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 连载中

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行灯中下游 主角:姜茉傅宴深

姜茉傅宴深小说无广告阅读

《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姜茉傅宴深的小说叫做《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本小说的作者是行灯中下游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进狗血文后天降系统,不完成任务世界崩塌就会死。完成任务,就要为男主痴为男主狂,为男主哐哐撞大墙。被利用得干干净净,最后还要用生命促进男女主感情大和谐。你会怎么选?姜茉现在就面临这样的抉择。姜茉:世界毁灭算了。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不在死前爽一爽呢?她躺平了。然后,男主男配看她的眼神都开始变得不对劲起来......

《狗血文女配她不干了》小说试读

“不用。”姜茉摆摆手:“您误会了,我怎么会跟小孩子计较?”

她慢悠悠地道:“我没什么生气的,我就是不开心,摆烂了。”

“您可千万被跟姜涵发脾气,她毕竟年纪小被惯坏了,不懂事。”

冯婉仪:……

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勉强。

姜成山吸气又呼气:“你不开心爸爸心里也不好受。这样,你怎么能开心?你跟爸爸说,哪怕是天上的月亮,爸爸也给你摘下来。”

“倒也不用摘月亮。”姜茉抬起头:“不然爸爸给点零花钱吧?不用多,还是一百万就行。”

姜茉:“其实一百万不一百万的不重要,主要是不想爸爸心里不好受。”

姜成山:?“我前两天不是刚给过你一百万?”

“花完了。”姜茉眼睛都不眨。

垂下头长叹一口气:“您要是不想给也没关系,我自己能处理的。”

怎么处理?

去挨个跟他们分手?

姜成山的心口抽疼。

这也太现实了,一听没钱连爸爸都不叫了。

他能怎么办呢?

他只能把钱转过去,嘴上还很慈爱地哄她:“爸爸就是随口问问,谁说不想给了?你开心最重要,只要你开心,一百万算什么?”

姜茉喜滋滋地看着银行卡余额增长:“谢谢爸爸。”

她挥挥手:“我心情好多了。我吃好了,您和冯姨慢慢吃,不用管我。”

打从那天开始,她就没怎么开口喊过人。

冯婉仪有点受宠若惊,沉默了片刻忍不住道:“看来确实是缺钱了,拿着零花钱喊人都甜了。”

姜成山更心疼了。

什么家庭啊,两三天零花钱就两百万。

他抽着气放下筷子,不知道是气饱了还是疼饱了。

要去参加生日宴会,化妆师上午就过来帮忙做造型。

姜涵大概被冯婉仪私底下说教过,看起来有些气鼓鼓的不服气,也没再说些什么。

姜茉有点无聊,干脆在脑子里跟555闲聊,一路八卦着就到了顾家。

“姜茉。”

下车的时候,门口站着个穿金色晚礼服的女孩子。

看着她脸上露出亲热又古怪的笑容:“你可算是来了。顾太太生日,你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啊?”

她捂着嘴唇笑:“以你跟顾少的关系,一定很贵重吧?”

这话说出来就带着点阴阳怪气的酸味了。

姜茉从脑海里扒拉扒拉,总算想起来面前这位是谁。

程安晨,一个没什么戏份的小炮灰。一直跟原身暗暗较劲,表面好姐妹,实际上互相看不惯。

看她不说话,程安晨有点不甘心。

她跟姜茉差不多出身,凭什么姜茉就能一飞冲天,攀上顾修之这样的男人?

越想越酸:“你怎么不说话啊?该不会是没准备好吧?咱们的关系,你还要对我保密吗?”

姜茉忍不住在脑袋里跟555吐槽:“哎,这酸味隔着十里地都闻见了。”

555却被提醒,整个统都不对了:“宿主!不好了!你忘记给顾太太准备礼物了啊!”

姜茉:“我就没打算给她准备礼物啊!”

她这话是直接说出来的,程安晨整个都震惊了。

继而幸灾乐祸:“姜茉,你该不是疯了吧?想嫁进顾家,还敢对顾太太这么轻慢?”

姜茉叹气:“哎,没办法。”

姜成山听到她这个语气,就忍不住眼皮直跳。

不等他阻止,就听到她慢悠悠地说:“我这么没礼貌又不懂讨好人,顾少也求着想要跟我结婚呢!不会吧不会吧,这个世界上不会真的有人千方百计倒贴讨好人,还是没人要吧?”

嗨害嗨。

碰到阴阳精,就要加倍阴阳回去。

程安晨的脸当场就僵了,眼前发黑快要呕出血来。

紧跟着一声轻笑声传来。

穿着白色西装,头发打理得清爽整齐的顾修之,越发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从大门走出来。

不知道听了多久。

程安晨先是一惊,继而涌上几分喜意。

故意道:“姜茉,就算顾少对你好,你也不能这么恃宠而骄。你这样不尊敬顾太太,怎么对得起顾少一片真心?就算我们是好姐妹,我也不能护着你。咱们女孩子,对待长辈要孝顺恭敬,你快跟顾少道歉吧!”

这次,顾少一定能看穿她的真面目!

“你的意思是我错了?”姜茉眨眨眼睛:“顾少也这么觉得?”

顾修之笑容温柔斯文,看着她深情款款:“你怎么会有错?你能来,对母亲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程安晨:……

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被姜茉的美色迷昏了头吗?

顾修之从始至终都没看她,绅士地微微躬身:“茉茉,我能邀请你做我今晚的女伴吗?”

在顾太太的生日宴上,让姜茉做舞伴,跟直接宣布订婚有什么区别?

不等姜茉说话,姜成山就急了。

他后背出了一层冷汗:“顾少,顾少!这,这不合适。我们一家人当然是一起参加宴会……您还是多陪陪顾太太,不必麻烦了。”

顾修之顿了顿。

姜成山后背冷汗一层有一层,强忍着退步的欲望,硬着头皮露出笑容。

顾家他得罪不起,傅宴深他更得罪不起啊!

幸好顾修之没计较,闻言直起身:“也好。希望姜伯父别怪罪我招待不周。”

姜成山一叠声地说不敢。

顾修之最后深深地看了姜茉一眼,点头示意后离开。

他本来也是临时起意,出口就有些后悔。

哪怕真的要跟姜茉联姻,他也不愿意在苏明绣面前跟任何女人扯上太多关系。

只是可惜了,姜茉一张小嘴这么会气人,还想看看她在母亲面前是不是也这样。

他的心思没人知道,见他走了姜成山简直劫后余生般庆幸,生怕在门口再碰上什么了不得的人,匆匆招呼:“走走走,咱们也进去。”

姜茉提着裙摆走上台阶,路过程安晨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

程安晨的心跳微停,不自觉屏住呼吸看着她。

姜茉冲她笑:“酸鸡。”

程安晨:???

程安晨:!!!

上流名媛都是笑里藏刀、话里有话,哪怕深恶痛绝,也不当面撕破脸。

怎么还能当面骂人的啊?

不讲武德!

程安晨脸都气绿了,可姜茉早已经大摇大摆进了宴会厅,融入到一片灯红酒绿里去了,让她想对骂都找不到人。

气死了!

折腾一天姜茉早就饿坏了,甩开四处钻营的姜成山站在餐桌面前。

桌上的点心造型独特、摆盘华美,看起来精致漂亮,就是不像很好吃的样子。

姜茉:“三无小宝贝,能给我推一下好吃的点心吗?”

555感觉受到了侮辱:“你把我当成了什么?”

“当成我的心我的肝儿我的宝贝儿我的命啊。”姜茉:“你这样聪明尽职又伟大的系统,当然是无所不知的咯。宝,饭饭,饿饿。”

555被夸得小脸通红:“哼,算你有品位……左手边的红丝绒蛋糕,右手第二排的提拉米苏,评价都不错。”

在555的大数据下,姜茉吃得津津有味。

因为太过入神,走到角落叉子落到牛排表面,她才听到那边传来争执声:“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