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爷的心尖娇妻 连载中

顾爷的心尖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凡不帆 主角:江怀雨顾宸安

(无弹窗)顾爷的心尖娇妻小说

《顾爷的心尖娇妻》小说介绍

《顾爷的心尖娇妻》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围绕江怀雨顾宸安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文章精妙绝伦,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顾爷的心尖娇妻》精彩段落节选:江怀雨和顾宸安被邀请做客,顾宸安故意在客房羞辱江怀雨。两人纠缠时佣人来报,知道是江念柔出事顾宸安抛下江怀雨离开,江怀雨成了笑话。追出去后,顾宸安忽然向她示好介绍给别人,心里有了希望的江怀雨却被推出去跳舞供人赏玩。原来别人要看的是江念柔跳舞,心痛的江怀雨忍着脚痛跳舞惊艳四座。舞毕江怀雨离开,留下血脚印......

《顾爷的心尖娇妻》小说试读

“姐姐你也太慢了,我们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差不多过了有十分钟,江怀雨才从自己站着的地方走到汽车门口,她走过的路面混着血迹,足尖已经红肿起来,血肉模糊的样子显得十分恐怖。

周围人看着她一步一步往车子的方向挪过去,车内传来二人愉悦的谈话声,车外凄冷的她却独自朝着车子的方向挪动着步伐。

难免有人不忍,却又不敢上前。

那是顾家。

直到她完全走到车边,听见的第一句,竟是江念柔的不满。

更让她觉得难受的是,对于妹妹的不满,顾宸安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她坐在车后座,自嘲的笑了起来。

果然,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他心中有的,只有江念柔。

看着江念柔靠在顾宸安的肩膀,江怀雨深吸了口气,假装没有看见一般,将头别了过去看向车窗外。

眼泪却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

滴落在汽车坐垫上,落出晶莹的花。

不多时,车子在顾家的门口停下。

刚一停好,江怀雨便立刻拉开门往家中走去,顾不得一侧管家的惊呼,她忍着足尖的疼痛,一瘸一拐的往里面走进去。

“少爷,少夫人这是怎么了?”管家有些害怕地看着地面的血迹,不安的询问道,“需不需要我联系医生?”

“不必管她。”

那摊血迹让顾宸安有些烦躁,他忽然觉得自己分不清这个女人究竟是不是真的受伤了。

“姐姐好像真的伤得很严重。”察觉到顾宸安情绪的变化,江念柔立刻跟了上来,“要不我还是去跟姐姐道个歉吧,希望她能原谅我。”

顾宸安却强硬地拉着她的手,对着她语气严肃的说着,“不用去,她就是死了也和你无关。”

说罢,带着江念柔往里面走去。

“你这像什么话,知不知自己是顾家的少夫人,光着脚在外面给别人看像什么样子,没有教养的野丫头!”

二人刚走进去,便听见顾奶奶凛厉的声音。

江念柔迅速松开和顾宸安牵着的手。

顾奶奶不喜欢自己,这里到底是顾家。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在给顾宸安丢脸!”

“奶奶对不起,我这就去处理叫上的伤口。”江怀雨低着头认错,态度谦卑,“都怪我不好。”

顾奶奶还来得及开口说下面的话,便看见江念柔跟着顾宸安走了进来。

二人一前一后,样子亲昵不已。

顾奶奶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难看。

“宸安,你这是做什么?”她冷冷地质问道。

顾宸安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顾奶奶,“念柔没地方去,来顾家借住一阵子。”

说完后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个不孝子!”顾奶奶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脸色愤恨地看向江怀雨,“这可是你老公,他当着你的面带别的人回来,你就不知道赶走么!”

她气急,抬掌狠狠地在江怀雨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江怀雨的脸颊高高肿起。

她双眸通红地看向对方,眼神中地苦涩一览无余。

“连奶奶你都赶不出去的人,你真的以为我会有用么?你早该预料到这一点的,不是吗?”江怀雨扯出一丝苦笑,麻木的看向顾奶奶,“你深知他喜欢江念柔,知道他讨厌我,却还是动用你自己的关系逼着他把我带回家,这样就能够彻底阻止他对我的爱意。”

她眸色凄惨,带着几分苦涩。

“我只不过是一个被你利用的工具罢了,可是从他彻底讨厌我开始,我就已经是一步废棋,奶奶,你明知道你自己下错了,可是却还是将我留在这里,不过是不甘心,不是吗?”

这不仅仅是在反问顾奶奶,也是在反问她自己。

她不过是不甘心。

结婚以来,她努力付出自己所有的真心,希望可以一点点融化顾宸安对于自己的误会,希望他可以喜欢上自己。

所以从一开始她知道自己是个棋子,也心甘情愿的往火坑中跳了进去。

她以为自己可以做到。

但是结果,却让她痛苦不已。

深夜。

江怀雨洗完澡,浑浑噩噩的睡在房间中,或许是因为吹过风的关系,她觉得有些头疼。

房门却在此时被人推开。

她迅速集中精神,看着站在床边的男人。

男人的身躯挺拔,居高临下地看着睡在床上的女人后,开始粗暴的对她动手动脚了起来。

“宸安?”

江怀雨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不安的开口试探着。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她心中升起,果不其然,下一刻男人更加粗暴的扯开她的衣服,往她的身上开始不断地攻城略地,对她的每一寸下手。

她有些害怕的反抗了起来。

却被对方一把锁住双手。

“怎么,你不是很喜欢我碰你么,现在又不愿意了?”顾宸安喘着粗气,声音冰冷却沙哑。

江怀雨的眼角带泪,满眼害怕,“别这样好不好,求你了。”

顾宸安眯起眼睛。

窗帘没有拉紧,月色隐隐落在江怀雨的身上,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好好打量过这个女人,她身上和江念柔是不同的美丽,江念柔更加娇小动人,有着让人冲动的保护欲,而她身上却带着细腻的味道。

就连那双眼睛,近乎清澈到透明。

她今天在现场的那一舞,也如同残缺的昙花一样,清冷却让人难以靠近,带着近乎残缺的美色。

顾宸安忽然觉得有些烦躁。

为自己刚才动摇的内心而不满。

他忽然低下头,附在她的耳畔低声呢喃,“江怀雨,你想不想要个孩子?”

什么!

江怀雨的双眸瞪大,满脸错愕。

她恍惚以为自己听错了。

要知道,自己当初刚嫁给顾宸安的时候,他可是跟自己很严肃的说清楚了,不会让自己生下顾家的孩子。

她不配。

可是现在,为什么又重新提了起来,而且还是询问自己可不可以要。

难道他想开了?

“宸安,你没骗我?”江淮与不可置信的看向他,言语激动地再三确认道,“你真的希望我,为你生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