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 连载中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啵比奶糖 主角:姜蔓聂峥

火爆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小说,主角是姜蔓聂峥在线阅读全文无删减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小说介绍

姜蔓聂峥是小说《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近期在网络上非常火爆,作者“啵比奶糖”正在紧锣密鼓更新后续中,概述为:但后来赵大姐弯腰捡钢笔的时候,发现秦茜茜早上穿的鞋子掉了一只在桌下,又一看,她的包和外套都还在,资料也落了一地。……

《重生九零我误嫁了地产大亨》小说试读

第6章

姜蔓不仅嘴巴被捂住,男人的手臂还蛮横地勒着她脖子,差点没给她勒闭气。

虽然老早就听见有人尾随她,就这么反击可不是姜蔓的风格,她向来你对我好三分我还你五分,反之亦然。

惹了她的通常都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装得手无缚鸡之力地被男人胁迫回到屋里,光线亮了,姜蔓这才认出方大宽。

“......”

她有点无语,这个方大宽和贾玉那啥被厂里人抓个正着之后,不是打算以结婚收场吗,怎么还干起强盗的勾当来了!

“钱拿出来!”

方大宽也懒得跟她废话,刀比在姜蔓脖间,一双眼睛四下搜索,恶狠狠道。

姜蔓一脸娇弱,快要哭了的样子,“大宽叔......”

方大宽不吃这套,不耐烦地打断:“别他妈废话,看不出来吗,我在打劫!”

“大宽叔,我家的钱都存银行去了,家里一分钱都没有。”姜蔓继续装柔弱,一口一个叔的喊。

“一分钱都没有?我信?”

方大宽满眼精光,呵呵的,“你那摊子生意这么好,每天都要采购原材料,家里没钱?”

说话间,视线落在靠墙的一个斗柜上。

斗柜有抽屉,方大宽估计那儿能放钱。正打算拿皮带绑姜蔓,哪知身前的女孩一个转身灵巧地挣脱出他的控制,在他一时愣神的当儿,几个专业的勾拳扫腿就把他打趴在了地上。

方大宽脸上挨了一拳,疼得他龇牙咧嘴,奈何姜蔓的脚踩在他脸上,他除了哀嚎,都说不出一句正常的话来。

怎、怎么回事,这死丫头鬼上身了!!

姜蔓听到他心头的困惑,勾唇笑着缓缓蹲下来,嘴里还嗲嗲地喊着:“大宽叔你干什么呀,入室抢劫被警察抓到要判刑的呢。”

脚上力道小了些,方大宽终于能喘口气,只是一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啐了一口血出来。

死丫头那一拳差点直接把他送走,明明毛都没长齐的一脸傻样,怎么他妈有这等武力值!

心里这样想,嘴上可不敢这样说,方大宽意识到自己摸了老虎**,整个人唯唯诺诺起来,“蔓蔓,你叔这是走投无路,我需要钱,才会犯这糊涂啊......你可不要报警!”

姜蔓歪着脑袋,眨眨晶莹剔透的大眼睛,表情还是那么无辜,语气软糯道:“不报警?不报警我害怕呀,下一次你又这样怎么办?”

“没有,没有下一次了,你信叔,绝对没有下一次!”

方大宽就要举起三根手指发誓,姜蔓突然看见他兜里掉出来的金镶玉,伸手捡起,“这是什么?”

“没什么,是我、我的随身物品。”

方大宽知道那东西值钱,当然不会告诉姜蔓实话,在姜蔓这儿捞不到好处,他还指望着这东西去卖个好价钱。

然而姜蔓前一世家中富裕,金银珠宝爷爷奶奶给她买了不少,看这些东西多少还是有些眼光的。她一眼就看出这枚镶金的玉佩绝非常人能拥有的,更何况还是方大宽这种社会**。

玉佩被她握在掌心的一瞬,姜蔓顿感浑身一阵暖流淌过,整个人异常的神清气爽。

姜蔓前一世闲来打发时间也看过不少重生小说了,重生大礼包什么的她也知道,她在拿到这枚玉佩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觉得自己和它是一体的,浑身的血液都在往她掌心涌。再加上她重生之后五感灵敏,甚至还有读心术,她不得不承认世界上真有异能这种东西。

而眼前她手里这个东西,或许还能开发她的其他异能。

她把玉佩翻过来,看见右下方刻着一个小小的“聂”字。

能在玉上刻字的,这主人多少还是有些讲究。

姜蔓斜睨了一眼方大宽,就他?肯定不可能会是这块玉佩的主人。

姓聂的,也就只有聂峥了。

但是聂峥的玉佩怎么会落到方大宽手里呢?

姜蔓突然又想起,白天街坊们在说秦家的八卦,秦茜茜的失踪,是不是方大宽干的?

姜蔓咳了一声,将玉佩塞进自己包里,笑眯眯地对方大宽说:“大宽叔,既然不是什么值钱玩意,那就送给我吧。要不,回头我拿两斤酥肉给你换?”

方大宽傻眼,两斤酥肉就想跟他换?门都没有,他可是打算拿去古玩市场卖个千八百的!

“蔓蔓,使不得,使不得啊......”

方大宽哭丧着脸还要说什么,姜蔓冷冷一个眼神瞪过来,脸上也没有先前的软萌了,嘴里的话没有一丝温度:“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方大宽你可是入室抢劫,搞不好我再告你一个那啥未遂,你这辈子都甭想从监狱出来了!”

姜蔓说完收起脚起身,故意道:“再说了,这玉佩是不是你的还不一定,谁知道你从哪儿偷来的,或者是从谁那儿抢来的?我得立马打110。”

方大宽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不要报警不要报警,你要是想要,拿去就是了!”

说完一边摸嘴角的血一边叹气,倒八辈子霉了,偷鸡不成蚀把米,都是秦茜茜那死丫头害的!

姜蔓坐在凳子上,望着他笑。

方大宽一抬眼就看见她这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吓得他身子一晃打了个冷颤。

他不知道,姜蔓从他心里听到秦茜茜的名字,是确定他绑架了秦茜茜。

“蔓蔓,没有其他事,叔就走了,成吗?”

方大宽试探性的问。老实说他这会儿很怕姜蔓,总觉得这死丫头跟鬼附身一样,就刚才盯着他那表情,阴森得要死。

姜蔓却没打算这么容易放他走,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坐下。”

方大宽想跑,但是一想到十分钟前姜蔓那堪比动作演员的身手,只得老老实实坐下来。

“为什么来我家抢钱?”姜蔓冷道。

“是我该死!”

方大宽在自己脸上狠狠扇了一掌,咬牙切齿的:“我不该听那个小**怂恿!”

越想越气,如果秦茜茜现在就在面前,方大宽能手撕了她!

姜蔓挑着眉,不疾不徐的:“谁怂恿你?”

“秦茜茜!是秦茜茜说你家钱多,还说你欺负她,抢他男人,让我来给你一个教训!”

方大宽又啪啪啪地打了自己好几个耳光,姜蔓看着他脸肿成了个猪头,忍不住喊:“停!”

她让方大宽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方大宽说完之后给她跪下磕头:“蔓蔓,饶了我吧,看在你喊我一声叔的面子上,不要报警,我不想坐牢啊,呜呜呜......”

也不知道方大宽在这一刻是不是真的知道错了开始忏悔,一个大老爷们哭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真是没眼看。

“你走吧。”姜蔓说。

“谢谢!谢谢谢谢!”

方大宽得知姜蔓不会报警,又连着磕了好几个响头才起来。

姜蔓又道:“你绑架了秦茜茜,秦世仁夫妇是不会放过你的。”

方大宽苦笑,“也是我自己鬼迷心窍了。”

“除非你把她灭口,不然荣城你是待不下去了。”

姜蔓顿了一顿,“不过你犯不着因为这样就背上命案。”

方大宽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