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三宝,拐个神秘大佬当爹地! 连载中

一胎三宝,拐个神秘大佬当爹地!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尹渔 主角:季茉顾北司

一胎三宝,拐个神秘大佬当爹地!小说

《一胎三宝,拐个神秘大佬当爹地!》小说介绍

季茉顾北司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一胎三宝,拐个神秘大佬当爹地!》,《一胎三宝,拐个神秘大佬当爹地!》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季茉顾北司的小说主要讲述了:那夜,云茉被迫出卖尊严。六年后,权势滔天的男人找上门。她避之不及,她家的天才大宝贝却就要大佬当爹地!“妈咪,这是我给你找的男人,以后谁都不敢再碰你一下!”偏偏大佬也赖上了她,在深夜里将她逼到墙角,“茉茉,嫁给我可好?”她想逃,最后大佬转手甩出DNA鉴定书,“我是孩子爹,你别想逃!”...

《一胎三宝,拐个神秘大佬当爹地!》小说试读

第16章

另一边。

云茉郁闷地走进别墅,有气无力地走到客厅外,看到两小只正拉着顾北司玩拼图游戏,而顾北司竟然也挺配合,这幅画面看上去其乐融融。

她顿住,目光又变得有些复杂。

他们这么喜欢顾北司,是因为父爱的缺失吧?

想到这里,她的心痛了起来。

转过身去了厨房,就看到里面一个小小的人儿正在忙活。

“李子,你出去和弟弟妹妹一起玩吧,这里交给妈咪。”云茉系上围裙。

站在板凳上的云李子看了她一眼,淡然地问,“今天家里有客人,妈咪决定要施展你的魔鬼厨艺,用黑暗料理吓跑客人吗?”

云茉哑口无言,猛地想起自己说要招待顾北司吃饭的事。

再一想到她格外拿得出手的厨艺,她犯起了愁。

她做的饭无论口味还是卖相,都不是一般的寒碜,这真要端上饭桌,大概能给顾北司也愁死。她打赌,他这辈子不会吃过比这更难吃的饭。

之前在情侣湖时,她都是请帮佣阿姨做饭,要是帮佣阿姨有事来不了,她就从隔壁饭店弄俩炒菜。

搬到沪城后,帮佣阿姨没跟来,她怕外卖不健康,于是亲自下了厨房。

结果就是云李子勒令她交出锅铲,禁止她再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她原本还觉得云李子瞎胡闹,她做饭再难吃也总比他一个五岁小孩做出来的好。

结果云李子上网随便一搜教程,在厨房里随便一倒腾,端上来的番茄炒蛋和红烧茄子虽然简单,但味道很好,她和栀子杏子都添了饭。

“呃,要不我还是叫外卖吧。”

云茉觉得偶尔让大儿子露一次手就可以了,来了客人还让儿子做饭,那她这个当妈的真的过意不去。她正想把云李子抱下板凳,就听云李子幽幽地说:

“你都说了要亲手给他做顿饭,现在又要叫外卖,太糊弄人了,如果我是顾叔叔,我一定会生气。”

他心里想,妈咪真是一点心眼都没有。

拿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拿住男人的胃,这时候必须展现一波好厨艺,这是大大的加分项啊。

就算这好厨艺是假的,那也得先把人骗住再说。

云茉完全没往这方面想,不屑道,“他还敢和我生气?是我要和他生气好不好。”

云李子正要说什么,目光落在她身后的方向,住了嘴。

“云小姐要和我生什么气?”

长身玉立的俊美男人缓缓走了进来,云茉转过身看到顾北司那张脸,吐槽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嘿嘿讪笑着道,“啊,我这么说了吗,顾先生您听错了吧。”

“是吗?”

顾北司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给她看得脸都红了,才大人有大量地耸了耸肩,站到她身旁,顺手就拿起菜盆,拧开水龙头,开始洗菜。

云李子趁着云茉走神,偷偷地溜了,留下两人在厨房二人世界。

云茉目瞪口呆地看着顾北司一双矜贵的手洗起了菜叶,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顾先生,你是客人,还是我来吧。”

说着她要接过菜盆,他却毫不相让,她碰到了他微凉的手指,像被烫着一般缩回了手。

“你家孩子说你忙了一天,累了,我帮你打下手。”

他低声道。

云茉默默地看着他,真的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

站在她旁边洗菜的男人,真是顾氏集团的总裁,个人资产过百亿美元的大佬?

就在她发愣时,顾北司又忽然开口:

“云茉,你以前姓季,是不是?”

云茉脸色一变,第一个反应就是季小谣和他说了什么。她能想象到,季小谣会把她描述的怎样不堪。她低头去看云李子,发现这小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既然孩子不在,她也没什么好顾及的,直接道:

“是,我以前是姓季,不过这和顾先生有什么关系?”

顾北司看了看她,一时没有说话。

她皱起秀眉,又道,“如果顾先生是听谁说了什么,想来问我和季家的事,那我只能告诉你,我问心无愧。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无可奉告。”

她不想说她母亲的悲剧,不想说季伟光是怎样一步步侵吞云氏家产的。因为没有证据,谁也不会相信她说的话,别人只会指责她不孝,说她想要污蔑自己的父亲。

更何况,来问她的人还是和季小谣关系亲密的顾北司。

“你有一个母亲,她在五年前去世了,那时候你的三个孩子刚出生。”顾北司顿了片刻,缓缓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在母亲去世后,独自带着孩子离开,不愿意回到季家寻求帮助?”

云茉彻底冷了脸。

“我说了,无可奉告。”

她的语气强硬,让顾北司微微一怔。

他沉下眸光,用平静的口吻,问出了最让云茉难堪的问题:

“你孩子的父亲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