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老公有点拽 连载中

帝少老公有点拽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candy0213 主角:白悠然蓝凌羲

(精品)小说帝少老公有点拽 主角白悠然蓝凌羲免费试读

《帝少老公有点拽》小说介绍

《帝少老公有点拽》是candy0213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帝少老公有点拽》精彩节选:照顾了六年的闺蜜兼亲妹,突然成了绿茶婊怎么办?不要了,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首富的名义老婆不好干啊,前有婆婆,后有小三,中间还夹着变态哥哥,我想离婚了!某人刚剪了寸头,刚毅的脸带着淡笑:想知道那天晚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吗?时间轴拉回n年前……的第二天清早。没穿衣服,脚边内内,某人......

《帝少老公有点拽》小说试读

“姐姐……好难受……救我……”

听到电话那头的呼救,正画设计图的白悠然笔尖一顿,猛地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听电话。

“你在哪里?”

“听云楼……”

电话那头传来周清雪粗喘的声音。

听云楼?

那不是她和杜岩麟的婚房吗?

她和杜岩麟相识两年,上个月在两家联合开发的高档别墅区里,杜岩麟以一栋别墅为礼物正式向她求婚。

那个礼物就是听云楼。

一出门,才觉时间过晚,她的小工作室在偏远的开发区,白天人潮喧闹,夜里就是鬼城,偏偏这时,她的车又送去年检了。

正着急,远处一辆出租车恰好停下,白悠然眼前一亮,快步走过去。

有人下车,还弯腰跟司机说了几句话,才进了大厦,她冲过去,直接上了后座。

“东城,皇瑰别苑听云楼!”

说完地址,她就低头翻手机,找尘封了两年多的电话号码。

电话一通,她先一步开口。

“爸,清雪出事了,在听云楼。你快赶过来,不知道具体什么事,我不敢报警!”

“到底发生——”

“你说什么?清雪怎么了?白悠然,她可是你妹妹,你又想——”

尖锐的声音盖过了周崇恩,白悠然眼眸一冷,直接挂掉。

这才发现车子还没开动,她顿时一股怒火冒上心头。

“开车啊!”

车里幽暗,司机的脸藏在阴影下,后视镜里,两人双目对上,她竟无法自持地身体僵住。

封闭的空间里,她仿佛被什么危险的动物盯上一般,危险,且无法躲藏。

下意识伸向门把,身体正要动,车子先一步开了出去。

“坐好。”

低沉的声音好像最绵醇的酒,沁人心扉。

一小时后,到达目的地。

白悠然掏出五百块放到司机肩上,“麻烦你多等一会,如果十分钟我没出来,请你帮忙报个警。”

不等司机开口,白悠然已经下了车往别墅跑去。

她还一边拨着周清雪的电话。

电话没人接。

指纹解锁,进入别墅。

声音细细碎碎地在别墅里回荡,是清雪的声音!

一口气跑上二楼,刚一推开门,就看到地上的‘玩具’还有几个玩完的TT。

“不要……呜呜……”

露天泳池里,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正仰面呻吟,男人靠在泳池边,双手搂着女人的腰,正激烈地运动中……

“你好棒……宝贝~”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魅惑还有调笑。

白悠然大脑轰隆一声。

这声音是……

“放开……呜呜,姐夫……我是你未婚妻的妹妹啊……”

“宝贝,这样才刺激,不是吗?”

周清雪哭得梨花带雨,双手却抱着杜岩麟的脖颈,极尽诱惑。

突然,余光瞥到白悠然,她眼底浮过精光,下一刻,挣扎变得愈发激烈,声嘶力竭地求救。

“悠然,救我!呜呜……快救我!”

白悠然大脑嗡嗡作响,她本能地冲上来,抓起岸边的酒瓶,照头狠砸了下去。

“杜岩麟,你这个禽兽!”

周清雪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他是她未婚夫,他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杜岩麟被砸得身体直接往泳池里陷。

周清雪慌乱地爬上池边,抱住身体不住地颤抖。

“悠然……呜呜……他给我下药……”

白悠然深吸一口气,眼眸冷冽,不去看周清雪身上的痕迹,冷声道:“披上浴巾。”

周清雪不解,但还是抓过浴巾披上了。

咔嚓!

周清雪错愕抬头,但见白悠然拿着手机不停拍,“悠然?!”

“白悠然,你TM疯了,你要打死我啊?你拍什么?!”

杜岩麟浮出水面,见她又录又拍,因为偷吃的心虚瞬间变成熊熊怒火。[新修-9-17]

白悠然看着他,只觉得一颗心被硬剜出来,再丢到地上踩碎了。

这个男人,上个月才跟她求了婚,就在这里,就在这个泳池边,当时周清雪也在现场,他怎么下得了手?!

扭过头不看水里的人,她突然觉得无比恶心。

走到门边,拿起手机拨号。

“姐姐,你要做什么?”

白悠然语气平静,只是按键的手微颤,“报警,告他强.奸!”

周清雪和杜岩麟同时脸色一白。

周清雪愣住了,报,报警?

“白悠然,你疯了,我是你未婚夫!”

杜岩麟骂完就要上岸,白悠然不要脸,他杜家可还要呢!

刚爬上泳池边,就见白悠然抓起桌上的酒瓶,再次砸过去。

这次酒瓶碎了,血花散落,在池水里晕开了。

“啊!”

周清雪吓得尖叫一声,浑身瘫软在地。

恰好此时,周崇恩和李美玲赶进来。

打眼扫了一圈,两人就先去护住了周清雪,又是安慰又是擦泪,全然忘了白悠然还在这里。

这种情况,白悠然都习惯了两年了。

小三登堂入室,她这个正式的女儿,就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见她低头拨号,周清雪抓起地上的玻璃片,决绝地说道:“姐姐,我没脸活了。”

李美玲急忙抓住女儿的手腕,回头死死盯着她。

“白悠然,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况,你要报警?你是要逼死清雪吗?我知道你恨我抢了你爸爸,可是清雪是无辜的!她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白悠然冷漠地低着头,声音清冷道:“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这件事我会给你做主。”

她没忘记她高中第一天痛经染红了裤子,是周清雪把校服给她绑在腰上,然后自己因为没穿校服被赶出了升国旗仪式。

从那天开始,一直到大二,她几乎认为两人要当一辈子闺蜜了。

可大二一开学,好闺蜜成了她的继妹,而且是同父异母的继妹。

妈妈当时病重,坚决不同意小三的女儿入白家户口,最后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协定,妈妈退了一步,让她姓周。

半年后,妈妈病重不治离世了,李美玲登堂入室,成了白家的女主人。

她恨父亲的懦弱和出轨,恨李美玲的插足,却无法恨她的闺蜜,如今的亲妹妹。

听到白悠然冷清的声线,周崇恩勃然大怒,“你到底是想保护她,还是想借机毁了你妹妹的名声?”

“就是,你自己名声不好,你就想让你妹妹陪你一起被人看不起吗?”

就在这时,从外走进来两个人。

“我们是警察,谁报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