霆少,夫人假死后偷生三个娃 连载中

霆少,夫人假死后偷生三个娃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冰糖三两 主角:孔婉歌慕容霆

冰糖三两写的小说《霆少,夫人假死后偷生三个娃》孔婉歌慕容霆全文阅读

《霆少,夫人假死后偷生三个娃》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霆少,夫人假死后偷生三个娃》由冰糖三两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孔婉歌慕容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爆笑)由于老一辈定下的娃娃亲,慕容霆被迫娶了个乡下媳妇。新婚夜,他拿出一份婚后协议说:“乖乖配合我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多余的不要想!”熟料,孔婉歌把协议扔到一边,语出惊人,“不行,我想要个孩子!”“做梦…”然而,他的“梦”字还没说出来,只见孔婉歌狡黠一笑,以惊雷之势扎晕他......在此之前,他不信......

《霆少,夫人假死后偷生三个娃》小说试读

第12章

林程闻言懵了:“霆少,你说谁?”

他没听错吧,少夫人回来了?

“孔、婉、歌。别让我重复第三遍!”

嘟嘟——

慕容霆咬牙按断电话。

正好也可以借此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耍什么把戏,竟然要主动和他离婚。

二楼,楼梯口。

慕容宸本来是起来上厕所,竟听到楼下传来妈咪和爹地谈话的声音。

他听了一会,心中既开心又难受。

开心的是,原来妈咪真的没死,楼下的漂亮阿姨就是自己的妈咪。

难过的是,他才刚有了妈咪,她却要和爹地离婚了。

这简直就如一道晴天霹雳砸在他脑袋上。

怎么会这样!

他不会又要变成留守孤儿了吧?

这么一想,他眼泪就忍不住都要流下来了。

爹地这个臭石头,对妈咪这么粗鲁,怎么可能留下妈咪。

他可真没用!

看来还是要靠自己。

他得想个办法,把黑卡从爹地手里偷回来,然后留住妈咪的心!

......

孔婉歌下楼回了家,心下没了顾虑,只觉得通体舒畅。

两小只在家等着她,看到她安全回来才安心睡去。

或许是精神太过亢奋的原因,哄睡完两小只后,她在床上辗转了半天,都没有睡着。

索性拿出手机,登陆了蝉衣的微博小号。

她刚回国,不常用微博,平均一年也就发布两三条消息。

国内,只有几万的铁粉知道她这个小号的存在。

她发的最近一条动态,是要找一个人,并配上了照片。

这个人就是张嫂。

当年,在离开江城的前一夜,小儿子突发高烧不能奔波。

她为了躲开慕容霆手下的视线,只能带着大女儿孔然和双胞胎中的哥哥孔迟先走。

留下双胞胎弟弟,让给她接生的张嫂帮忙照顾一晚。

孰料,等她天亮再回去,却发现孩子和张嫂,都不见了。

时至今日,她都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按理来说,张嫂是她妈妈的人,她不愿去怀疑张嫂背叛她。

但不找到张嫂,她就不知道小儿子的下落。

目前,关于这条微博的私信有近百条,只是大多意义不大。

孔婉歌随意翻了翻,突然一条私信引起了她的注意。

蝉衣大大的小迷妹:【蝉衣大大,我知道张嫂的消息,我恰好在江城,方便的话我们面聊??(^_-)】

这个ID孔婉歌有印象,她很多年前就关注了自己。

曾经自己给几个国内的粉丝寄过一些自制的祛疤养颜的药膏,其中就有她。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回了过去。

虫单:【那明天上午十点,海岸咖啡厅见?】

私信刚发出,孔家二楼卧室便传来一声兴奋的呐喊:“耶,蝉衣回我了!”

孔梦娇抱着手机既激动又得意。

“娇娇,这真的是蝉衣?”床边,周丽茹一脸难以置信。

“放心吧妈,蝉衣在国内的微博小号可是我扒了很久才找到的,这就是她,我不会弄错的。”

“哎哟,我们娇娇厉害了,慕容家找了小半年没找到的人,就要被你找到了。”

“那可不,妈,你说我要是说动蝉衣去给慕容爷爷治病,霆哥哥会怎么感谢我?”孔梦娇一脸花痴。

“你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娶了你也不为过。”周丽茹轻点女儿额头,笑开了花。

“我觉得也是。”

周丽茹想了下,又有些好奇的问:“不过娇娇,我记得这张嫂自打五年前从中医馆离职后,就销声匿迹了,你从哪知道的她的下落?”

“妈,其实我也不知道张嫂去了哪里,可是我不这样说,就见不到蝉衣啊,见不到蝉衣我还怎么帮霆哥哥。”

“行吧,那你可小心点,别玩脱了。”周丽茹担心道。

“放心吧,妈,我有分寸。”

孔梦娇越想越兴奋,抱着手机迫不及待的回复道:【风里雨里,海岸咖啡等你,蝉衣大大不见不散哟~[调皮]】

虫单:【好的。】

孔婉歌回复完后,放下手机,心绪起伏,一夜没睡踏实。

梦里都是小儿子在无助的哭喊着:“妈咪,救我!”

第二天,她顶着黑眼圈,交代好两小只后,便早早出了门去赴约。

却没注意从她出小区后,身后就跟着一大一小两条尾巴。

......

海岸咖啡。

上午这里没什么人,孔婉歌进来后随意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这咖啡厅是高档店,半会员制,私密性很好。

每个位置都有隔间,外面是郁郁葱葱的树。

秋天,树叶落在地上一层,看上去踩上去会很舒适。

昨天和慕容霆摊牌了,孔婉歌难得心底轻松,只觉得空气格外清新。

她正侥有兴致地看着树上的两只麻雀,身边突然传来一道尖利的声音:“孔婉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