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女相师 已完结

民国女相师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月初 主角:周若水陆清何

《民国女相师》小说免费阅读 周若水陆清何大结局完整版

《民国女相师》小说介绍

《民国女相师》全文没有拖泥带水,也没有烂俗套的感情线,很值得看的一部短篇言情小说。周若水陆清何是该书的主角,小说精选:第6章原来赵树人去云南进货做生意,认识了一个本地的朋友,说是有内部货,只要有钱,就能进一批成色上乘的翡翠原石。回来一转手挣的钱能翻好几倍。赵树人信了那个人

《民国女相师》小说试读

第6章

原来赵树人去云南进货做生意,认识了一个本地的朋友,说是有内部货,只要有钱,就能进一批成色上乘的翡翠原石。回来一转手挣的钱能翻好几倍。赵树人信了那个人的话,回村里让兄弟们投了一笔钱,他拿着钱去进货,进回来找人鉴定才知道这批翡翠都是假的,他是被人坑了。

赵树人自己多年的积蓄和兄弟们的积蓄都赔在里面了,吓的不清,当下就带着剩下的钱跑路了。家里只剩下孤儿寡母的被要债的兄弟们堵了门。

若是当时自己没有把钱要回来......

想到这里张建军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那可是自己全部的积蓄啊!若是都赔在里面,老婆非跟自己离婚不可。

张建军没有多停留,回家拿了十块大洋,又买了点营养品就去了大哥家里。见了若水张建军忙把手里的十块大洋递了过去:“大师,您算的真准,若没有您那日指点。我的身家性命现在就都赔进去了。我家说不定也得散了。我在县城打工的时候听人说您这样的大师给人算命收费很高,我们家里条件不好,这十块大洋您拿着,别嫌少。”

张建军的话一出口屋里人都惊呆了,饶是张建国和李淑芬见识过若水的本事,此时见到若水仅仅看了张建军一眼就能算的这么准,帮张建军捞回那么多损失也是惊的半天没反应过来。

若水对于张建军的反应毫不意外,伸手接过了十块大洋,正色道:“你命中本该有此一劫,如今我帮你渡了此劫,你日后要多行善事。否则将来这劫还会应在别的方面。”

若水说完后就收起了张建军递过来的十块大洋,准备以后做善事用。做她们这一行的都会受到五弊三缺的影响,她从前就是犯了孤,活到四十多岁没有桃花,也没有任何亲人在身边。多做善事可以减少五弊三缺的影响,所以这钱她是一定会收的。

张建军见若水收下了自己的钱心里松了一口气,以前不知道就算了,如今既然知道了这丫头是有大本事的高人,自己下半辈子能不能过好还得靠人家指点。人家若是不收自己的钱那以后想让人家开口指点可就难了。

当天,若水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清河村,村子里没人不知道周家的二丫头死了一次醒来以后不但不傻了,还成了神算。这几天,张家的门槛差点被人踩破了,络绎不绝都是来找若水算命的,只是来了才知道张建国一家已经带着若水母子三人去了城里了。

原来若水想探查自己被害的事情,就怂恿王凝带着他们去京都找父亲周光宗。当年郑老太太为了让周光宗给家里多挣点钱,让周光宗去京都打工,在那边厂子里当工人工资高。周光宗混了这么多年,也从工人混成了车间工头,挣的确实不少,可惜都被郑老太太拿去养大房的一家子了。

张建国带着若水三人找到周光宗的时候周光宗听说王凝带着儿子女儿跟着张建国搬出了周家,当下就拉下脸来,周光宗是个愚孝的人,觉得王凝这么做就是不孝顺自己的老母亲,王凝的行为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

若水见到张建国的反应无奈叹了口气,上前拉了拉周光宗的衣服,嘟着嘴道:“爸爸,奶奶说大伯挣的钱少,不够大哥哥和四妹妹花。你在外面挣了钱才能给大哥哥和四妹妹上学。把我卖了以后换来的钱不但可以给四妹妹上学,还可以给四妹妹买几套城里人穿的衣服。你也和奶奶一样,想把我卖了给四妹妹买新衣服吗?”

若水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声音放的很大,所以若水话音一落。周光宗周围的工友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什么妈,拿二儿子挣的钱养大儿子一家,还要把二儿子的闺女卖了给大儿子的闺女买衣服。

周光宗见周围的工友目光都带上了同情,有些不高兴,对着若水斥道:“你胡说什么?”

若水撇了撇嘴,委屈道:“我没有胡说,是奶奶当着全村人的面亲口说的。整个村子的人都听见了。你回了村子随便找个人问问就知道。张叔也在这里,不信你问张叔和李婶儿。”

周光宗的目光转向张建国,张建国还没说话李淑芬就抢着道:“周家老二,这哪儿还有假的。你以后回了村子一问就知道的。你家二丫就是不愿意被卖,被你娘活活打死了。到阎王爷那里走了一遭,这才不傻了。”

李淑芬说完后张建国附和的点了点头,随即沉痛的拍了拍周光宗的肩膀,道:“光宗啊,咱们也算是一起长大的,我有话就直说了。你娘的心眼儿确实长偏了。二丫是个闺女,她不重视还能说的过去。三小可是你唯一的小子,病成那样了,她都不给出钱看病,非要把二丫卖了换了钱才给三小看病。若不是我们家出钱给三小请了郎中,三小说不定就烧坏脑子了。”

王凝和若水的话周光宗或许不信,可张建国和李淑芬的话周光宗却是信的。人家周光宗现在可是官老爷,那是什么身份,能骗自己一个小工头?再说了,就像张建国说的,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对于张建国的脾性还是有所了解的,不是满嘴跑火车的人。

周光宗低下头,双手紧握成拳。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在外面累死累活打工,把所有的钱都给了母亲,母亲却苛待自己的一双儿女。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娘偏心,可是怎么能偏心到这种程度呢?

周光宗心中挣扎了许久才苍白着脸开口道:“既然如此,你们就先在城里住下吧。只是我如今住的是厂子里给工人分的宿舍,没有住的地方。要不你们先住饭店,我再给你们找住的地方?”

李二小平日里和周光宗关系最好,这时候忙说:“光宗,你在咱们厂子都干了十来年了,算是老资历了,不如找找经理,申请个单间给嫂子和侄子侄女住。”

“这......不符合规矩吧......”

周光宗还在犹豫,李二小已经拉着他往经理的办公室走去了。若水和王凝几人跟过去的时候就见李二小和周光宗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说着什么,那男人却一直皱着眉头。

若水打量了一下那个男人,见他鼻头肉厚,财帛宫丰满,这辈子是注定不缺钱了。只是现在有一股黑气覆盖,大概是最近财政出了问题,再加上她进厂子的时候感觉到这里有很重的煞气,若是没有算错的话,这厂子财务上应该出了问题。

若水进了办公室后走到周光宗身边对着经理微笑道:“经理可是在考虑厂子里财务出了问题,说不定过段时间就要裁员了,实在不应该再给工人特批房间住?”

经理脸色猛的一变,噌的站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们厂子里的机密?”

若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迎向经理吃人的目光:“经理财帛宫黑气覆盖,厂子里又有极重的煞气,当然是厂子里财务出了问题。”顿了顿,又道:“我看经理的面相天庭饱满,应该是出身大富大贵的家庭,命中虽有兄弟,但兄弟宫不睦,两人应该会为家中财产发生争执。按说以你的命格不该在这小厂子里做个小经理,我看你命中有一家中给的考验,大概就是来这里做经理了吧。你财帛宫的黑气是从兄弟宫延伸出来的,若是我没有算错,你厂子出问题,是家中兄弟给你使了绊子,让你不能完成考验。”

原来这个经理叫吴磊,祖上是巡抚,世代居住在南京城,是城中大族。到了中华民国成立之后,资产阶级崛起,吴家也开始经营厂子和店铺,发展壮大家族势力。吴磊确实可以算的上出生在大富大贵的家庭。

吴磊是家中长子,按照从前的规矩,长子就应该继承家中产业。可吴磊家里不一样,吴磊的母亲过世了,继母进门以后生了弟弟吴晨。有了继母吹枕边风,吴磊的父亲吴祖业起了让小儿子继承家业的想法。这才有了考核吴磊,看吴磊有没有继承家业能力的事儿。但这事儿除了他们吴家的几口人就只有跟他们关系十分亲近的人才知道。

吴磊脸色变换不停,他不认为眼前的小姑娘有知道吴家秘辛的能力,那么,她真的是从自己面相上看出来的?

吴家是世家大族,知道真正的玄门高人通过面相看出自己的过去未来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但能看的这么准,那就是自家老爷子请来的大师也达不到,这小姑娘看着不过十五六岁,能有这水平?

吴磊思考再三后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位......小......大师,你刚才说的真的是从我面相里看出来的?”

若水对于小大师的称号倒是没在意,毕竟她现在的年纪确实是小了点。她点了点头,说:“自然是看出来的。你弟弟那边已经请了人在厂子里布了风水大阵,否则厂子里不会有这么重的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