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丑妃有点凶 已完结

神医丑妃有点凶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七七 主角:楚晚晚夏墨晏

神医丑妃有点凶小说-楚晚晚夏墨晏全篇阅读

《神医丑妃有点凶》小说介绍

新生代网文写手“七七”带着书名为《神医丑妃有点凶》的古代言情小说回归到大众视线,本文是一本以古代言情为背景的爽文,围绕主人公楚晚晚夏墨晏身边的传奇经历展开,剧情梗概:夏墨晏没想到一向喜欢亲自动手的楚晚晚竟然把难题交给了楚月儿,心底生出几分趣味。他只在传闻中听说过这位楚二小姐,臭名昭著用……

《神医丑妃有点凶》小说试读

将军府。

楚大将军听说两个女儿都掉湖里了,也来不及跟同僚喝酒了,急匆匆地回了家。

一进家门,就被施姨娘请到她的繁星院。

楚晚晚得知此事,心中冷笑,要想恶人先告状,也得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今日她和母亲罚了她和楚月儿,贬了红玉,院子里的下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她爹再是莽夫,也不是傻子。

不出所料,不到半个时辰,她就听说她爹气冲冲地离开了繁星院,临了还罚了施姨娘闭门思过。

楚晚晚心中冷笑,对着镜子给脸上的黑斑上药。

绿裳立在她身后,满脸惊讶地看着她脸上的黑斑渐渐淡去,“小……小姐,你的脸?”

“别大惊小怪的,等脸上的黑斑彻底祛除,你再惊讶不迟。”楚晚晚神色淡然,歇息前她就吩咐绿裳给她买了一副上好的银针,又开了个药方,只要循序渐进,她的脸不出一个月,就能光滑如出。

殷红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随即看向绿裳,道:“以后给我准备面纱,不得向别人提起我的脸好了。”

“为什么?”绿裳不解,小姐名声太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她的脸,这个看脸的世界,女子的脸就是女子的前途,她脸上的黑斑好了的话,一定是个大美人,说不定比大小姐还美,为什么不能告诉别人?

楚晚晚看着镜子里丑陋的自己,心底泛起寒意,她是要把这个震惊所有人的机会,留到需要的时候。

想罢,楚晚晚翻找出原身藏起来的地契房契,仔细对比,最终留下了一处庄子。

看着小姐笑吟吟的脸,绿裳隐隐觉得自家小姐以后肯定不一般,也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等她发话。

“绿裳,去跟娘亲打声招呼,我们明日去西城郊外的庄子瞧瞧。”

“是。”

绿裳行了一礼,脚步飞快地出了院子。

长青院里,楚大将军正在和爱妻说话,就被绿裳的到来给打断了。

“什么事?”楚皓天臭着脸看向绿裳,他知道这是女儿的贴身丫鬟,可就算是女儿的人,也不能打扰他跟夫人的二人世界。

感受到楚皓天不悦的视线,绿裳哆嗦了一下,把楚晚晚的话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白苏蹙起眉头,疑惑问道:“去庄子上干什么?”

“许是闺女想出去散散心,你就别拘着她了,我楚皓天的女儿,还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来打扰吗?”

听了夫君这番豪言壮语,白苏盈盈一笑,直说放楚晚晚去。

绿裳把这件事告诉楚晚晚时,她没有半点意外,反而问起绿裳,哪里能找到花种或是花苗。

绿裳不明所以,便说这就去打听。

翌日上午,楚晚晚穿着素白兰花掐腰裙,头戴白玉簪,清清爽爽地出了府,径直往西城郊外的庄子去。

捏着手里的美容养颜丸,楚晚晚胸有成竹。

她母亲虽然深受父亲喜爱,夫妻二人琴瑟和鸣,但难免以后会被小人陷害,母亲是个孤女,没有厉害的背景,若是被人陷害,必难翻身。

她要做的,就是成为母亲最大的底气!

思来想去,她这个将军府嫡女能做的,好像只有她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索性先凭借着医术开个医馆,再做一些美容养颜的药膏之类的东西,京城大户人家不少,只要她名声做大,不愁没人上门,到时候她还能好生利用,把这些人脉笼络城自己的底气。

大大的杏眼闪过一抹精明算计。

马车一路颠簸,走了一个时辰,才到庄子上。

庄头和佃户听闻楚二小姐要来,早早在庄子外面候着了,一见到将军府的马车,连忙行礼。

“二小姐,请。”庄头笑得憨厚老实,不安地搓着粗糙的手掌,生怕自己说错了话。

楚晚晚点了点头,扶着绿裳的手走在前头,一路上庄头都在为她介绍庄子的情况,还有佃户人数,近年收入等等。

一通听下来,楚晚晚就知道自己没选错地方。

这个庄子是她父亲亲自选的,庄头也是他挑选的,庄头老实憨厚,做事踏实,佃户也大多勤劳肯干,土地也肥沃,正是她想要的。

跟庄头简单转了转庄子,楚晚晚便歇着了,作为现代人,她实在有些承受不住马车的颠簸。

这一歇就是半晌,等她缓过来,就是傍晚了。

简单用过饭菜,绿裳就把打听到的花苗出处说了一遍,楚晚晚点了点头,道:“你明日便回去,把我枕头下的银票带上,让父亲安排几个可靠的人,替我买些花苗。”

说罢,楚晚晚就把需要的花苗写下来,交给绿裳。

绿裳应了声是,就被蔫巴巴的楚晚晚打发出去了。

看着窗外点点灯火的田地,楚晚晚微微叹息一声,见惯了现代的车水马龙,灯火繁华,如今在这的日子倒也闲散舒适。

她慵懒地半躺在矮榻上,拿出她带来的医书慢慢翻看。

虽说她医术高明,但这毕竟是另一个世界,多了解一些总是没错的。

楚晚晚看得正入神,窗外就传来吱呀一声。

她立刻提起了精神,放下医书起身往窗外看去。

忽然,一道高大的黑影忽然翻身进屋,不等她喊出声,就捂住了她的嘴,示意她不要出声。

淡淡的血腥味传进她的鼻腔。

受伤了?

楚晚晚手疾眼快,一把掐在黑衣人受伤的腰间。

“唔!”黑衣人低声痛呼,看向她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杀意。

感受到他的杀机,楚晚晚故作镇定,道:“伤口很深,就算你弄死我,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更何况你后有追兵。”

闻言,黑衣人眼神陡然凌厉,阴沉审视地看着她。

她怎么知道自己被追杀?难道说……

“若无追兵,你何须躲躲藏藏,大不了挟持我从这里离开,可你不敢声张,那便是周围还有不忌惮我的人,要杀你。”

她故意咬重了最后一句话,听得黑衣人掐住她脖子的手越发用力。

窒息感再次袭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