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摄政王娇养我 连载中

反派摄政王娇养我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袅袅 主角:苏棠裴樾

(抖音小说)苏棠裴樾小说全文阅读免费

《反派摄政王娇养我》小说介绍

《反派摄政王娇养我》是作者“袅袅”倾心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故事中的关键人物是苏棠裴樾,精彩内容介绍: 第9章归德侯府。苏棠被送回来没多久,靖王府就传来消息,点名要‘白菊’去靖王府。白菊得知靖王指明要她时,问都不问为什么,就在一片‘要去给王爷做妾’的恭贺声中,换

《反派摄政王娇养我》小说试读

第9章

归德侯府。

苏棠被送回来没多久,靖王府就传来消息,点名要‘白菊’去靖王府。

白菊得知靖王指明要她时,问都不问为什么,就在一片‘要去给王爷做妾’的恭贺声中,换上了自己最好的衣裙。

临走时,看到苏棠梳妆台的香露,咕哝着‘她什么时候还买了这好东西’,一边全用了。

走时,有人提醒她去给苏棠辞别。

白菊昂着脖子:“她一个假货罢了,我以后可是要伺候王爷的,谁给谁行礼还不一定呢,主仆一场,我就不为难她了。”

垂花门后,苏棠感受着下人们同情的目光,捏着一枝刚折断的花,毫不介意的浅笑走了。

毕竟,谁会跟一个将死之人生气呢。

白菊坐着靖王府的软轿,从侧门被抬到了裴樾书房。

“白菊姑娘,王爷在忙公务,您把这茶送进去吧。”

“是。”

白菊羞涩应了一声,推开门,便见那高高在上如神一般的靖王殿下正在书案后批阅公文。

她心动不已,呵,苏棠再貌美又如何?

一个冒牌货,怎能比靖王之妾,下次再见那**,她也要施舍她三瓜两枣,叫她匍匐自己脚边卖力讨好。

白菊放下茶后,心思一转,佯装崴脚,就往裴樾怀里跌去。

如此亲密,那么接下来就该......

“你是谁?”

预想中的喜爱没有出现,反而被死死擒住了手臂,那力道,仿佛要生生捏断她的骨头一般!

白菊对上裴樾冰寒的眼眸,仿佛跌落寒潭,浑身发颤。

她努力挤出一个笑,“王爷,奴婢是白菊呀,归德侯府的丫环,不是您叫我......”

“你身上......”

浅幽的香气,犹如尖利的钩爪,无声潜入裴樾肺腑,搅动他体内淤积的旧伤。

话未说完,裴樾便觉喉头一甜,“是赤阳子!”

裴樾想起那晚,那小女子无意扣住他的脉,还有什么不明白。

“王爷,你怎么了!”杜若冲进来,看到惊慌的白菊,“这是白菊?”

白菊颤声,“难道还有第二个白菊?可归德侯府,的确只有奴婢一个白菊,王爷是否找错人了?”

“没找错。”

只是又被那小骗子骗了而已。

裴樾薄凉的唇瓣轻勾,“备马。”

“王爷要去归德侯府找那胆大包天的假白菊?奴才这就去......”

“不,先进宫。”

裴樾早该想到那小骗子一心想从他身边逃走的,这次,他不会再给她机会了!

下午,苏棠淡漠的往回走,方才老夫人寻死觅活,逼着归德侯把她撵出去。

苏棠倒不是在意归德侯府千金的这个身份,只是担心她走后,弟弟苏羡和爹爹的安危。

二房一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虎豹。

老夫人又是个偏心的。

一想到老夫人那恨不得吃了她的脸,苏棠噙着冷笑,推开了房门。

刚推开,苏棠就看到了伤痕累累趴在地上的白菊。

“王爷,就是她,那香露是她的!是她想要毒杀王爷!”

苏棠脚步微滞,以靖王嗜杀的性格,竟没杀白菊?

呵,无所谓。

以她对裴樾体内旧疾的了解,他嗅到了混在白菊抹的香露里赤阳子的气息,必定心血上涌,很快便会数疾并发而亡!

现在,恐怕已是强弩之末。

“香露?什么香露?。”

苏棠无辜的看向坐在一侧的靖王裴樾。

男人一袭黑色绣暗纹锦袍,乌发用金冠半束,此刻虽面色病态苍白,但凤眼只是淡淡一扫,依旧令人感觉杀气磅礴袭来。

苏棠是第一次认真看他,五官冷峻深邃,浑身带着一股自疆场杀伐而来的强大气势,似天生尊贵的强者,骄傲而淡漠的睥睨着众生。

“就是你买的香露啊,奴婢是从你桌子上拿的!”

“我的确丢了一瓶香露。”靖王要查必然也查得到,苏棠没有否认。

“王爷,你看,她承认了......”

“承认什么?承认我的丫环背叛我,不但另投了主子,还偷我的东西吗?”

白菊愣住,她什么时候撒谎都不打草稿了?

苏棠问白菊:“香露是你拿走的,你动了什么手脚我不知道,但我待你不薄,你却要栽赃我,你的新主子到底给了你多大的好处?”

白菊被苏棠这倒打一耙**的瞬间失了理智:“我没有,是你这**......”

“来人。”裴樾漠然:“拉出去。”

拉出去,就意味着死。

白菊哭喊求饶,裴樾却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房间安静下来,苏棠暗暗收紧手心,可下一秒,她就被人强势抵在了门后,独属于裴樾身上淡淡的龙涎香气顷刻将她包裹。

苏棠惊诧,他体内暴动的旧疾,竟被压下去了?!

“本王体内的旧疾,只有一味名叫赤阳子的药引能引发,赤阳子的药方早已失传,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棠心跳加速,原来他竟是早发现了,难怪没死!

躲得过初一,苏棠不信他躲得过十五,但前提是,先得保证她不被他杀了。

于是,苏棠眼睛轻眨,眼泪瞬间涌上眼眶:

“臣女不知道啊,莫非是有人要害我?”

“就因为我不是爹娘亲生的么?”

“王爷要杀我就杀吧,反正我大约也是活不久了。”

裴樾捏着她的下巴,逼她抬起头,却直接对上了她泪眼盈盈的双眼,可怜无辜,裴樾的心好似触电一般微微一颤。

“你倒先委屈上了。”

“臣女本就委屈。”

苏棠没听出裴樾深藏在冰冷话语下那丝宠溺,继续吧嗒吧嗒掉泪珠。

泪珠落在裴樾手上,滚烫不已。

“是么,那被你所骗的本王,岂非更委屈?”

苏棠一时不知道他是在说赤阳子的事,还是身份之事。

“怎么不继续说了?”

“还是说,你不知道该狡辩哪一件事才好。”

苏棠听着他戏谑的语气,总觉得他仿佛什么都知道了,但她又不能赌,万一他只是诈她呢?

可恶的靖王!

“我的确不是白菊。”

“但我不是有意要骗王爷的,我才被指认是冒牌货,伤心欲之时遇到了王爷,我怕连累王爷,这才撒谎的。”

裴樾静静看她狡辩,可她抬起通红湿漉的眼眶,哽咽望着自己时,裴樾眼神渐深。

“这么说,你是为了本王好。”

“当然。”

“为何?”

“因为我心善。”

苏棠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面不改色的撒谎。

裴樾看着理直气壮的人儿,手扶着她的后颈,低下头。

苏棠心中惴惴,难不成他打算掐死自己?

下一秒,就被他按到了怀里,他的下巴搁在她的肩上,苏棠也听到了他胸膛里沉稳的心跳,和耳畔如酒般醇厚的低低笑声。

苏棠心里已经闪过一百零八种弄死他的办法,抬起头却清晰看见,他眼里的那丝宠溺。

可,为什么?

还没想清,外面已有脚步声靠近,苏棠瞬间警惕往后退开,要是叫人发现裴樾跟她单独在这里,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就这么不想跟本王扯上关系?”

“王爷尊贵,臣女不敢高攀。”

“说谎。”

他冷冷拆穿。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跑上台阶了,苏棠死死攥紧手心,裴樾却没再为难她。

只留下一句,“别再骗本王。”

便消失在了房间。

苏棠心情莫名有些复杂,直到房门猛地被人推开。

“小姐,小公子和音儿小姐打起来了,您快去看看!”

苏羡回来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