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98:开局老婆孩子热炕头 连载中

重生98:开局老婆孩子热炕头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每年涨一岁 主角:吴谦韩春莹

每年涨一岁小说重生98:开局老婆孩子热炕头第3章 救急不救穷

《重生98:开局老婆孩子热炕头》小说介绍

火爆全网的穿越重生小说《重生98:开局老婆孩子热炕头》,主人公是吴谦韩春莹,该篇小说是作者每年涨一岁呕心沥血之作,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小说主要描写了:“亏死了亏死了!”白灵芝抱怨,她感觉俩工人捧走的不是饭菜,是她的钱。吴谦安慰她说:“不用心疼,全当打广告了。”...

《重生98:开局老婆孩子热炕头》小说试读

吴谦记得他家地址,就在距离大王庄不远的花庄。

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吴谦问:“海洋啊……我那两千块钱,你说今个儿给我的是吧?”

“是的谦哥。”

王海洋一手开车一手拿钱,厚厚一沓红票子反手递给吴谦。

将来一定还能坑回来的,他暗暗告诉自己。

王海洋大声喊话:“谦哥你数数,兄弟我为表诚意,把我老婆本都给拿来了。”

“整整五千块钱,两千块是你的,三千块算我入股,你看行吗?”

王海洋生怕风大吴谦听不见,频频扭头大声喊。

吴谦把钱揣兜里,心安理得,两千是他自己的,多的算借的。

入股的事儿,回头再说呗。

在花庄村口,吴谦找家小卖部,买了一把大铁锁。

“麻烦问下,刘铁桥是住这附近不?”

吴谦付钱的时候问。

老板娘熟练找钱,指点道:“往前直走右拐,门口有颗枣树的就他家。”

“谢您嘞。”

吴谦跳上摩托车,指挥王海洋开过去。

刘铁桥正坐在家门口抽烟,地上洒满烟头,脸上愁成一团。

给女儿治病需要钱,可他根本没积蓄,下岗后找不到工作,没有收入,愁的整宿整宿睡不着。

“请问,是刘铁桥家吗?”

吴谦坐在摩托车上朝他递烟。

刘铁桥茫然抬头,“找我的?”

“对对对,就是你。”

吴谦跳下车,双手握住刘铁桥的手,满脸堆笑。

“刘大师傅,您找到工作没?没找到的话,愿不愿意跟**,工资好说。”

吴谦开门见山。

刘铁桥站起身,抓抓脑袋说:“跟您干可以,我眼下急用钱,能不能预支工资?”

“这没问题,够吗?”

吴谦数都不数,五千块钱直接塞到刘铁桥手上。

王海洋急了说:“谦哥,咱还没买米买菜呢!”

吴谦打个哈哈说:“没事没事,救急不救穷。”

“大恩不言谢,以后俺老刘就跟你干了。”

刘铁桥当场表示:“告我场地位置,我让朋友先送点米、菜过去,保证不耽误老板开张。”

“煤气灶我家也有,老板你不用买了。”

刘铁桥真诚又大方,这让吴谦有点不好意思了。

王海洋毫无负担地把地址报出来:“大王庄村口,老乔家的三间大瓦房,到地方问保证有人知道。”

“好,稍后我就带人过去。”

刘铁桥抹一把激动地泪水,扭头进屋喊:“老婆,带女儿去医院,咱有钱看病了。”

前世,刘铁桥提到女儿,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哭成个孩子,“就差几千块,就差几千块啊!”

“差的几千块,我给你了,刘哥。”

吴谦低语,他希望刘铁桥女儿能活下来,这不只是一次交易,这也是他对那个老男人的慰藉。

收起思绪,吴谦对王海洋吩咐道:“走,去村里找点工人。”

来到花庄隔壁村子,吴谦坐在摩托车上吆喝:“招工招工,会洗菜摘菜、淘米蒸米就要,工资一个月一百五,女人优先。”

“这是干啥?”

“做盒饭、卖盒饭。”

“我去我去!”

一群人围上来,吴谦挑了四个长手长脚的妇人,都是有家有口的本村熟户。

人群散去前,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凑了上来。

“老板,拉您家盒饭出去卖,价钱咋说啊?”

“你是干什么的?”

吴谦打量他,见他眼珠滴溜溜转,看着挺机灵。

薛强自我介绍:“我是下岗工人,手里有三轮车,还有帮干过销售的弟兄,都有三轮车。”

“价钱好说,明天去我那谈。”

吴谦没和薛强多说,留下地址,跳上摩托车绝尘而去

吴谦又在另外七八个村子招工,总共找了十六个女工,都是有家有口的女人,还是各村的熟悉户。

“谦哥,咱用得着那么多人吗?”王海洋质疑。

吴谦跳下摩托车,站在田头撒尿。

“这是个大买卖,人手多才能吃得下。”

王海洋侧目,到底能赚多少钱?

两人回到大王庄,刘铁桥领着拉菜、送米的人在门口等着,煤气灶也搬来了。

“你女儿的病医生怎么说?”

吴谦一边给其他人散烟一边问刘铁桥。

刘铁桥拿出剩下的两千块钱:“老板,用不了那么多,医生说三千块钱准好。”

“嗯。”

吴谦转手把钱交给王海洋:“联系塑料厂,先订购二十万个塑料餐盒。”

王海洋得令离开,吴谦开门让人往里搬东西。

刘铁桥问:“老板,咱准备干盒饭生意吗?”

“是啊……这附近工地多,工人也多,盒饭是刚需。”

吴谦问刘铁桥:“能弄来大骨头不?带点肉丝就行,煮汤用。”

刘铁桥点头说:“能。”

“那就妥了!”

吴谦盘算:汤免费,饭管饱,菜自选,绝对能一炮打响。

下午两三点,王海洋回来,递给吴谦一千块钱。

“二十万个塑料盒马上就到,我压了一半价格。”

王海洋得意邀功,其实他只花了五百块钱,要了塑料厂卖不出去的压仓货。

吴谦捏着钱疑惑,不应该啊?我高估了物价?

很快塑料盒送来,吴谦一看,鼻子都气歪了。

“你自己瞅瞅,巴掌大的小盒子,能盛多少饭菜?谁还买咱的盒饭?”吴谦气的给王海洋一嘴巴子。

刘铁桥在旁劝,“别生气别生气。”

“我跟你说王海洋,耽误了我做生意,你一分钱都别想要!”

吴谦犹自气愤不已,作势要踹王海洋,被刘铁桥拉住了。

王海洋眼神阴冷,好你个窝囊废,敢打老子,赚不到钱看我怎么收拾你!

“拉回去,我们要大码的。”

“可是货款……”

塑料厂送货工人迟疑。

王海洋咬牙:“走,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望着绝尘而去的王海洋,吴谦明白:赚不到钱,王海洋会立马翻脸;赚到钱,他同样也会翻脸。

一千块钱装好,吴谦准备和刘铁桥合计下成本。

正在此时,一辆木板车被人推来,上面有一整条猪腿和大堆挂着碎肉丝的骨头。

“老板,这条猪腿是我谢您的。”

刘铁桥拎起猪腿说。

吴谦摇头,揽过刘铁桥的肩膀说:“老刘,咱们俩用不着这样,听我的,猪腿你拿走一半。”

“你女儿现在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

刘铁桥大为感动,他又指着剩下的大骨头说:“老板,这些骨头没花钱,是我朋友听说咱要做生意白送的。”

吴谦拿出五百块钱说:“米和菜都别赊账,大骨头也要给人钱。咱做的是生意,别占人便宜。”

刘铁桥接住钱点头,他意识到,吴谦是个真正做事的人,豪气,不差钱。

天黑前,王海洋骑着摩托车返回。

“谦哥,你看行不行?”

王海洋从后备箱中拿出俩白色塑料盒,递给吴谦。

吴谦点头,跟市面上的一模一样,他也不问价格,默认王海洋出钱。

“你再找人做几个牌子,醒目点,上面写上‘老村长盒饭,自选快餐’。”

“好的谦哥。”

王海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之前的不愉快勉强揭过。

他注意到,屋里摆满米、菜和骨头,刘铁桥正在换锁。

王海洋脸色阴沉,吴谦还是信不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