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夫君偏爱我 连载中

病娇夫君偏爱我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福㐂 主角:鹿璎霍倾珩

【知乎】《病娇夫君偏爱我》鹿璎霍倾珩完结版免费阅读

《病娇夫君偏爱我》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病娇夫君偏爱我》由福㐂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鹿璎霍倾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鹿璎重生在臭名昭著的小郡主身上,开局小命不保。牢牢抱紧霍倾珩这根金大腿,争取混吃死宅,顺便狐假虎威。偏偏霍倾珩一心想干掉她。霍倾珩冷笑:抱大腿?做什么白日梦呢?后来鹿璎问霍倾珩:你会为我吃醋吗?霍倾珩不屑:本王这辈子不会为任何人吃醋。你更不配。可当鹿璎脖子上出现暧/昧痕迹。霍倾珩立刻翻脸,醋意熏天:......

《病娇夫君偏爱我》小说试读

第5章

冰河冲进来看都不看倒地喷血的莲花,直奔鹿璎而来,凶神恶煞的样子似要一剑活劈了鹿璎。

鹿璎却不慌不忙的穿鞋道:“我是霍倾珩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一个下人擅闯主母房间,不管什么理由,我都可以处死你吧。”

冰河急驰而来的脚步,就在距离鹿璎四五步的地方戛然而止。

冰河看着鹿璎有条不紊的闲适样子,恨道:“我奉命来取你狗命给王爷陪葬!”

鹿璎闻言额头疼的抽了一下,又给自己穿上一件外衫:“所以你家王爷规格这么低的吗?殉葬竟然用狗命?”

冰河:“......”

老子在骂你是条狗,你怎么还挺不在乎?

莲花顾不上剧痛的鼻子和鲜血了,一幅护主模样的扑过来,道:“郡主是皇上最疼爱的人,你们敢让郡主给你家王爷陪葬,你们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我家郡主就是今天就当寡妇,那明天也能照样嫁人的。”

鹿璎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莲花,这话就是在火上浇油了。

果然冰河要气疯了,咬牙道:“我不管你什么身份,我只遵守王爷命令,王爷下令,若他死了,你必须立刻陪葬!”

所以她的金大腿这到底是要挂了?还是已经挂了?

鹿璎挑眉,问莲花:“我今天当了寡妇,明天真的还能嫁给别人吗?”

莲花抓紧任何可以抹黑鹿璎的机会,坚定的说道:“主子您放心吧,霍王爷没有资格让您陪葬的。他若真死了,也是他的命。”

莲花极力鼓动鹿璎:“您只要去皇上那里求一求,以皇上对您的疼爱,您绝对是安全的,奴婢现在就陪您离开这里吧。”

作吧,闹吧,只要鹿璎的名声能更臭,宁佩小侯爷就更会厌恶鹿璎了。

白莲有自己的算计,鹿璎又何尝不是?几乎是莲花话音刚落,冰河就动了,他忍无可忍的一脚将莲花踹飞出去。

“贱婢,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冰河怒斥,一语双关两个都骂了。

踢的好,就等你这一踢呢。你不动手老娘都不愿意走。鹿璎眼底闪过笑意,挥挥衣袖往外走去。

冰河暴怒:“你真以为你能离开这里吗?你必须给王爷殉葬!”

鹿璎回头看他,似笑非笑的道:“霍倾珩现在是死了吗?如果是,不是让我去陪葬吗?我自己主动去陪葬,你不该为我引路?”

冰河实在跟不上鹿璎的脑回路,半晌才憋出来一句:“你才死了呢。”

鹿璎眼睛一亮:“这么说,霍倾珩是还没死了?那你还不快快为我引路?”

形势比人强,她自己走总好过被冰河打死了拖走强。

冰河阴沉的走在前面带路,目光狠戾,就让你有去无回,看你还怎么嘴硬。

鹿璎头上有伤,再加上要观察这个院落,走得很慢,看在冰河眼中就是玩世不恭的死样子,心里杀机更重。

原来他们在一个院子里住,霍倾珩房间里血腥味浓重,她进来先看见了一个老头,老头一脸阴沉。

但鹿璎却觉得这老头哪里有些怪异,挺拔的身姿和苍老的模样看着很违和。

冰河见鹿璎竟然还有闲心打量别人,忍无可忍的用力推了她一把,直接把她推到了霍倾珩床前。

鹿璎一头撞在了霍倾珩胸口上,额头疼的厉害,又有鲜血殷出染红了绷带,香甜的味道若有似无的散开。

鹿璎也怒了,抄起一旁的药碗狠狠的砸向冰河:“你找死吗?”

虽然听闻过小郡主鹿璎嚣张跋扈,但这么嚣张还真是第一次见。冰河拂开药碗想杀她。

但一直昏迷快要死去的霍倾珩却忽然长长的舒了口气,就好象要憋死的人,瞬间能自然流畅呼吸那样。

这一声,是个人都能听明白霍倾珩有多舒服了。

“主子!”冰河激动的扑上前来。

齐大先生更是一个健步冲过来:“滚开滚开,让老夫来。”

鹿璎感觉自己就是个工具人,眨眼间就要被两个大男人挤到了一边去。那怎么行?

金大腿是她的,没死就得让她抱牢了。

鹿璎反应迅速的立刻扑到了霍倾珩怀里,其他两人再有意见也不可能真的动手拉扯她。只能干着急的瞪着她。

齐大先没有半点老年人的修养,生破口大骂:“不知廉耻,哪来的狐媚子!”

鹿璎权当听不见,对着缓缓睁开眼的霍倾珩,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你醒啦,我好担心你啊,我带着伤都一直守着你,你看我伤口都又出血了。”

后边那俩大男人差点没被她这不要脸的话气吐了。

霍倾珩目光有一瞬间的茫然,但转瞬就清晰起来。

他眼底是浓浓的厌恶,沙哑道:“鹿璎,阴曹地府你也别想做个自由鬼,本王定要你陪葬。”

鹿璎双手捧着他戴着面具冰冷的脸,小手伺机掐他,软绵绵的道:“哎呀说什么鬼啊怪的,你还活着,我也还活着,咱们两个刚成婚,还要白头偕老呢不是?”

她表面笑眯眯,心里骂唧唧。

老娘想要个金大腿,只知道霍倾珩是个顶顶厉害的人,谁也没说过这货是个病娇啊。

病泱泱的不说,还动不动就七窍流血,这大腿能不能抱住?

霍倾珩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心里是厌恶这女人的,可是身体却又觉得她靠着自己很舒服。他烦躁的道:“不知廉耻,谁要和你白头偕老?”

要不是想靠着你狐假虎威,你当我能对你笑脸相迎?

鹿璎笑容很假还很气人的道:“我知道你这么说是害羞了,怕你身体太虚了不能和我洞房是不是?你放心,我很善解人意的,我可以等你啊,一年两年三年,等着等着不就白头偕老了吗?”

霍倾珩脑子转的极快,瞬间脸就黑了。这死女人,她这是拐着弯的骂他?

“滚下去!”忽视那种莫名的舒服,霍倾珩黑着脸厉喝:“立刻滚下去。”

鹿璎被冰河一把拎起扔到了一旁,但是异变突发,在鹿璎远离霍倾珩的眨眼间,他竟猛吐一口血。

“**!”鹿璎扶着眩晕的脑袋看过去,差点眼珠子瞪出来。

人家吐血是红的,顶多发黑,可霍倾珩吐出来的竟然是墨绿色的,这也太非人类了吧。

鹿璎恶心的直接干呕一声,下意识的要跑去外面吐。

但霍倾珩见她要走却面色一变,猛地往前一扑:“不准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