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 连载中

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行灯中下游 主角:姜茉傅宴深

(爆款)小说行灯中下游全文阅读《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在线阅读

《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由行灯中下游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姜茉傅宴深,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进狗血文后天降系统,不完成任务世界崩塌就会死。完成任务,就要为男主痴为男主狂,为男主哐哐撞大墙。被利用得干干净净,最后还要用生命促进男女主感情大和谐。你会怎么选?姜茉现在就面临这样的抉择。姜茉:世界毁灭算了。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不在死前爽一爽呢?她躺平了。然后,男主男配看她的眼神都开始变得不对劲起来......

《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小说试读

姜茉:……

蠢东西。

这么没眼色,拍马屁都能拍到马蹄子上,怪不得上流圈子查无此人。

她动动手腕。

没动成。

“松手。”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牵着她,不肯相让。

“不是要解决问题?”姜茉要气笑了:“不松手,我用脚解决?”

厉寒霆照旧阴着脸不说话。

倒是顾修之沉默片刻,维持着绅士人设缓缓放开:“抱歉,我就是怕茉茉被人拐带走了,我没办法跟姜伯父交代。”

听他给自己上眼药,厉寒霆冷笑。

姜茉懒得管男主和男二之间的爱恨情仇,轻轻活动得到自由的手腕。

柔嫩的手指抓住酒瓶,好似造型独特的娇贵艺术品,酒液晃动为她白皙的指节覆上一层柔光。

“砰!”

猝不及防下,一声沉闷的碎裂声响起。

冰凉的红酒溅到脸上,苏明绣后知后觉地瞪大眼睛,嘴里溢出一声尖叫:“啊!”

姜茉二话不说,直接把整瓶酒砸在中年男人的肩头上。

他本来只是衣摆沾了点汤汁,现在半边身子都洒满了酒水,肩头还留着几片碎玻璃茬子,格外狼狈。

男人整个傻住了。

这,这姜家大小姐,怎么说动手就动手?

长得是真的漂亮,这性格,也是真的暴躁啊。

那手那胳膊,跟橱柜里的易碎品似的。

怎么动起手来,这么凶悍?

众人心有余悸,连看胖到油腻的中年男人时都多出几分怜惜。

姜茉指尖沾上点酒水,眉头不自觉皱起来:“喏,现在这套衣服是我弄脏的了。多少钱?”

她想了想,指指厉寒霆:“他来赔。”

反正是为了帮他未来老婆解决麻烦嘛!女主的问题,男主花钱解决,完全没毛病。

厉寒霆有些无语,乌黑的眼珠看她:“你倒是打得好主意。”

“过奖了。”姜茉完全没觉得不好意思。

她的钱自己享受都不够,给其他人花钱?她又没病。

哪怕现在厉寒霆处境尴尬,他始终是名正言顺的厉大少。

中年男人哪儿敢找他索赔,只能自认倒霉,反而要顶着满身狼狈道歉。

厉寒霆冷冷地看他:“滚。”

事情解决,苏明绣却丝毫不觉得开心。

将她逼得在大庭广众下丢脸痛哭的困境,放在姜茉面前似乎轻描淡写得不值一提,抬抬手就能轻易解决。

中年男人卑躬屈膝的样子,跟面对她时的盛气凌人对比过于强烈,让她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姜小姐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她忍不住问:“本来就是我弄脏了那位先生的衣服,您这样是不是太,太……”

她憋红了脸。

厉寒霆和顾修之最喜欢她单纯善良,犹如小白兔的模样。

看着她又是无奈又是怜惜。

姜茉:……

救命,僵尸打开他们的脑壳都要说一声晦气。

因为里面根本没有脑子。

“太什么?太仗势欺人?”她帮苏明绣补足了未出口的话,勾起嘴角:“我就是有势,就是能欺负他。他能怎么办呢?”

没料到她会直接承认,苏明绣瞠目结舌。

“这,这不好……”她柔柔弱弱地反对:“大家都是人,谁也不比谁高贵。怎么能……”

“我就是能。”姜茉没了耐心:“谁让我有这个本事呢?”

苏明绣:……

她抿紧了唇瓣,满脸不赞同。

“别人占你便宜,倒打一耙让你赔偿,苏小姐还能共情怜悯他。”姜茉:“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厉寒霆的眉头皱起来,声音更加阴沉:“他占你便宜?”

他中途进来,只以为是苏明绣冒冒失失犯错,中年男人得理不饶人,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前情,眸中透出几分杀意。

苏明绣一慌:“我,我不是……”

她像是受了委屈,含着泪:“是我不对……姜小姐,抱歉,我……”

狗血文女主的一贯套路,要哭不哭,就是说不清到底要表达什么。

姜茉不耐烦。

昨晚的游戏没通关,她还想回家打游戏呢!

吃饱了咸鱼瘫不快乐吗?谁要在这里跟他们浪费时间。

“要么,你干脆给我鞠个躬?”姜茉:“反正也说不出个所以然,那就干脆道歉好了。不然磕个头也行。”

苏明绣:?

其他女人为了维护形象,哪怕咬着牙也该说原谅她。

怎么还能不按照牌理出牌呢?

厉寒霆目光一沉,手上力气猛地加重,呵斥:“姜茉!你不要太过分!”

刚迈进一只脚的男人隐隐作痛的手腕骤然疼痛加剧,骨骼碎裂般。

“放手!”

傅宴深眉眼冰冷,矜贵禁欲的身形快步接近。

不容置疑地将姜茉直接带到自己身边,动作……似乎带着点小心?

众人:!!!

瞳孔扩张。

姜家大小姐好大的魅力!

连傅总都跟她有关系?这可是傅宴深啊!

昳丽的眉宇褶皱,傅宴深直接把姜茉的袖子撸上去半截。

细骨伶仃的手腕一左一右,环绕一圈骇人的青紫,跟她白嫩的肌肤对比,越发触目惊心。

傅宴深眉头皱得更紧,扫过去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冷意。

娇气。

她怎么总能把自己弄伤?

短短一天时间,这都几回了?

被众人盯着,姜茉难得有点不自在,轻轻蜷缩指尖:“您怎么来了?”

“我不来,手不要了?”傅宴深声音冰凉:“不是让你别一直受伤?”

姜茉:……

大反派你崩人设了啊喂!

说好的不近女色,冷血无情呢?

看大反派这态度,要不是确定原身跟他毫无无瓜葛,她都要怀疑两人真的情深似海了。

其实,要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没意识到手腕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

要是她原本的身体,娇嫩怕疼,只怕泛红的时候她就喊了。

这具身体倒是跟她原本的一般娇气,随随便便就能留下痕迹,偏偏对疼痛的忍耐度又高得离谱。

厉寒霆瞳孔缩了缩。

对比太过惨烈,他不由带上几分心虚:“你怎么不说?”

她从始至终眉头都不皱一下,面色自若还能欺负人,谁能想到娇气成这个样子?

跟易碎的娃娃似的。

想到她方才水目盈盈,跟他表白的样子,厉寒霆心头一突。

难道说,是不想当众让他难堪?

所以说,她其实真的还喜欢他?

那她又为什么……

姜茉可不知道厉寒霆对她产生了错觉,以至于陷入迷茫。

她两眼放光地看着傅宴深,觉得他来得好,来得妙,来得呱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