吼人呢!

她赶紧转头看聂峥,而聂峥,正用一种淡淡的探究的目光审视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