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爷的心尖娇妻 连载中

顾爷的心尖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凡不帆 主角:江怀雨顾宸安

顾爷的心尖娇妻by凡不帆 江怀雨顾宸安免费阅读

《顾爷的心尖娇妻》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顾爷的心尖娇妻》由凡不帆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怀雨顾宸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怀雨和顾宸安被邀请做客,顾宸安故意在客房羞辱江怀雨。两人纠缠时佣人来报,知道是江念柔出事顾宸安抛下江怀雨离开,江怀雨成了笑话。追出去后,顾宸安忽然向她示好介绍给别人,心里有了希望的江怀雨却被推出去跳舞供人赏玩。原来别人要看的是江念柔跳舞,心痛的江怀雨忍着脚痛跳舞惊艳四座。舞毕江怀雨离开,留下血脚印......

《顾爷的心尖娇妻》小说试读

将那沾染了各种液体的床铺收拾干净后,江怀雨只觉得自己被掐过咬过的地方发肿,有些使不上来力气。

扶着墙壁慢慢走出房间。

不过刚刚拉开房门,便看到刺眼的一幕。

江念柔趴在顾宸安的背上,附耳心疼的劝说道:“宸安哥哥,我没关系,这样背着我下楼,会让你累的。”

顾宸安背着她下楼,语气更是温柔备至的安抚着她。

俨然和刚刚在房间里面,那样粗鲁对待她的人截然不同。

江怀雨眼睁睁看着顾宸安将人背下楼后,小心翼翼的将人抱到椅子上坐下。

把桌子上油腻的食物往旁边退开,“你的腿伤还没好,吃点清淡的东西。”

顾奶奶看顾宸安满眼都是江念柔,根本看不得其他,眼眸犀利。

“只是受了点腿伤,又不是不能动弹,还用得着你背下来?”

江念柔握着勺子的手一紧。

低垂眼眉,抿了抿唇,自桌子下以另一只手,轻拉住顾宸安的衣角,委委屈屈道:“顾奶奶,我……”

然而顾奶奶本就看不得她装模作样,现在更不想听那些茶言茶语。

故意松开勺子,撞的粥碗“咣当”的一声,直接打断她的话,“没规矩,想住顾家就得守顾家的规矩。我和宸安说话,哪里轮得上你插/嘴?”

江念柔被吓得一激灵,将头垂的更低一些,眼眶也瞬间红了。

顾宸安自是无法对顾奶奶生气,但更看不得她这样训斥江念柔,握住她的手。

“是我要背念柔下的楼,奶奶你没必要这样斥责她。”他轻蹙眉看向顾奶奶,“在她腿伤恢复之前,我都会背她下楼,亲手照顾。”

“你……”顾奶奶气的根本吃不下去,连看都不想多看江念柔一眼。

目光往四周看,尽力压下内心的火气。

然而这一瞟,就瞟到了正在二楼楼梯口,往下面盯着看的江怀雨。

被江念柔点燃的火气,瞬间全部发泄到她的头上,“像个木头桩子一样站在那里看什么?还不赶紧下来!”

江怀雨垂眸,将视线所及的两人给遮掩住,盯着楼梯一步步走下来。

刚走到桌子旁,就听到顾奶奶再次训斥,“我看你就是最近过得太舒服了,才会越来越懒散,交代你的事是一点没做!”

她当然心知肚明,顾奶奶这是在提醒她,赶紧把江念柔给赶出去。

别继续放任在顾宸安的身边徘徊,甚至于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

可她哪里有资格这么做。

多触碰一下江念柔,就会被顾宸安用着各种粗暴的方式警告。

只能不断道歉,“对不起,奶奶。”

一通训斥后,顾奶奶看她像个行尸走肉站在那里,只会重复一句对不起,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就让你进了顾家的门!”

旋即拍桌起身,连训斥的话都不愿再说,直接转身离开餐厅。

自始至终,顾宸安就只顾着身旁的江念柔,连一点多余的视线,都没有施舍给她。

哪怕江怀雨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但真的到这种时候,还是克制不住内心的痛楚。

一晚上的折腾,让她精疲力尽。

看到那些油腻的早点,也是没半点食欲。

无声涌动喉头,打算离开餐桌。

心下满是得意的江念柔,看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更是得意不已。

故意搂住顾宸安的胳膊撒娇,以此来刺激她,“宸安哥哥,医生叮嘱我不能只喝粥,你去帮我拿杯……”

江念柔撒娇的话,在不经意间瞟到江怀雨脖颈处的云雨痕迹时,戛然而止。

心底的嫉妒犹如杂草,在身体里肆意疯狂长,瞬间探出喉舌。

“拿杯什么?”顾宸安注意到她突然停声,耐心追问。

江念柔敛去眼底不该有的情绪,“待会儿还要去书房工作,不能耽误宸安哥哥你的时间,还是让姐姐帮忙拿吧?”

她抬眸看向江怀雨,把意欲离开的人给叫住,“既然姐姐不吃了,那能不能帮我端杯牛奶过来?医生说我得多补充点蛋白质,才能好的更快呢?”

江怀雨只觉得可笑,刚扭头看过去,就见顾宸安正冷冷的盯着她。

“还不快去,要念柔说几遍!”

江怀雨双手紧了又松,自嘲一笑。

往厨房方向过去。

可她却不知道,她的妥协只是一个开关。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江念柔就是找准了她不会反抗,故意找各种小事,一个劲的指示吩咐她去做。

偏偏还是一副柔柔弱弱,似是真心寻求帮助的模样,完全掩饰她的嫉妒与报复。

大半天下来,江怀雨根本不得空闲。

本就肿胀的双腿,更是累的酸软。

她丝毫不怀疑,自己只要坐下来,恐怕就没办法再使力站起来了。

一直到顾宸安结束工作,从书房下楼。

江念柔捧着蛋糕,鼻尖沾上一点奶油。

弯起月牙眼,甜腻的冲他一笑,“宸安哥哥,你终于结束工作了,我一个人吃东西看电视,好无聊啊。”

顾宸安走过去,动作轻柔的帮她把鼻尖奶油擦掉,“明天我早一点结束陪你。

“好。”江念柔顺势靠近他的怀中,听着厨房那边的动静,“今天还有姐姐照顾我了,不然我一个人都没办法走动。”

闻言,顾宸安面色骤冷,“她害的你受这么重的伤,伺候你本就是应该的。”

刚从厨房端水出来的江怀雨,听到这话,脚下一顿。

江念柔却故意挥手,“姐姐,是不是厨房没热水了,我都等你好久了。”

江怀雨恍若未闻,端着滚烫的水杯走过去,“是热水,还……”

话未说完,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一绊,手里的水杯,直直的对准了江念柔扑过去。

“小心!”顾宸安眼疾手快,猛地站起身,以身体护住江念柔,一手将水杯挡了回去。

“啪!”

随着一声杯子破裂声。

紧随其后便是江怀雨被泼了一身的热水,从脖子处一直红到衣领下,以及……江念柔那不动声色,悄悄收回去的脚。

好疼。

江怀雨不愿在江念柔面前痛的叫出来。

她死死咬唇,忍着疼痛要回房间冲冷水。

可顾宸安怎么可能放过她这个“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