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二宝:霸总娇妻美又飒 连载中

一胎二宝:霸总娇妻美又飒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四喜豆豆 主角:楚然慕北冥

楚然慕北冥小说全文阅读

《一胎二宝:霸总娇妻美又飒》小说介绍

《一胎二宝:霸总娇妻美又飒》小说的在线阅读,该小说讲述了楚然慕北冥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现代言情风格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五年前,楚然惨遭算计,被迫失身后又身馅火场,几度生死;五年后,楚然浴火重生,携两宝强势回归,势要复仇。楚乐乐:我能赚钱,我可以给妈咪开公司虐渣渣!楚欢欢:我能出力,我可以给妈咪找男人!于是,传闻中冷血杀伐的慕北冥直接接盘妻儿,喜当爹。慕北冥:然儿,为了孩子们有一个完整的家,我们必须结婚!听听,这求婚......

《一胎二宝:霸总娇妻美又飒》小说试读

第五章因为楚然,是我的女人

“哦?告诉爸爸,是哪个坏人欺负妈妈了?”

“是外公!”乐乐气鼓鼓地撅着嘴巴,一脸不满道:“外公欺负妈妈,他把妈妈的钱全都拿走了,我不喜欢他!”

替妈妈报仇,他们自己就可以做到!

只是......

在两个小家伙看来,慕北冥要想做他们的爸爸,还是需要一些考验的。

“那你们告诉爸爸,想要怎么替妈妈报仇?”慕北冥被两个孩子气鼓鼓的模样逗笑了,耐心十足地问道。

楚家的事,他早就有所耳闻。

当年楚正明公开宣布爱女楚然死于大火之中,大张旗鼓地操办葬礼,顺理成章地接管了她名下百分之三十的公司股份。

有人说,楚然是被楚正明害死的。

也有人说,是楚心抢走了楚然的男朋友,楚然一时想不开纵火自杀的。

慕北冥从来都不关心别人的家务事,只是......现在,楚正明算计的不仅仅是楚然,更是他两个孩子的妈妈!

欢欢和乐乐异口同声道:“让外公还钱!”

“好。”慕北冥不假思索地回答着。

楚然完全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

这些事,欢欢和乐乐是怎么知道的?

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跟慕北冥这么亲了?

楚然只觉得自己三观都被彻底颠覆了,深吸口气,她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冷静,沉呵道:“你们两个,给我过来!”

这还是楚然有史以来,第一次对两个孩子发这么大的脾气。

欢欢和乐乐互相对视一眼,他们清楚地知道,妈妈生气了!非常生气!

两人嘻嘻笑着来到楚然身边,一左一右地抱着她的大腿讨好道:“妈妈,欢欢饿了,你和爸爸一起带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乐乐也饿,乐乐也要吃饭......”

面对两个孩子的讨好,楚然根本不为所动。

拿出手机果断拨打一通电话,她面色铁青道:“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电话挂断以后,不过短短十几秒的时间,Ammy就赶了过来,看到屋内的一幕,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楚总,您找我?”

“把他们送去城西兰亭小区。”

不顾两个孩子的乞求,楚然态度强硬地让Ammy把他们带走了。

一时间,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楚然和慕北冥两个人。

看到这个男人,楚然就气不打一处来,落座在办公桌前,她没好气道:“慕先生,我还有事要忙,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就请回吧。”

“我当然会走,不过......要等一会。”慕北冥淡淡地说着。

等?

等什么?

楚然满目不解地皱了下眉,然而,还不等她开口发问,办公室大门突然被人狠狠推开,发出一道沉重的碰撞声响。

只见楚正明恶狠狠地向她冲了过来,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楚然!你居然敢对楚氏集团下手!?我可是你的亲爸爸,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不久前,楚正明在顾子期口中听说,楚然还活着,而且还成了千府集团总裁。

刚开始他还不敢相信。

可是......

就在刚刚,居然有十二家公司在同一时间向楚氏集团发来的解约书,其中不乏有楚氏集团多年的合作伙伴。

这绝不会是一件巧合。

是楚然!

一定是楚然仗着自己现在家大业大,威胁了那些人!

楚正明胸口一阵剧烈起伏,心中气愤难平,他随手抓起了桌上摆放的玻璃杯狠狠朝楚然砸去:“今天我就要替你死去的母亲,好好教训教训你!”

慕北冥真的对楚氏集团下手了?

这才多长时间?

楚然还没有从楚正明带给她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只见一个玻璃杯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直击她的面门而来,猝不及防之下,她根本来不及躲避。

“啪!”

一道玻璃破碎后清脆的声响传来。

玻璃杯与地面剧烈碰撞,被摔得四分五裂。

楚正明怒瞪着突然出现在楚然面前,替她挡下攻击的男人:“我教训自己的女儿,跟你没关系,你给我滚开!”

“其实,我只是想告诉楚董一声,对楚氏集团下手的人,并非是楚然,而是我。”

“是你?你是谁啊?”

“慕北冥。”

楚正明虽然没有见过慕北冥,但是却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他是慕北冥?

带有怀疑的目光将慕北冥整个人从头到脚扫视一遍,最后,他的目光落定在慕北冥手腕那块镶满了钻石的金表上。

上个月京城一年一度的慈善拍卖晚宴上,这块价值九位数的金表最后被慕氏集团派来的代表拍走,这件事,曾轰动全国。

楚正明不再怀疑,一种莫名的恐惧感陡然席卷全身,尤其对上那双仿若尖刀般凌厉的眸光,他后背的衣衫瞬间被汗水浸湿。

“慕......慕总。”楚正明的态度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点头哈腰地干笑了两声:“不知道慕总这么做是何用意?我楚某自问,从来没有得罪过您,您......您这是为什么啊?”

“因为楚然,是我的女人。”慕北冥薄唇轻启,淡淡地吐露出这一句话。

他半眯着双眸,深邃狭长的双眸底闪动着阵阵危险的寒光:“楚董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随时来找我慕北冥,若是胆敢再来找楚然的麻烦,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