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丑妃有点凶 已完结

神医丑妃有点凶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七七 主角:楚晚晚夏墨晏

神医丑妃有点凶免费小说作者七七全文阅读

《神医丑妃有点凶》小说介绍

《神医丑妃有点凶》这本小说真的很好看。七七的写作文笔也很好,全书精彩,很值得推荐。楚晚晚夏墨晏是该书的主角,小说内容节选:楚晚晚见状心疼的道:“女儿只是想尽一点孝心,若不是因为女儿的事,娘也不会因此受这样的苦。”……

《神医丑妃有点凶》小说试读

绿裳笑道:“咱们生意太好了啊,回头客多。不如小姐再多招几个伙计,这样也好分担一些事,小姐就没这么累了。”

楚晚晚思量道:“算了吧!铺子刚开,房子的钱都还没挣回来,再请伙计就又多了一笔开支。眼下累是累点儿,等银子赚回来了,再招也不迟。”

“还是小姐有想法。”

穿过人潮,楚晚晚就朝庄园的方向走,绿裳忙拉住她的胳膊道:“小姐,咱们有日子没回府了,铺子也已经开张了,怎么样咱们都该回府了,不然将军和夫人都会担心的。”

楚晚晚回过身道:“你忘了,庄园里还有病人,我不能丢下他不管。”

“可是……”

楚晚晚打断了她:“别可是了,我爹娘那么疼我,他们不会怪我的。”

话落转身径直朝庄园走去,顺便又带了些食物,然而等到庄园打开门时,屋里却已不见龚止的踪影。

桌子上留下一封信,只见上书:“多谢楚姑娘救命之恩,龚某还有要事在身不能再耽搁了,不辞而别还望楚姑娘谅解,他日一定回来答谢姑娘----龚止。”

“龚公子走了?”

楚晚晚点了点头,“他的伤也好的七七八八了,路上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绿裳道:“放心吧小姐,他若是个好人,菩萨会保佑他的。”

楚晚晚看着她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整日菩萨菩萨的。”

绿裳奇怪道:“拜菩萨跟年纪有关系吗?”

“二小姐,二小姐。”

二人的谈话被院子里的唤声打断。出门就看见是府里的小厮。

“二小姐,将军吩咐奴才请您回去。”小厮拱手道。

楚晚晚皱了皱眉:“爹让我回去是有什么要事吗?”

小厮摇了摇头,“这个奴才不清楚,我只照将军的吩咐做事。”

楚晚晚点了点头,道:“好了,我知道。我这就回去。”

……

“不知爹派人唤女儿回来有何要事?”楚晚晚立在书房里朝正在看书的楚昊天道。

楚昊天放下书,从桌案后绕了出来,“怎么?爹只能有要事才能叫你回来。”

楚晚晚笑了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爹忽然叫女儿回来,以为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楚昊天握住她的肩膀,凝视着她,目光里带着一丝怜爱,“最近怎么遮上面纱了,爹的乖女儿,因为这块斑让你伤心了吗?”

楚昊天是一介武夫,身材魁梧,面容粗犷,续着浓密的胡须,可是看着她时,脸上却尽是为人父的慈爱和宠溺,让人看着从心里一直暖到了四肢百骸。

她摇了摇头道:“女儿只是怕会吓到别人。”

楚昊天呵呵笑了起来,道:“爹的乖女儿,府里都在传自那日落水之后,二小姐性情大变与以往截然不同,人也变的聪明了许多。爹爹今日瞧着确实如此。”

“不管怎么变,女儿还是楚晚晚。”

“你自然是爹的好女儿。可是女儿再好也是要嫁人的,你做什么爹不阻拦你,但是也要顾好自己的名声,到时候爹再帮你寻个好人家。”

楚晚晚忽然笑了起来,抚着自己的脸道:“我的名声早就臭名昭著,我生的这么丑怎么会有人愿意娶我。”

“不许这么说自己。”楚昊天不悦的斥道:“不管你在别人的眼里什么样,你都是爹的好女儿,若是没人能识得我女儿的好,那爹就养你一辈子。”

楚晚晚开心的笑起来,这番言辞若是放到二十一世纪诸多被催婚的女性身上,她们一定会感动非常。

“这些日子你天天在外头,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就呆在府上哪也不要去。”

“不行。”楚晚晚当即拒绝,“这才是爹想说的吧!女儿在庄园里种植了那么多的花花草草,就是为了劳有所获,若是事情做了一半就不做了,岂不是半途而废。”

楚昊天皱了眉。

楚晚晚抱着他的胳膊撒娇道:“爹,你就依着女儿吧!让女儿做一些能让自己开心的事,否则若是整日闲在家中,看着脸上的斑,想想这辈子有可能都嫁不出去了,女儿就只能每日愁容满面。然后变的越来越丑,爹一定不希望我变成这个样子。”

楚昊天叹了口气,目光慈爱的瞟了她一眼道:“爹当然希望你每日都开开心心的,如果种植花草能让你开心,那你就去做吧!”

闻言,楚晚晚跳开一步,用男子行礼的方式做了个揖“谢谢爹。”

“去看看你娘吧!你娘有日子没见你,总在我耳边念叨。”

“是,爹。”

到了长青院,与娘亲说了会儿体己话,楚晚晚便又要出门,红玉在院子里低眉顺眼的扫着院子,待她走过后,抬眼偷偷觑了一眼。

途中,碰到路过的楚月儿,楚月儿拦在她的面前,道:“妹妹去哪啊,这些日子不会一直住在庄园吧!”

楚晚晚不喜欢两面三刀的人,回道:“是又怎么样。”

“妹妹种那些花儿干什么?”

“种来看的,姐姐喜欢花吗?要不要一起种?”

“哦,我忽然想起来,姨娘要见我,我就不跟妹妹聊了,妹妹慢走。”话落,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绿裳开心的笑了起来,“二小姐,您现在对付大小姐可真有法子,以前您直来直去总是吃大小姐的亏。”

“见招拆招,不怕她。”

“就是。”

楚晚晚又去了庄园,庄园里的花花草草已看出长势,佃农们正在田地里浇水。随后便返回了店铺。

此时已近黄昏,胭脂铺前还排着长长的队伍,一直蜿蜒到街上一丈远。

绿裳惊喜道:“二小姐,这一天该赚多少银子啊。”

楚晚晚思量的道:“原本我以为现在不适应招伙计,但眼下看来,还是再招两个比较合适。”

“是吧!”

话落,楚晚晚就朝店铺里走,方走出几步,视线无意一转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顿住了脚,绿裳险些撞上来,“小姐怎么了?”

“你看,后边那个穿黑色衣服的男子是不是夏王爷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