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 连载中

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行灯中下游 主角:姜茉傅宴深

姜茉傅宴深小说 第3章 毁灭吧

《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小说介绍

主角叫姜茉傅宴深的小说是《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行灯中下游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进狗血文后天降系统,不完成任务世界崩塌就会死。完成任务,就要为男主痴为男主狂,为男主哐哐撞大墙。被利用得干干净净,最后还要用生命促进男女主感情大和谐。你会怎么选?姜茉现在就面临这样的抉择。姜茉:世界毁灭算了。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不在死前爽一爽呢?她躺平了。然后,男主男配看她的眼神都开始变得不对劲起来......

《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小说试读

在厉寒霆和顾修之冰冷的目光中,她只能镇定地接过手机。

在快要挂断的时候,话筒里传来浮冰碎雪般冰凉的嗓音:“喂?”

只简单一个字,隔着话筒仿佛传来彻骨冰凉,威势如山,尊贵又冷漠,让人心生恐惧。

姜茉抿唇:“深爷。”

她浅浅吸了口气,硬着头皮:“我是姜茉。”

话筒那边一片沉寂,显然并不认识她这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姜茉眼睛眨了眨,迎上厉寒霆冰冷探究的眼神。

她心一横:“我打电话是想告诉深爷,我……我喜欢你。”

总裁办公室,俊美淡漠的男人满脸冰冷,听到话筒里女孩娇软的声音也没有任何反应,黑眸冰凉漆黑,隐隐带着危险。

好大的胆子。

浪费他的时间说这些无聊的事情,谁给她的勇气?

要不是有隐约的呼吸声,姜茉都要以为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在厉寒霆的眼神中,她只能硬着头皮做出点娇羞的模样:“深爷,今晚要跟我约会吗?”

不知道大反派会给她什么样的回应,她屏住了呼吸。

不自觉抓紧了手指,却忘了手上还捏着水果刀。

刀锋划过她的食指指腹,瞬间涌出殷红的鲜血,姜茉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嘶——”

她向来最怕疼,眼中直接疼出了眼泪,手机和水果刀摔落在地上也无暇顾及,捧着手指轻轻吹气。

浓稠的血液沿着她玉白的手指滑落,犹如雪地落梅,有种惊心动魄的凄美。

众人的目光不自觉被吸引,谁也没有注意到有鲜血飞溅到她手腕上的玉镯上面。

看起来品质普通的玉镯闪过不起眼的蒙蒙光亮,那滴鲜血就仿佛被什么吞噬干净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聊的把戏。

傅宴深神色不耐,冷冷皱眉:“谁给你的胆子,浪费我的时间?你……”

话音未落,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呼,以及东西金属落地的清脆声响。

剧痛从食指上传来,傅宴深目光一凝。

左手食指的指腹毫发无损,他却感觉像是被刀割开般的疼。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姜成山也正震惊,下意识喊道:“好端端的,怎么把手给割了?”

“茉茉真是不小心。”厉寒霆也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冷冷道:“怎么就这么巧,把食指给割伤了?”

姜茉:……

神经病啊!

他们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的吧?她又没有受虐倾向。

更何况她从小就对疼痛敏感,向来小心翼翼不敢让自己受伤。

对别人来说微不足道的疼痛,对她来说就钻心刺骨,她……欸?

她后知后觉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恍然发现除了被割伤时候疼了一下,她就没再感受到疼痛。

要不是亲眼看到食指还在流血,她简直都要以为是幻觉。

换做平常,这伤口在愈合之前怎么也要折磨得她好几天睡不好。

难道换了个身体,她就不怕疼了?

不等她想出个所以然,顾修之笑容温柔:“茉茉要不要包扎一下?不然等会儿傅总来接你,看到你受伤该心疼了。”

姜茉咬牙。

看他这架势,明显是不看到傅宴深出现不罢休。

就连厉寒霆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摆明了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555已经被逼疯了,在她的脑海里绝望冷笑:“你真是我带过最蠢的宿主。享受你生命最后的时光吧……你死了我也要被扣积分关禁闭,我怎么这么苦啊……”

这时,一道清晰冰凉的嗓音传了出来:“你受伤了?”

所有人的目光不自觉循声看过去。

姜茉这才发现,慌乱中她把厉寒霆的手机丢到了茶几下面,不知怎么点开免提。

傅宴深非但没有挂断电话,还在关心她?

她轻轻眨眨眼,在众人见了鬼的目光中捡起手机,“嗯”了一声:“不小心割到了。”

厉寒霆眼神闪了闪。

她真的认识傅宴深?

这个愚蠢肤浅,空有容貌的女人,怎么会跟傅宴深扯上关系?

以那位的性格,对不相干的人向来视若无睹,他肯搭理姜茉就很稀奇了。

更叫人惊掉眼球的是,向来惜字如金的男人竟又追问:“哪只手?”

姜茉:“左手。”

顾修之眯起眼,心底说不清是遗憾多点,还是震惊多点。

姜茉她,竟然真的攀上了傅宴深这朵高岭之花?

在所有人的震撼中,傅宴深平静开口:“地址。”

姜茉张了张嘴,有点搞不清楚事情怎么发展到了这一步:“啊?”

男人言简意赅:“不是要约会?”

声音冰冷疏离,内容传出去足以让整个上流社会发疯。

接她约会?

姜茉何德何能?

就连姜茉本人也有种踩在云端的不真实感,晕乎乎地应了一声,老老实实把地址报上。

直到电话挂断,几个人也回不过神来。

厉寒霆的心情最为复杂,目光深沉地打量了她半晌:“姜小姐真是好本事。”

在他面前表现得花痴肤浅,天天缠着他尊严都不要,转头就搭上了傅宴深。

怪不得不肯跟他走,原来是攀上了高枝。

厉寒霆原本觉得她很烦,现在心底却莫名有些酸溜溜的,连带着说出口的话都带着酸气。

姜茉也正摸不着头脑,听到这话却歪了歪头。

冲他露出点娇俏的笑意:“一般般吧。”

厉寒霆:……倒也不是真的夸你。

看他被噎住,顾修之笑笑,心情略有些复杂。

唯有姜成山高兴得真心实意:“茉茉,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傅总?你两发展到哪一步了?什么时候请傅总来家里吃顿饭啊?”

看着他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样子,555沧桑地叹口气,语气格外社会:“瓜娃子,明天就不知道死哪条街上了,现在还做美梦呢?”

它已经准备好迎接主系统的惩罚了。

姜茉神色也挺凝重的。

555以为她终于怕了,想到她很可能活不久,多少有点可怜她:“你本来就已经死了,能多活两天也算是幸运。看开点……”

“是啊。”姜茉应了一声:“多活两天,我得活个够本。”

555:?

它看见女孩兴奋地打开手机,翘着受伤的食指在浏览器上搜索:

“本市最大的鸭子店在哪里?”

“怀城帅哥最多的夜店。”

“人生不容错过的疯狂之旅。”

……

555:……累了,毁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