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 连载中

蔷薇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年十三 主角:萧薇墨时谌

(无弹窗)小说蔷薇 作者年十三

《蔷薇》小说介绍

主角是萧薇墨时谌的小说是《蔷薇》,是作者年十三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九岁那年——我遇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他不顾自己淋雨,微微的弯着腰保护着墙角的那簇紫色蔷薇花,眉犹远山黛眉,温柔帅气从此,我用了十四年的时间追随他我以为成为他的妻子,安分的待在他的身侧便可以幸福,换的一世相敬如宾。可耐不住他的算计,逼迫,以及他对别人的温柔爱护,我放开了他,恢复了他的自由身。离婚后,......

《蔷薇》小说试读

第12章

墨时谌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

他走的直接又冷漠。

我叹了口气,正想去医院检查眼睛的时候我眼前一晕栽倒在雪地里,我双手撑在雪地里有些发懵,缓了好久才起身回了家里。

待我再看落地窗外的景色时,白色渐渐的模糊,又退化成灰色的模样。

我失而复得的白色消失了。

我眨了眨眼,眼睛里干涸无比,我还在消化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爸给我打了个电话。

他让我赶紧回萧家。

电话里的他语气暴躁又着急。

我急匆匆的回到萧家看见法院的人在我家门口贴条,而我爸妈站在一侧无能为力。

周围还围满了不嫌事大的邻居。

我赶紧跑过去问:“怎么回事?”

我爸愤怒,直接一巴掌甩在我脸上,我倒退两步没稳住还是摔倒在地上,掌心撑着地上冰冷的白雪,我一时难以反应,目光呆滞的望着我爸,而我妈竟然也没有阻拦他。

我是做了什么难以饶恕的事吗?

“你和墨时谌离婚你怎么没说!”

原来是这个事......

我解释说:“怕你们担心......”

闻言我爸上前一脚踢在我的腰上,疼痛难忍,我本能的用手重重的摁着看见他表情震怒又恶劣道:“担心?谁会担心一个聋子?萧薇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们和墨家的联姻是为了保全萧家,你要以大局为重!可你呢!”

我爸越说越气,他又要抬脚踢我,我身体莫名的僵硬在原地无法动作,我知道自己躲不过便没有再想着躲,我妈拦住他忍不住心疼的说:“算了,别太过分,当初我原本不想薇儿嫁进墨家,是你非要让......”

啪——

他又一巴掌甩在了我妈的脸上。

“闭嘴,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就是因为她自私自利的擅自离婚,墨时谌再也不用维持表面和平才有恃无恐的直接向萧家宣战!”

我爸被怒火攻心,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他将所有的错怪在了我的身上。

何况离个婚就是自私自利吗?

我只是想在死前放过自己而已。

我也没想过墨时谌竟然如此残忍!!

我放过他,可他却未想过放过我!

“不不不,不用宣战,直接在一夜之间措不及防的搞垮了萧家!”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蹲在地上道:“但凡你听话,乖乖的待在墨家不哭不闹不折腾,萧家至于成这样吗?还有你哥......已经逃走,在桐城再无容身之地。”

萧荆为什么要逃走?!

我想问,我妈脾气硬气不过我爸打的她那一巴掌,她和我爸争执,我爸现在正在气头上,他们两个吵着吵着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成一团,我想劝阻可是身体真无法动弹。

喉咙里全都是浓烈的血腥味。

原本两夫妻打架实属正常。

我妈顶多受点皮肉之苦。

可人群中突然有人说着,“就是这个女人,当年赶跑了韶华小三上位的!她做了萧家太太之后当后妈也不称职,有一年萧荆发高烧,人快不行了她才给孩子送到医院,我听我老公说当年要是再晚一步就要人命了!”

韶华是我哥哥萧荆的亲生母亲。

而这个事我知情。

我妈那段时间刚做了乳腺手术。

身体状况差一直在床上昏睡。

她发现萧荆高烧时确实晚了。

但是她之前有嘱咐过保姆照顾萧荆。

是保姆不称职中途溜号。

她那时是拖着病带萧荆去医院的。

因为这事她还落下了病根。

也因这事萧荆心里特别感激她。

此后他特别尊重我妈。

可是外人不了解就在这儿胡说。

还真是流言可畏。

有人附和道:“我听说过这事,当年闹的还挺厉害的,吓得韶华从美国回桐城争抚养权可惜败诉!也不知道萧荆那孩子这些年吃了多少苦!我孩子要是摊上这么个后妈......”

我妈转过身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她,“你要去跳河不成?随便你怎么说,我问心无愧。”

被我妈怼,她不服气,尖酸刻薄的嘴脸说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大家都看在眼里的事你也不要狡辩,再说这是韶华亲自说的。”

我妈瞪大眼睛,“她亲自说的?”

“不然我们能胡说?!”

这似乎是压垮我妈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妈突然恍惚的神色喃喃道:“萧城,我以前和你在一起原本就是被小三的,当时所有人都在责怪我!说我是**!!说我不懂廉耻!因为这我还被我爸赶出家门!你竟还打我!萧城你毁了我的一生,还将我女儿害到如此境地,我每天都活在愧疚之中!可你呢?你从不珍惜她,即便到现在你还在打骂她,明明她才是最可怜的人,为什么都还在逼她!你瞧瞧她,面色苍白的像个死人......”

远处忽而有一辆车飞速开过!

我嘶哑的声音喊着,“妈。”

下一秒,我妈被撞飞!

邻居们再也不敢看热闹,纷纷散开,我爸怔了半天,好半晌才跑到了我妈的身边。

我想起身过去,但是毫无力气。

我爸快速拨通120,我妈被送到了附近的医院,我仍坐在原地,没多久有人扶起了我的胳膊,我转过身瞧见之前刚见过的男人。

见是他,我想哭但又想笑。

我觉得自己这辈子活成了个笑话。

什么都是一团糟。

“墨时谌,你还有想做的吗?”

与我离婚又毁掉萧家。

他还想做什么?!

男人皱眉,吩咐阮晋送我去医院。

我全身冰冷的坐在车上,阮晋给我裹了一条毛毯,我到医院的时候我妈还在抢救室里面,我心里惧怕着,孤独又无依靠,就怔怔的坐在那儿听我爸咒骂我,他什么难听的话都扔在我身上,还骂着,“你就是萧家的祸害!当初不想养你,你妈非要生你!现在萧家破产,你妈生死难明,全都是你造成的。”

全都是我造成的啊。

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我想解释,可是喉咙里涌起一股腥味。

我艰难的咽下,我爸的目光突然望向我后面,他赶紧上前道:“时谌,是不是薇儿哪儿惹你不痛快了?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合是很正常的事,有什么事你们好好的解决......”

到这个时候我爸还在阿谀奉承。

这时急救室的门被打开。

“抱歉,抢救失败,伤者死于......”

墨时谌穿着黑色的西装。

那一刻,我竟分辨不出黑色。

我的世界彻底成为灰蒙蒙的一片。

我笑了笑,无声的笑了笑。

我爸崩溃,他转过身见我这样又一巴掌甩我脸上,我茫然的笑着,目光瞧着远处的墨时谌,我好像在看他,又好像看不清他。

只是轻轻的说:“我没了妈妈。”

墨时谌脚步僵硬的向前,他想抬手抚摸我的肩膀,我又轻轻的问他,“可以死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