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替嫁千金 连载中

团宠替嫁千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陌上阿瓜 主角:秦冉冉苏默

主角名叫秦冉冉苏默的小说

《团宠替嫁千金》小说介绍

作者陌上阿瓜全新打造的现代言情小说《团宠替嫁千金》,讲述的是男女主角秦冉冉苏默之间的传奇故事,小说正在连载中,主要讲述的是:【娱乐圈,恋综,男强女强,医女,互宠,苏爽甜】秦冉冉,快穿总局满级大佬,一朝穿成了团宠假千金的对照组,万人嫌弃。明明她才是雪家千金,可父母却让她代替假千金嫁给病秧子未婚夫。明明是她当初帮了四个顶级大佬,可假千金却成了他们心中的白月光。秦冉冉穿来后,和假千金一起录制恋综,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笑话。却不料,......

《团宠替嫁千金》小说试读

秦冉冉如实相告。

“一个小帅哥,他今晚可能会住这。”

她觉得这间公寓毕竟是封君泽的,要留人住宿,还是要征求一下房主的意见。

没想到封君泽冷笑,“秦冉冉,你倒是学聪明了,可你以为随便放一个男人的录音,就能引起我的注意吗?”

秦冉冉:“……”

这哥们是不是有点太自信了?

封君泽又道,“那套公寓可以给你,但是我还有其他的要求——”

“等等。”

秦冉冉直接打断。

“其他要求那是另外的价格,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反正距离开拍还有五天,要是封总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

说着,她就挂了电话。

苏默递给她一杯水,眼中汪着歉意,“不好意思,好像因为我,让你和你的男朋友闹不愉快了。”

“不是你的错,而且他不是我男朋友。天色不早了,你今晚先在这里住下,客房有淋浴间,里面也有新的睡衣。”

睡衣是原主给封君泽准备的。

不过,始终没用上。

想起那件睡衣,秦冉冉心口又盈上一股痛意。

说来也奇怪,她执行过很多任务,也穿成过比“秦冉冉”更人间凄惨的宿主,但是却没有像这样清楚而真切地感受过原主的情绪。

她又倒了杯水,平复了一会,才把酸涩难过的情绪压了下来。

“砰——”

客房淋浴间内响起一声巨响。

秦冉冉走到门口,不放心地问道:“苏默,你没事吧?”

里面无人应答,只有花洒喷水的声音。

“不会又犯病了吧?”

秦冉冉脑海中闪过无数浴室滑倒头破血流,不治身亡的新闻。

她暗道一声不好。

这个房子如果出了人命案,可就不好转手了!

她连忙拿出了备用钥匙,冲进了淋浴间……

看到了淋浴间里的场景后,秦冉冉疾咳起来。

浴霸的暖色灯光照耀着升腾的热雾,苏默腰间松松垮垮系了浴巾,冷白的肤色裹着水珠透着桃粉,湿发捋在脑后露出棱角分明的眉骨,把近乎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特殊气质展现无疑。

白瓷地砖上,静静躺着一大瓶的洗发水,浓稠的液体喷溅得满地都是。

——很显然,刚才的响声应该就是这桶洗发水从柜子顶上掉落时发出的。

苏默摘下了降噪耳机,有些不知所措。

“抱歉,我刚才没听到它掉下来了……秦小姐,你脸怎么红了,是不舒服吗?”

说着,他就要凑过来。

看着那带着水汽的水流成股落入腹肌的沟壑中,秦冉冉瞬间口干舌燥起来。

“你你别过来……”

她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鞋底刚好踩到了喷溅出来的沐浴液上,她来不及反应,整个人朝后摔去。

秦冉冉无语了……

她八百年都没平地摔跤了,没想到今天栽了。

果然,“靠近男人,会变得不幸”是真理。

——尤其是不要靠近漂亮的男人。

漂亮吗?

拿智商换的。

秦冉冉闭上眼睛,等着随之而来的疼痛。

可当她真的倒下后,并没有想象中的痛。

她猛地睁开眼,就对上一双湿漉漉的黑眸。

她这才发现自己摔在了苏默的身上,而她之所以没摔痛,正是因为是他给她当了肉垫。

她眉心拧起。

每当遇到危险,人的本能反应是不让自己受伤。

可是苏默好像不一样……

这个人,属实是善良过头了。

她叹了口气,揉了揉他的后脑勺,“疼不疼?”

苏默轻轻地点点头,“嗯,有点……”

秦冉冉担心他撞坏了,俯身凑过去,双手抱着他的头,仔细检查有没有淤青的地方。

苏默喉结一滚。

身上的少女正仔细地检查着的他的伤口,水润的眼眸中满是认真和担忧,耳边的碎发落在他的鼻尖,发香缠绕在他的呼吸间,好像周身都围绕着她的香味。

秦冉冉检查的动作一停。

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低头,对上那双黑漉漉的眼睛,秦冉冉觉得自己要忍不住了。

她这个人吧……

有点不同寻常的小爱好。

看到现在被热气蒸得浑身粉红的苏默,她心中痒痒的,恨不得立刻就……给他穿上女装!

她不想被当成变态,麻溜地他身上起来。

“你继续……洗好了就睡吧。”

说完,她就脚底抹油溜了。

……

第二天一早,秦冉冉睁开眼就看到了来自封君泽的短信。

说是同意房产变更,今天就去办理手续。

人逢喜事精神爽。

秦冉冉准备叫醒苏默,带他一起去吃早饭。

可是推开了客房的门,却看到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床头上有着一张纸,和一张银行卡。

白纸上写着一排隽逸的行楷:

“秦小姐,因有急事要处理,所以未能与你告别,这张卡是我的副卡,密码为:091799,你可以随意使用,再次感谢昨夜的照顾。

苏默留。”

秦冉冉:“!”

这可是百夫长黑金卡的副卡,和主卡一样没有使用额度的。

就这么随随便便给她了?

秦冉冉叹了口气。

造物主制造苏默时,一定添加了100%的美貌和0%的智商。

哪有把没限额的信用卡给陌生人的?

她虽然爱财,但是也讲究取之有道好吧!

要是她真的刷了这张卡,那和欺负弱势群体的恶人有什么区别了?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上午十点了。

眼看着和封君泽约定的时间要到了,她便把卡都收在了包里,准备等处理完公寓的事情之后,再联系苏默还卡。

……

十一点半,秦冉冉准时到了房产交易中心。

而等了二十分钟后,封君泽才姗姗来迟。

秦冉冉:最烦迟到的人。

“封总,不过是一套公寓而已,你昨晚不会因为这件事一宿没睡才会迟到的吧?”

封君泽没回答,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深深地看向秦冉冉,似乎审视着眼前的人。

如果说昨天通过电话,他还感受不到她的变化,那么当人站在了他面前了,那双眼睛再无以往的迷恋之后,他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

秦冉冉今天穿着一身随性的T恤和短裤,素净着一张脸,一头海藻般柔顺蓬松的头发懒懒地束在了头顶,并没有精心打扮,但是依旧引来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见他不说话,秦冉冉凑近上前。

封君泽呼吸沉重了一瞬。

眼前的少女少了往日的温顺娴静,黑亮的眼睛迸射出火花一般的生命力,而如白瓷般的皮肤清透**,脸上的软肉也泛着桃粉色,像是一颗饱满的白桃,轻轻一掐,就能爆出甜蜜的汁水。

他忽然发现,她和雪萱并不相似。

秦冉冉看到封君泽神情的变化,粉唇轻轻翘起,露出一丝嘲讽的弧度,“怎么?封总急火攻心不但失眠了,还一夜之间失声了?”

这狗孙子八成又把她错看成雪萱了。

封君泽收了目光。

他又变回了之前的冷漠,“秦冉冉,你倒是长本事了,但是无论你想用什么方式引起我的注意,都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很显然,他依旧觉得秦冉冉的巨大变化是想要得到他的注意。

秦冉冉鼓鼓掌,“如果诺贝尔活着,见到封总您这样自信的人,一定迫不及待亲自给你颁发诺贝尔自信奖。”

“……”

“行了,别傻站着了,赶紧办手续吧。”

她真是多一分钟也不想看到这男人。

因为房产交易中,只有拥有血缘或是夫妻关系的双方才能赠与,所以二人按照的是买卖交易的方式更名,加之公寓本身是商用建筑,买卖双方税率都很高。

秦冉冉显然不会交这笔钱,一切都是封君泽付的。

她也没有觉得不合适,就当是他迟到的代价。

一番操作下来,封君泽不但没了房子,还得多交几百万的税。

看到他脸色发黑,秦冉冉心中笑开了花。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当初要不是五年前原主给受了伤的雪萱当武替,雪萱根本不会因为漂亮的武打戏而成为年纪最小的新人影后,封氏娱乐更不会在短短一年内就再度翻盘。

才两千万就心疼了,封君泽和雪萱给原主偿债的日子还在后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