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 连载中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九棠 主角:曲云湘萧祁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曲云湘萧祁小说全文-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小说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小说介绍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的剧情蜿蜒曲折,伏笔埋的好,曲云湘萧祁作为主角,每一个人物都有他出现的意义,很棒的一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可他都已经把我们拒之门外了,我们再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办法说动他呀。”丹菊愁眉苦脸地说。曲云湘也……

《重生后,在摄政王怀里野翻天》小说试读

第20章

“王妃......您不是回南新苑了吗?”

含笑的眼神在曲云湘的蕊红色裙装上停留一瞬,他神情微凝,却很快收敛,做出恭敬态度。

“我先前好像在王爷这里看到一本医书,就想借来看看。”

曲云湘解释一番,做出一副肚子很饿的样子,刚要回南新苑,却又折了回来。

“哦对了,医馆寻得一支极好的人参,王爷最近辛苦,我已拿回来了,你记得给王爷补补身子。”

管家微微一愣,目送她离开,想了一会,就去大堂等着萧祁回来。

但在这之前,他让人去厨房喊丹菊回去伺候曲云湘。

于是,丹菊在人的叮嘱下,带了一些糕点回南新苑,准备让曲云湘先垫垫肚子。

而此时曲云湘已经把证据放进书房的事,写信传给了萧伏玺。

她不知道萧伏玺伪造了这么一些证据,准备何时揭露出来,但她却很想看萧伏玺知道这些证据并不足以判定萧祁造反时,该是何等的气急败坏。

光是想一想他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画面,曲云湘就想笑。

等看到丹菊走了进来,她才收敛笑容,慢慢地品尝着糕点。

午时一过,她用过午膳,觉得有些困倦,便去睡了个午觉。

当她意识混沌,睡过去时,萧祁终于回来了。

管家一看到他,立刻迎了上去,顺便将曲云湘去过书房的事,说了出来。

萧祁面沉似水:“她医馆不是开业了吗?怎么有时间去书房?”

管家不知道外面的事,不好回答,只是将手中的药罐端了出来:“还有,这是王妃,特意为您寻得人参......”

萧祁眼神一深,挥挥手让管家放下东西离开。

“段止,检查一下书房。”

萧祁吩咐了一身,自己盯着那药罐子,又想到了那一晚如小兔子一般灵动的女人来。

“王爷,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段止立刻把那份假证据找了出来,双手恭敬地交给萧祁。

“如此错漏百出,萧伏玺怎么可能用此证据,陷害到本王。”

萧祁扫了一眼,就知道这证据出自曲云湘的手,且让人觉得有些可笑。

“放回去吧。”

虽不知曲云湘弄这么一份证据放在他书房有什么打算,但萧伏玺相信了,定会让他看一出热闹。

段止照做,不仅把证据放回,还很细心地把周围的痕迹全部抹掉。

“王爷,王妃这一次所为,很有可能是在故布疑阵。”

来到萧祁身边,段止忽然有了一个疑惑,立即说出口。

听到他的猜测,萧祁一双眸子里透着刺骨的寒意,“不管她用意为何,你继续让人盯着她。如果她和萧伏玺暗中见面,立刻告知本王。”

段止想了想,立刻去医馆探访了一圈。

知道萧伏玺今日去了医馆,他心头疑惑,却不敢耽搁,直接回府,把此事告知萧祁。

捏紧手中的笔,萧祁顿了一会,又若无其事地提笔写字。

写完后,他把笔轻放在了一旁,眉宇间染上一丝暴戾,“萧伏玺总是在挑战本王的底线。”

他身上散发出冷若寒霜的威压,段止有些喘不上气,忍不住伸手擦了一下额头冒出的冷汗。

“暂时不管他。”萧祁冷冽的声音响起,“萧伏玺让曲云湘弄这么一出,一定是想在最好的时机,将本王一军,既然如此,本王何不将计就计,让他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段止听明白了,不再轻举妄动。

......

曲云湘睡了一中午,觉得精气神好了不少,便又去了医馆。

到了后,她看到秋老爹和老大夫一直都在忙碌,就打算去帮忙,却无意间看到一个小女孩怯生生地走了进来。

在门口照顾病人的伙计往外面看一眼,没有看到什么大人,以为小女孩走错地方,立刻温柔细语地劝她回家。

“小二哥,你可别管这个女孩了。她娘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你要是沾上这个小女孩的事,铁定会被她娘缠上的。”

“就是说呀,这女孩的娘啊,她在北街可是出了名的暗娼,浑身上下全都是脏病,小孩不懂事,以为她娘真的生病了,到处去找大夫。”

“我们这些人呀,谁不知道她娘是什么人?更别说那些大夫了,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搭理这个小孩。”

“哎,你们知道的都是陈年旧事了。这小孩的娘啊,早就跟野男人跑了,现在就剩她爹,带着她艰难的生活着。”

周围的病人议论纷纷,对小女孩指指点点,很快就让年纪不大的女孩哭了起来。

“我娘没有跟人跑,她也没有脏病,你们在冤枉她。”

她哭的很大声,曲云湘走了过来,打量她消瘦的面容,又往她手腕上搭了一下脉,发现她体虚到了一定的地步,立刻站起来,帮助小女孩说话。

病人们通过上午那一出,知道曲云湘是祁王妃,现在见她帮小女孩说话,他们自然是讪讪一笑,不敢再多言。

曲云湘知道他们就是嘴碎,却不明白他们所说的话,都是诛心之言。

她没把此事放在心上,让老大夫和秋老爹先忙着,自己把小女孩拉到一旁,询问情况。

小女孩哭着说:“我爹病的很严重,我想找大夫给我爹看病,可我没有钱,大夫们都不愿意接纳我。呜呜,我娘不在了,我家也没有什么亲人,爹没钱治病,我真的好担心他就这么去了。”

曲云湘一听,顿时感到揪心。

她微弯着身子,和小女孩平视,“你家在哪里?可以带我去吗?我是大夫,不要钱就能为你爹治病。”

“真的吗?”小女孩大喜。

曲云湘见她脸色发白,立马点头,表示真的。

答应之后,她觉得就这么带小女孩离开,依照小女孩现在这虚弱的身子,怕是会更加难受,便叮嘱小女孩几句,立刻去抓了一副药,熬好之后,细心地喂给小女孩喝。

“谢谢你,姐姐,你真是个大好人。”

小女孩喝完后,觉得肚子暖乎乎的,很舒服,感激地谢过曲云湘。

曲云湘对上她真挚的眼神,心头软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