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皇朝 连载中

浴血皇朝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川北 主角:萧行秦凌

好文热推小说浴血皇朝主角萧行秦凌全文在线阅读

《浴血皇朝》小说介绍

《浴血皇朝》非常非常好看,没一个情节重复,不啰嗦,主线很强,萧行秦凌人物塑造的很好。主要讲述的是: 第1章“殿下!殿下!”一声又一声焦急的呼喊在萧行的耳边回荡。萧行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并非是自己所习惯的景象,而是紫色的纱帐、古色古香的红木床,鼻尖还缭绕着一股

《浴血皇朝》小说试读

第1章

“殿下!殿下!”

一声又一声焦急的呼喊在萧行的耳边回荡。

萧行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并非是自己所习惯的景象,而是紫色的纱帐、古色古香的红木床,鼻尖还缭绕着一股清香。

萧行转过头,看到了自己的身旁,蹲坐着一位少女,她紧握着萧行的手,正在呼喊着萧行。

少女本来洁白娇嫩的脸庞上却是有几抹红晕,分布在眼睛与鼻子周围,显然是刚刚哭过,样貌虽然不能说是倾国倾城,但也能够说是小家碧玉,温婉可人。

其实萧行并没有完全缓过神来,也不知道眼前的少女到底是谁,但他能明白,少女是真心实意的担心自己。

萧行的手稍微用力,回握住了少女柔若无骨的手:“我没事,别哭了。”

萧行的声音使得少女那娇小的躯体一颤,她抬起头,看到了萧行睁开了的双眼:“殿下?您醒了?”

“是的。”萧行答道。

“殿下您可算是醒了,婵儿这就去告诉燕王傅!”少女可谓是又惊又喜,她小心翼翼地把萧行的手放回锦被内,随后一路小跑离开了。

萧行并没有注意到少女的离去,因为在少女说出自己名字的一瞬间,萧行的脑袋忽然传来一阵剧痛,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是的,他想起来了,自己现在的名字,也是萧行。

只不过现在的自己,却是大魏国的一名皇子。

但自己并非嫡出,母妃也因难产落下病根,从而变得体弱多病无法侍奉皇帝,无法侍奉皇帝在后宫来说也就意味着失宠。

自己在宫中的地位,自然也就不如其他皇子,同时也因为萧行的性子急躁,无心向学,被皇帝评价为不堪重用,此后便进入了无人看管的放养模式。

小时看老,长大后的萧行可谓肆意酒色,暴虐无道,五年前,十五岁的萧行在一次纵酒之后,竟然对皇后身边的侍女出手了。

可想而知,皇宫里面再也没有了萧行的容身之处。

萧行被以受封为名放逐到了北部边疆的一处贫瘠的土地上,任由萧行自生自灭。

萧行虽然名为燕王,但实际掌握的封地,不过区区一座云中郡以及属下的几座县城罢了。

这里土地贫瘠,人烟稀少,但就是这样,还得定期遭受北方游牧的劫掠,这就让本就不富裕的百姓们雪上加霜。

但即便如此,萧行的品行也依旧没有得到多少改变,哪怕云中郡内只有浊酒,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并且动辄对自己身边的人拳脚相向。

萧行受伤的原因让人啼笑皆非,竟然是醉酒之后意外从马上跌落,跌断了脊柱。

如果不是萧行及时“赶到”,这样的伤势在大魏现在的医学水平,即便有幸不死,也得落得一个终身残疾。

萧行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除了因为许久没有进食而腹中空虚,手脚无力以外,并无大碍。

“身体可是最大的本钱,身体没事万事好说,起码有自己的一个封地,不过是白手起家而已。”萧行暗自安慰着自己。

弄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之后,萧行忽然想起了自己最后在那堆铁皮里面,看到的最后景象。

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爆炸,烈焰与高温席卷了研究所里面的所有人。

萧行最后从指缝里面看到的便是,那一枚结晶体闪耀着诡异的蓝紫色光芒朝他飞了过来......

如果萧行没有猜错的话,这枚结晶体正是他们这一次最为重大的课题,这种晶体拥有无可比拟的存储能力,并且通过特定的方式,可以轻松查阅存储在里面的资料。

如果能够查明晶体的运作原理,并且能够完美地与人融为一体的话,那么每一个人都能拥有海量的知识将会成为可能。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全知全能的人,那将是一个划时代的发明!

萧行闭上了眼睛,果然感应到那枚晶体沉睡在自己的眉心,当自己的意识触摸到它的时候,那些海量的数据瞬间出现在萧行的眼前!

这可是华夏数千年沉淀下来的数据,而且还有无数关于现代工业与科技方面的资料!

萧行的心中忽然燃起一股**,他无比自信凭借着这一枚晶体里面的数据,哪怕是在这么一片贫瘠的土地,他也能够让这里变得富强!

甚至于自己还能够超越这个时代的巅峰!

“殿下!您可算是醒来了!如果您真的出了什么事,老臣可怎么向陛下交代啊!”在萧行整理记忆的时候,一道沧桑的声音闯了进来,打断了萧行的回忆。

萧行注视着门口,看到了一位两鬓斑白,满头白发,六十来岁的老人有些匆忙地走了进来。

萧行认出来了,来人乃是玉婵刚才所说的燕王傅,也就是萧行的老师以及副官,同时也是负责监视萧行的人!

在此前萧行的记忆之中,萧行对自己的这位老师不仅毫无敬意可言,甚至还屡屡对老师出言不逊,就差没有把老师当成下人一样拳脚相向了。

这是因为燕王傅在代为掌管政务的同时,燕王傅也受皇帝的命令,在此监视萧行,并且定期将萧行在封地的各种行为汇报给皇帝。

可以说萧行在这五年的时间里,不能回京,也没有得到朝廷一文铜钱的拨款,与燕王傅不无关系,但肯定是萧行自己的问题更大就是了。

只是在如今的萧行看来,萧行的这片封地还能够维持下来,完全就是眼前这位老人的功劳,否则以此前萧行的水平,这片土地上的百姓可能早就背井离乡,走得一干二净了。

“我......本王能有什么事,本王这不是还好好的吗?”萧行撑起身子,伸手扶起了正欲行礼的燕王傅。

燕王傅愣了一下,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他当萧行的老师都有十二年了!

从洛阳皇宫到云中燕王府,萧行可从来没有对他这么客气过!

没有用带亲属或是器官的字眼来骂他,就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燕王傅有些难以置信地望向站在一旁的玉婵:“殿下的这个症状,维持有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