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高专当团宠 连载中

我在高专当团宠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墨离夜 主角:狐斋宫小白

《我在高专当团宠》狐斋宫小白小说全章节最新阅读

《我在高专当团宠》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我在高专当团宠》由作家墨离夜创作,主角是狐斋宫小白,我们为您提供我在高专当团宠首发最新章节及章节列表。讲述的是小白狐一抖身后的九条大尾巴,一双犹如红宝石般清澈透亮的眸子在不知什么时候昏暗下来的空间中闪烁出异样的神彩。……

《我在高专当团宠》小说试读

狐斋宫此时正一脸懵的站在了一栋废弃楼房的屋顶。

她记得自己明明在草地上追着蝴蝶,怎么会一回神就跑到了这个不仅没有草地、没有蝴蝶,甚至还散发着奇怪的令人感到恶心气息的地方。

难道这就是话本里面写的穿越吗?

狐斋宫摆了摆身后九条雪白的大尾巴。

她将其中一条尾巴搂进怀里,这才有了些安全感,然后缓缓伸出了脚掌,轻轻往前方那团黑色的气息踏了一下。

一种像是被电击刺痛到的感觉瞬间传回了狐斋宫的身上,她立刻吃痛的缩回了脚爪往后跳了好几步,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这、这团黑色的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感觉!?

狐斋宫警惕的盯着眼前的黑气,然后赫然发现,那团黑气忽然长出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缓缓往后退了一步,正在犹豫要不要干脆直接把这团黑气冻成冰棍的狐斋宫忽然发现那团黑气越来越庞大,逐渐有了实体,然后——

变成了一只超大的有着一堆手的的怪物。

狐斋宫:??

被对方庞大的身躯所造就的阴影给笼罩住的狐斋宫,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上也存在着这种会让她想要脱口说出一些不雅词的生物。

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狐斋宫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果然还是直接把这个冻成冰棍吧。

小白狐一抖身后的九条大尾巴,一双犹如红宝石般清澈透亮的眸子在不知什么时候昏暗下来的空间中闪烁出异样的神彩。

脚下的地面逐渐凝结成霜,隐隐的寒气围绕在狐斋宫的周身。

正当眼前的怪物伸出了他身上无数的灰暗的手想要抓住眼前的小白狐,而狐斋宫也已经准备好直接送对方一发冰椎时,她忽然感觉到一股危机感。

狐斋宫立刻抬头看上天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发咒力弹直接把狐斋宫眼前的大楼给轰没了,更不用说那只咒灵了,直接死得不能再死了。

狐斋宫看着眼前坍塌的大楼狐脸一懵,一个不小心没踩稳,脚下一滑,就顺着碎裂的石块一起掉了下去。

“呜!!”

她惊慌的下意识紧闭上眼,用上尾巴保裹住自己,准备迎接将要到来的疼痛。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她悄**的睁开一只眼睛,发现自己正悬浮于足足有三层楼高的半空中。

这个高度摔下去绝对会变成丘丘人饼干吧!!

想到了那个画面,狐斋宫浑身一抖,刚想转身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发现自己连这点也做不到了——

因为她后颈的皮毛正被不知道是谁牢牢的捏着,自己只能无助的摆了摆尾巴想要构到勾着自己脖子的东西,但又不敢太大力,深怕自己没弄好一不小心就掉下去。

她又瞄了一眼底下的一堆碎石废瓦,不由得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幸好这个尴尬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很久,身后拎着她的人似乎才发现自己救的生物跟一般认知上的动物不太一样,好奇的发出了一声“哈?”

狐斋宫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她晃了晃脑袋,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此时终于不用继续面对底下那一堆发着闪闪亮光的钢筋——而是改跟一个戴着墨镜头顶白毛的家伙互相对看了。

一人一狐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白发少年才终于懒洋洋地开口了。

“话说,这是什么新品种的狗?”

明明是只狐狸却被叫做狗的狐斋宫:??

她怒视眼前的人类,张口就是:“嗷嗷嗷呜呜!!”

狐斋宫开口后顿时就震惊了,她从刚刚就发现自己体内的力量好像少了不少,连狐狸型态的时候都无法发出人言了!

然而白发少年明显不能理解,他眯起眼「哈?」了一声,改拎起了狐斋宫的尾巴将整只狐狸倒吊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觉得一定是在骂我。”

“嗷嗷嗷!!”

“悟。”

一名黑发绑着丸子头的少年从天上跳了下来,无奈的说:“你又忘记开帐了,回去一定会被夜蛾老师骂的。”

“啧,真麻烦。”白发少年撇了撇嘴说道:“那种东西有什么意义阿。”

“当然有,帐是为了——”

“啊啊,烦死了,你那套正论别在我耳边唠叨了。”名为五条悟的白发少年单手掏了掏耳朵,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悟,你是想打架吗?”黑发少年眯起眼,周身隐隐有着咒力在流转。

“来啊!”五条悟就在等这句话,他扬起一个嚣张的笑容,“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就在两人一触即发的时候,一直被抓着尾巴还被忽视掉的狐斋宫终于忍不住了。

她藉着晃动到最顶点的时候直接一口咬在了五条悟的手指上——

然而她咬了一个寂寞,只感觉自己咬在了一团空气上,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包裹着这个人的周身。

本来要打起来的两人顿时都被狐斋宫的动作给吸引了,名为夏油杰的黑发少年困惑的看着死死咬在五条悟手上的这只白色生物。

“从刚刚我就很想问了。.悟,这是?”

他原本还以为是玩偶,现在看来是活着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