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为被休王妃 连载中

重生成为被休王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风鎏香 主角:楚一清上官云逸

楚一清上官云逸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楚一清上官云逸全文阅读

《重生成为被休王妃》小说介绍

《重生成为被休王妃》小说由作者风鎏香所写,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楚一清上官云逸,讲述了: 第11章“爷,这古楼上风大,您身子不好,还是下去吧!”二文上前,关切的开口。二文话声还没落,厉煌就猛地弯了身子咳嗽了,

《重生成为被休王妃》小说试读

第11章

“爷,这古楼上风大,您身子不好,还是下去吧!”二文上前,关切的开口。

二文话声还没落,厉煌就猛地弯了身子咳嗽了,那一声声深咳,让人觉着连肺都要咳出来了,惊得二文不断的抚顺着男子的胸口,禁不住埋怨道,“你瞧你瞧,又咳了吧?”

厉煌摆摆手,继续咳着,脸色却是苍白,被二文与管家搀扶着,好歹一步一步的挪下了古楼。

上官云逸禁不住挥了挥手挡了挡风,生怕沾染了那病痨王爷的病气,那紧颦的眉头也舒展开了,看来是他想多了,这厉煌都是要死的人了......

楚一清的身子猛然瑟缩了一下,她想张开眼睛,可是浑身没有力气,只觉着疼痛,尤其是胸口之上,仿佛裂开一般发着疼痛。

“清儿......”有人在唤她,可是她却无能为力,面前还是一阵黑暗。

突地,一双柔柔软软的小手在她脸上摸索着,耳边响起依依呀呀的叫声。

是......阿宝?仿佛在瞬间,楚一清的五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她奋力的张开双眼,却又迅速的闭上。

好刺眼!恍惚之间,两行清泪流出双眸。

“清儿,清儿,你这是何苦啊?”楚桓一见如此,更是悲从心来,眼圈禁不住一红。

“哇哇!”阿宝仿佛感应到什么,本来还只是依依呀呀的叫着,此时竟然一下子哇哇大哭起来。

“宝......”艰难的发出声音,虽然刺耳难听,楚一清却还是微笑,坚持开口,“宝......乖......不哭......”

“清儿!”楚桓拉着楚一清的小手紧紧的握住宝宝的,他知道,只有阿宝才能给她活下去的动力。

仿佛感应到了一般,阿宝渐渐的安静下来,两只小手把玩着楚一清那细长苍白的手指,还不时的发出咯咯的笑声。

“清儿,听到了吗?阿宝会响笑了,阿宝在一天一天的长大呢!”楚桓握住楚一清的另外一只手,低低的开口,望向阿宝的眼神中第一次有了恋爱之色。

终于再次张开眼睛,这次适应了光亮,楚一清望着楚桓面上的和蔼之色,轻轻的开口,“谢谢你,楚桓!”

楚桓见她起色好了很多,禁不住欢声道,“我们之间还需要谢吗?现在,阿宝我给你送来了,你答应过的,会亲自抚养阿宝,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

楚一清点点头,却不想解释,她谢楚桓,更多的则是因为楚桓是楚家第一个真心接受阿宝的人!

一晃数日过去,楚一清的身子正以迅猛的速度复原着,就连她自己也感到奇怪,仿佛楚一清这副身体,藏着一个绝大的秘密,只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如何破解而已!

中午阳光很暖,楚一清抱着阿宝躺在自制的摇床上,一大一小,眯着眼睛,享受着日光浴。

“清儿,你怎么起来了?外面风大......”楚桓一见,赶紧几步上前,有些不赞同的皱皱眉。

听到楚桓的声音,楚一清悠闲的张开双眸,轻轻一笑,“我的身体无碍了,你不要担心!”

楚桓细细的打量了她,见她精神饱满,面色红润,于是放下心来,亲自端了药过来低声道,“身子好了也要喝药,这可是......”他欲言又止,终于说道,“是我亲自熬得!”

楚一清点点头,不可否认,这些药也是起了很好的作用的,想不到楚占天真的是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看看这几日她房中的用度以及对她的照顾,与一年前是一般无二的,这样她也就放心了,这满身的伤总算没有白挨。

接过汤药,忍了那苦,喝了,楚一清浅笑道,“麻烦你了!”

楚桓接过汤药,竟然直觉的避开楚一清那双琉璃一般的黑眸,只是低声道,“那你歇着吧,我先走了!”说完匆匆而去。

楚一清微微的皱眉,她总觉着今日的楚桓有些不一样,似乎有心事,难道是阿宝的事情又有变故吗?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不可能!”姚氏几乎是大声喊叫着跳了起来,她绝对不敢相信,老爷竟然承认那个孽种了,竟然承认了?

楚凤也是变了脸色,一而再的向楚鸳确认,“爹爹真的说楚一清赢了?楚一清怎么会赢了爹爹?”

楚鸳赶紧将事发经过草草的一说,不屑道:“哪里是楚一清赢了爹爹,是爹爹让她,确切的说,爹爹还是舍不得他这个女儿!”

姚氏一听,更是恨得牙根痒痒,“郑玉,我跟你拼了,你跟我作对,你生的好女儿也跟我作对,我......”

楚鸳迅速的看了气疯的姚氏一眼,嘴唇动了动,那句话终究是没有吐出口。

那个秘密绝对不能说!

“楚一清比我想象的更可怕!如果是武功也就罢了,现在强大的是她的内心,恐怕以后......”恐怕以后就算是她楚凤,也不能随便摆弄她了!

“不过你们放心,楚一清被那个病痨王爷看上了,爹爹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婚事就定在下个月初十!”楚鸳突地冷笑出声。

“病痨王爷?五王爷厉煌?”楚凤惊叫出声,“是他?”

“对啊,咱们当朝还有几个病痨王爷?听说那五王爷病得连床都下不了,不几日就要死了,死了正好让楚一清母子陪葬!”楚鸳恶毒的笑。

姚氏一听,也立即喜笑颜开,这厉国有哪家的闺女会想要嫁给厉煌?如果单单是病痨也就算了,死了也是王爷遗孀,简简单单的在王府也能度日,只是传言那病痨王爷在三年前的元宵之夜向当今皇上提了一个要求,他如果娶,便是娶他看重的女子,就算是死,也要在一起。

消息一传开,那些本想着攀龙附凤的小门小户,也就立即绝了这想法,命比富贵比起来,还是命重要啊!

所以嫁给厉煌王爷,也就意味着随时要去陪葬!

渐渐的,楚一清就觉察出了不对劲,听说姚氏跟楚凤已经放出来了,她们怎么会如此平静?楚凤也就罢了,性子深沉,可是那姚氏是忍不住的,总是要大闹一通的,可是如今却是风平浪静。

“小姐,裁缝来了,要给小姐裁衣!”翠香禀报之后,带着一名年过花甲的裁缝上门来。

“为什么要裁衣,是府里有什么喜事吗?”楚一清随口问了一句。

翠香面色一僵,唇角费力的挤出一抹笑容,“是小姐您的喜事,皇上下旨了,将您嫁给五王爷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