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 连载中

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鱼不言 主角:海棠傅京墨

火爆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小说,主角是海棠傅京墨在线阅读全文无删减

《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小说介绍

《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是鱼不言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主角海棠傅京墨在鱼不言的笔下变得活灵活现,就好像置身其中一样,是一本值得阅读的豪门总裁小说,《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讲的是:海棠悠哉地喝着江小白,“医院那边别去了,就留在荣安堂帮我守店。放心,这段时间我都不在荣安堂,训不到你。”……

《盛宠成瘾:傅爷以身相许了》小说试读

第6章

海棠关上正门,经过小门到后院,再到装药的仓库,将需要用的药材逐一拿出来,随手装进一个麻袋。

回到壹号公馆,已经是晚上。

傅京墨有洁癖,不允许自己的房间有多余的味道,因此做药浴就被安排在三楼。

当他穿着浴袍到三楼卫生间时,就被面前将近一米五的大木桶,还有那扑面而来的中药味熏得辣眼睛。

他没好脸色的问:“非要这样?”

此刻的海棠正在往里面切药片,“傅先生,你是病人,遵医嘱知不知道?脱衣服,进去。”

“你确定?”

这意味深长的问句,令海棠的手顿了下。

抬头看,洗手间的灯淡黄,傅京墨模样俊美,五官深邃冷硬,却分外的白,一看就是病气脸。

但即使如此,也不减他身上的狠戾压迫感。

不过眼下,他的脸上带着几分戏谑之意。

海棠目光淡定,“医者面前无性别,而且你我不是合法夫妻吗?还是说傅先生比较害羞,不允许别人看你的身材?”

傅京墨脸上逐渐龟裂。

他还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脸皮跟城墙一样厚。

他嗤之以鼻道:“我和你很熟?不能提防你?”

海棠气结,这男人什么思维。

正当她要反驳时,男人的浴袍已经脱掉了,绝好的身材展露无遗。

腿一伸,轻松越进木桶。

他用了几秒,海棠的心跳就加速了几秒。

不是个短命鬼吗?为什么他还有时间锻炼身体?

傅京墨修长的手臂靠在木桶边沿,歪着头抵着手,瞧着女人愣怔住的样子,冷哼一声:“这就是你说的医者面前无性别?”

“脱都脱了,还不允许让人看一眼?”海棠拽拽的样子,仿佛一个无赖老手。

傅京墨懒得与她废话,闭目养神。

海棠暗中松口气,灯光下,她的耳根有些泛红。

说实话,她阅人也不少,但像傅京墨这样的身材,绝对是头一回。

药材基本放完了,海棠伸手搭脉,另一只手已经拿出银针。

她说:“傅先生,你的头痛病,是因为你的心病导致郁结身损,要想彻底好,你最好......”

“怎么,不能根治?”傅京墨猛地睁开眼,语气冷厉。

“能治,需要你配合,接受心理治疗。”

哗啦。

傅京墨黑沉着脸,反手抓住海棠的手腕时猛地划过水面,打出水花。

海棠被他强制拉到眼前,“你要是治不了,那就给我滚!不要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

感受到手腕的疼痛,海棠嘶了一声,此刻的傅京墨脸色难看得吓人。

她没想到傅京墨抵触的是这个。

“傅京墨,浪费时间的是你,如果不是师傅,你以为我会接你的单子?”

“是吗?你借着这个单子逼我娶你怎么算?”

“你!”海棠怒了。

傅京墨目光鸷冷又锐利,“不要和我说这些花里胡哨的话,治就给我安安分分的治,治不好我要你的命!”

“当然我花了钱,你们师徒这样耍玩我,你的师傅也逃不了干系!”

海棠彻底怒了。

这个男人非但蛮不讲理,而且让人觉得无比欠揍!

“那傅先生好好受着。”

话落间,海棠空闲的右手已经捏着一枚银针,要往他的肩膀扎下去。

但不想傅京墨眼疾手快抓住她的手腕:“还以为你多聪明,不会换个招数?”

海棠哼气一声,半点都不挣扎,目光坦然,“傅先生,你现在阻拦我给你治病,然后再跑到外面说我是庸医,毁我荣安堂的名誉,是吗?”

傅京墨的脸彻底黑沉下来。

“怎么,傅先生该不会以为我想要把你扎晕吧?原来你不光有头痛病,还有被害妄想症啊。”

不得不说海棠的激将法很有效果,傅京墨傲气地哼一声,闭眼转过头。

海棠内心自我催眠,医者父母心,于是全神贯注对他扎针治疗。

很快,傅京墨紧蹙的眉头逐渐舒展开。

他不承认也不行,这女人的医术的确有两把刷子。

扎针结束,海棠吐口浊气。

“你还需要在里面躺半小时,有事叫你的人。”

海棠松松肩膀,身上出了汗,黏糊糊的,她需要去隔壁洗个澡。

谁想,傅京墨抓住她的手,根本不给她走的意思。

“干嘛。”

“救我是你的责任,现在晾我在这里什么意思?这就是你做医生的责任?”

“第一个疗程已经结束了,只是泡个药浴而已,还能出什么岔子!”

海棠治疗过那么多的病人,还真没遇到过像眼前这臭男人那么犟的。

她真怕自己忘记什么叫医者父母心,直接送他归西。

“注意你说话的态度。”傅京墨未曾松手,“坐在这里,陪我。”

“你让我盯着你泡澡?”

傅京墨慵懒地掀起眼皮,“你现在想什么不正经的东西?”

海棠:“......”是个成年人都会想。

“我不管你有什么自信,不过我不允许自己出现任何意外。倘若我出现任何问题的话,你休想走出这个房子,试试吗?”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行!”

海棠搬着凳子,坐在他的面前。

她肌肤雪白,因为浴桶的热气不断上升,脸颊两边不知何时已经染上绯红,恰似出水芙蓉。

傅京墨心情愉悦几分,闭目养神。

浴室内一片和谐。

海棠无聊到拿出手机,正好看见好姐妹江挽暮的信息。

【你给人治病治到外太空去了吗?】

【刚在给病人治疗。】

很快,江挽暮发来个哭泣的表情,【棠棠,我被欺负了。】

海棠见状,登时眉头紧锁,发送“晚上见面”四个字。

不经意抬眉时,恰恰对上不知何时开始幽幽盯着自己的傅京墨,吓得她一个激灵。

“海棠,别忘记我们结婚的交易,如果让我知道你把壹号公馆里的任何事情说出去的话,我会考虑要不要取了你的舌头!”

“头痛病不至于会让脑子不清楚,麻烦你清醒点,我对你的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海棠没好气地站起来。

“那最好,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海棠在内心臭骂了他一顿。

傅京墨再度闭眼,忽然间觉得一口气喘不上来。

他难受的深呼吸再吐气时,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