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大佬画风不对 连载中

偏执大佬画风不对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是橘子不是橙子 主角:洛笙笙陆尘染

是橘子不是橙子《偏执大佬画风不对》在线阅读

《偏执大佬画风不对》小说介绍

主角叫洛笙笙陆尘染的书名叫《偏执大佬画风不对》,是作者是橘子不是橙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洛笙笙一直觉得,她和陆尘染的这一场婚姻就是没有签协议的协议婚姻。婚后,她顺理成章的拿到了洛氏,一手握着家产一手虐渣。就在她等着陆尘染对她腻了之后,就可以当个富婆时而调戏两个小帅哥的时候。她发现......这婚好像离不掉了???洛笙笙:“老公~请问咱们什么时候去离婚呀?”陆尘染扣着她的腰,眼神狠厉:“......

《偏执大佬画风不对》小说试读

第7章

气氛略微压抑,安静到可以听清彼此呼吸的声音。

“老公,我不是那个意思......”

洛笙笙原本想解释,却在陆尘染目光注视她的那一刻,忽的心虚,眼神不由自主得躲开。

陆尘染眸子晕染了一抹阴霾,情绪低沉到令周遭温度骤降!

她这是......在心虚什么?

“那你说,是什么意思?”

洛笙笙一字一句诚恳道:“协议到期之前,我本应该守好本分,这是我身为你法律上妻子的义务。”

继而眸光忽暗,她张了张口:“可是协议到期之后,你我之间就没有了关系,到时候......”

她会将陆夫人的位置还给更加适合的人。

“够了。”

低沉的呵斥,打断了洛笙笙未说完的话,她垂眸,眼神微微落寞。

他们之间,在四年前结束之后就不该再有续文,可偏偏,她再一次将他拉了进来......

果然,靠协议维持的婚姻终究只是一盘散沙,现在单是多说两句,便足以让陆尘染如此不耐烦。

旁边的管家见状,心中暗叫大事不妙!看情况,少爷和少奶奶是要吵架的架势。

“所以你只是在履行协议而已,是吗?”陆尘染质问的声音也不禁带着严厉。

“本质上是如此。”

洛笙笙觉得脑壳痛,她心中苦,却说不出。

“你吃吧。”陆尘染放下筷子,起身离开了。

进了书房,他顿住脚步,仔细听了听身后没有传来脚步声,心脏一点一滴的往下坠。

原来......她只是因为当时走投无路才会想起他,她是为了赢......

门被关得很轻。

洛笙笙坐在餐桌前,面对这一大堆美食,却没了胃口。

书房里。

陆尘染没有开灯,脑海里始终还是刚才洛笙笙的话,墨色如夜。

那枚被他握在掌心里的手链,看起来已经很旧,但却不脏,看得出主人很珍惜。

编织红绳上挂着一个闪着细钻的LSS。

明明是一件特别廉价的东西,却被位高权重的陆尘染珍重的放在保险柜里。

一夜无眠。

翌日,洛笙笙起得很早,到餐厅的时候却没有看见陆尘染的人影儿。

“管家,他......”洛笙笙朝楼上看了一眼,眸光中闪过一抹深意。

管家过来,点头示意,“少奶奶,少爷已经出门了。”

洛笙笙到公司处理事情,原本想让助理拿文件上去给洛老太太,但想了想,她还有些话想跟洛老太太说。

所以她拿着文件亲自上去找洛老太太,却发现办公室里根本没人。

洛笙笙皱了皱眉:“刘秘书,董事长呢?”

“董事长......”秘书顿了顿,“今天还没来公司,怎么了洛总?”

以平时她对老太太的了解,不论是发生天大的事,都不会不来公司。

闻言,洛笙笙有点疑惑,“知道为什么不来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秘书摇了摇头。

洛笙笙离开,到电梯口的时候,正好撞上了洛念念。

“哟?陆家少奶奶这是来公司干嘛?”洛念念率先开口,语气有些阴阳怪气。

洛笙笙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准备侧身而过。

她明明什么都没说,却让洛念念有些不寒而栗。

被人忽视的感觉并不好受,洛念念下意识的直接拦住了她的路,双手环胸扬了扬下巴。

很可气,这个女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骄傲模样,这让她觉得自己像是比她差一样。

自洛笙笙回到洛家,便总是这样。

这些,都是洛念念讨厌她的地方!

“你哑巴了吗?没听到我在和你说话?”

洛笙笙皱了皱眉转而一笑,“洛念念,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特殊的情感?我不和你说话,你眼巴巴的凑上来想我亲近你?”

“你!”洛念念恼羞成怒,脸涨得通红,正想说些什么,却被打断。

洛笙笙眼中夹杂着笑意反问道:“你什么你,我说的不对吗?”

从始至终,都是洛念念设的局,现在回过头去看,还真是被她给骗了!

洛念念想反驳,却想到了另一件更容易让洛笙笙失态的事情。

她有意无意的将手抬了起来,那镶着钻石的戒指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的显眼。

洛笙笙眯了眯眼,看清楚之后,抿了抿唇,没说话。

她没说话却被洛念念曲解成了另一层意思。

“姐姐,你看我的戒指好不好看?”

没等洛笙笙回答,洛念念继续说:“哎,我都说了让闻舟哥不要买这么大的了,可惜,他太爱我了,舍不得委屈我。”

洛笙笙垂眸看向自己手中的戒指,很素,就连钻石都是属于小颗的,但却意外的很符合她的气质。

她从来不在乎这些,更何况,比起那些夸张的钻戒,她更喜欢现在手上带着的。

“我的婚礼,肯定不会像某人的一样,临时新郎跑了,还得随便拉一个来充数!啧啧啧,我没记错的话,那位的辈分,可比咱们大两轮啊,真是可怜。”

洛笙笙弯唇一笑,不痛不痒的说:“啊,你说错了。”

“什么?”

“我说,论辈分,你现在应该喊我一句奶奶。”

洛笙笙面含笑意,语气清清淡淡的。

“所以,可怜的人是你啊,无缘无故,辈分低了我两辈。”

陆家的传统观念很强,逢年过节晚辈都必须去拜会长辈,更别提和长辈顶嘴。

“你!洛笙笙!”

洛念念气得在原地跺脚,抬手就下意识的想打洛笙笙。

她手掌抬起的那一瞬间,洛笙笙眼明手快的想要握住,背后却传来一阵脚步声。

还未来得及反应,整个人被一阵力气用力的推到了一旁。

“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