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 连载中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啵比奶糖 主角:姜蔓聂峥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姜蔓聂峥)最新章节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小说介绍

作者“啵比奶糖”的最新原创作品,现代言情小说《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讲述主角姜蔓聂峥的爱情故事,作者文笔不俗,人物和剧情设定非常有新意,值得一读!无删减剧情描述:方大宽就要举起三根手指发誓,姜蔓突然看见他兜里掉出来的金镶玉,伸手捡起,“这是什么?”……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小说试读

第7章

良久,他缓缓抬眼看姜蔓:“我喜欢你母亲是真的。”

姜蔓:“......”

神经病,谁要跟你说这个!

“岚姐人很好,看我当保安辛苦,偶尔会在食堂多打一份菜给我端过来,我也知道,其实你们也不富裕,经常吃不上肉。

我喜欢岚姐,但我知道岚姐可能瞧不上我。有时候我也不甘心,论年纪我还比她小六岁,她凭什么看不上我。

我就想要她当我的女人,所以那天凌晨秦世仁找我去干......干那种事,我才会答应他,哪怕明知道这样会坏了岚姐名声,我还是那样做了。就想着她人都是我的了,还是众目睽睽之下,以后能不听我的吗!

谁知道那人竟然是贾玉!

被秦世仁坑了,还要娶贾玉,去找秦世仁理论他根本不管我死活,我一怒之下才想要报复,所以绑架了他女儿,想把她糟蹋了。”

听方大宽说完,姜蔓汗颜地抠了抠后脑勺。

方大宽苦笑:“我突然觉得,要不你还是报警吧,去坐牢总好过被秦世仁抛尸荒野。”

“你想坐牢吗?”姜蔓反问。

方大宽低着头,没吭声。

姜蔓从抽屉里拿了两张一百面额的人民币过来递给他,方大宽一惊,没敢接。

“拿着钱连夜走,去沿海地区,那边有很多工厂在招工。”

姜蔓把钱塞他怀里,“别瞎想,我肯定不是以德报怨,把你留在这里无非就是被秦世仁弄死,你这个人,罪不至死。”

原主的记忆里,这个保安过去帮了她们母女不少,有一次原主大半夜发高烧,还是他背着她从卫生所辗转到县医院的。

也就是意志不坚定才会鬼使神差走错路。

方大宽临走前发自肺腑道:“蔓蔓,以后不管当牛做马,有用得上叔的地方,叔一定赶回来!”

姜蔓说:“你找个报刊亭,打电话去厂里告诉他们秦茜茜在什么地方。”

方大宽皱眉,不乐意道:“那娘们跟她爹一样,恶毒得很,让她在那里被野狗咬死最好。”

去车站的路上,方大宽还是听了姜蔓的话,在报刊亭给厂里打了电话。

姜蔓坐在夜灯下研究聂峥那块金镶玉。

玉料细腻剔透,柔光莹莹,色泽白糯油润,雕刻的龙凤比例精准,动态传神,流畅的线条与圆融的玉面相得益彰,工艺之精妙,这是出自精工巧匠之手,用原石雕刻,绝非批量生产。

在这个年代,是什么样的家庭才会如此考究......

“聂峥,聂峥......”

姜蔓侧卧在床,望着手里的玉佩失神,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聂峥!是他!”

姜蔓前一世是个非常出色的建筑设计师,涉及的领域包括商业中心、国家级图书馆、博物馆,以及各大城市艺术厅、高端居民住宅等。在她经手过的项目中,往往会遇到一些非常难搞的财大气粗的甲方,比如海城地产大亨聂家。

那个叫聂嘉佑的聂家第三代继承人就曾经把姜蔓虐得死去活来!

而聂峥,就是聂嘉佑的爸爸。

姜蔓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一时间背心汗毛都竖起来了。

好死不死的,她重生来的第一天就把人家地产界大佬给睡了!

......

钢管厂传达室老刘接到一通电话,得知秦茜茜此时身在何处,赶紧通知秦世仁一家去救她。

由于方大宽在电话那边捂着嘴说话,再加上事情紧急,老刘没有听出他的声音。

方大宽挂了电话就搭上了去外地的夜班车,除非以后姜蔓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不然这鬼地方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秦世仁和白秀娥赶到郊外牛棚时,秦茜茜仍然被绑在那,见到爸妈来了,秦茜茜哇一声就哭出来了,赶紧扑进她妈的怀里。

“女儿啊,你遭罪了,快跟妈回家!”

白秀娥平时对秦茜茜很是娇生惯养,哪里见得她眼下这一身脏兮兮的样子,心里把那个绑架她的人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咬牙切齿发誓要抓到他把他弄死。

“谁干的!”

秦世仁顾不上哄女儿,恼羞成怒问道。

他们秦家不仅在厂里有关系,在县里也是有关系的,即便不能呼风唤雨,在这个周家桥大多时候也是横着走的,竟然有人这么不要命,连他的女儿都敢动!

“是方大宽,方大宽啦!呜呜呜......”

秦茜茜想起今天遭受的耻辱,在她妈怀里哭得越来越大声,“爸,你一定要给我报仇,不能轻饶他啊!”

“方!大!宽!”

秦世仁攥拳念着这个名字,牙齿都要咬碎了。

夜里回去,白秀娥安抚女儿,秦世仁则带了七八个人,手里抄着家伙去找方大宽。

哪里还能找到人,方大宽早已经从县里搭上了去沿海的火车。

秦茜茜以受惊过度跟厂里请了一星期假,按理说没有医院开的证明,是不能批假的。

但是秦世仁去找副厂长周俊康喝了一下午茶,这事儿也就成了。

秦茜茜哪里有受惊过度的迹象,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从姜蔓摊前经过。

姜蔓和林爽系着围裙在巷口摆摊,一身油烟和铜臭味,再对比自己穿着漂亮的连衣裙,画着精致的妆,还喷了姑姑从大城市给她买回来的香水,秦茜茜心里徒生一股无法逾越的优越感。

秦茜茜理了理她的秀发,踩着高跟鞋慢慢走到姜蔓摊边排队,一副淑女状。

周围邻居又不是不知道她平时的作风,这样的做作只让人更不想理她,买了酥肉赶紧走开了。

终于排到她了,她微笑着喊姜蔓:“麻烦你,我要二两酥肉。”

姜蔓:“......”

林爽:“......”

身后排队的人:“......”

姜蔓淡淡的:“对不起,一斤起卖。”

秦茜茜委屈地瘪瘪嘴,“人家胃口很小,怎么吃得了那么多嘛,又不是人人都和你一样穷,很少吃肉,吃一次都得以斤为单位。”

姜蔓皱了皱眉,不想跟她废话:“爱买不买,下一位。”

秦茜茜站在那里不走了,声音还是娇滴滴的:“哪有你这样当老板的,顾客至上的道理懂不懂,你要是每次都这样,会得罪顾客的,生意还做不做啦?”

林爽推了推眼镜:“你的生意不做,谢谢,让一下。”

后面排队的街坊也不乐意了,谁都等着买刚出锅的酥肉,又香又脆,闻着就流口水,这女的挡在这里真是讨嫌!

碍于秦家在这一片作威作福,很多人也是敢怒不敢言,但队伍里也有别地儿来的顾客,人家既不是钢管厂的工人,也不住在周家桥受秦家打压,也就不买账了:“那个丫头,你买不买啊,不买别墨迹,一边待着去!”

“是啊快别挡道了,大家都赶时间!”

被人这样说了,秦茜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不得不挪到边上去,但是她意外发现姜蔓脖子竟挂着被方大宽抢走那块金镶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