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小农女:皇叔又被攻略了 连载中

读心小农女:皇叔又被攻略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潇湘雨霖寒 主角:林云音容若

读心小农女:皇叔又被攻略了林云音容若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读心小农女:皇叔又被攻略了》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读心小农女:皇叔又被攻略了》由潇湘雨霖寒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云音容若,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五岁的林云音被亲生父亲所害,坠崖未死,成了崖口村的小福星,还得了个高冷的大哥哥。出生便有读心术的她,读尽人心,一边撩小哥哥一边开始复仇之路…五年战乱,十年动荡,她帮助村民智斗土匪、摆脱饥荒、清除瘟疫,成了十里八乡小富婆。她的读心术日益精进,足以操控人心。复仇计划越来越完美…只是这位大哥哥怎么回事,为......

《读心小农女:皇叔又被攻略了》小说试读

第17章

“你......”

那人看向面色冰冷带着怒意的容若,不由发怵,大声叫道:“彪哥!彪哥!”

叫声惊动了后排巡查的人,那人骑马过来,就见地上的两人狼狈的爬起来。

“怎么回事?”彪哥显然注意到了容若,不悦的皱了眉头斥骂,“你们两个太丢人了!”

“彪哥,他,他会武功!”

彪哥重新审视容若,取了马上的大刀,跃身下马,一步一步靠过来。

“你会武功?”他试探性的询问,一个八、九岁的乡村小子,怎么会武功?

容若捡起地上掉落的大刀,毫不畏惧的正视他,冰冷的眸子尽是嘲讽:“你们这群匪贼,只敢欺负弱小百姓,算什么本事!”

彪哥一个大刀抡过来:“老子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容若冷静的退后躲避。

彪哥又一刀砍下来,容若迅速横起刀挡住落下的刀锋,之后一个飞腿踹向彪哥胸口。彪哥左手格挡,容若趁机一个旋转踢,踢中彪哥握刀的手腕。旋即一刀横了过去。

彪哥尚未定神,右臂硬生生被划了一刀,顿时渗了血。

这!彪哥未料到一个小孩速度竟如此快,下手也够狠。一时大意,竟着了他的道!

其他人见状纷纷拔刀围了上来,将容若围了起来。彪哥抬手示意他们停下,眸中带着不甘与不服,傲然指着容若威胁:“你小子等着!下次我绝不放过你!”

“走!”

彪哥一声喝令,所有人立即上马离开。

老大交代他们只抢东西不要惹事,没想到遇到个硬茬。等回去禀告老大,下次那小子就没那么好运了!

“阿若!”

赵阿奶急急过来拉着容若左瞧又看,见未受伤才放心。

“阿若,你太冲动了!下次可不能这么做,他们是土匪,杀人不眨眼的!”

赵阿奶刚刚追出来,不过是让那群土匪放下疑心,毕竟全部食物被抢走,肯定要急一下。

容若撒了气,心里才舒坦些。

“阿奶,你没事吧。”

赵阿奶欣慰的笑道:“没事,摔一跤而已,经得住。走,我重新给你们做饭去!”

林云音拉着容若的手,看向容若的眼睛里满满的崇拜:“哥哥,你刚刚太厉害了!”

院子里被洗劫一空,买的新鲜鱼也一锅端了。赵阿奶一阵惋惜,“菜抢走就算了,我那鱼都快炖好了给我端了。哎呀,我调料还没放全呢!”

“噗!”林云音没忍住笑出声,“阿奶,您厨艺好,少放一两样调料,他们也吃不出来。”

“也对。那群土匪都是糙汉子,哪知道品尝啊。”

赵阿奶又提醒两人,“你们最近小心点,土匪来一次就会来两次。阿若你刚刚得罪他们了,下次来肯定找你麻烦,可千万留意。虎头山的人都虎的很,天不怕地不怕的。”

容若问:“虎头山离这里远吗?”

赵阿奶指着北方道:“离这两个山头,不算远,但也不近。以前都是劫过路的商队,有时候连官家的东西都敢劫。打劫老百姓还是头一次。看来是没得抢了,养不活兄弟了。”

好在那群人没把饭抢走,赵阿奶扒开稻草,从地窖拿了菜出来。重新炒了个赛螃蟹,炖了肉末蒸蛋,蒸了腊肉。就算午饭了。

赵阿奶心里藏着事,一旦静下来,一看到容若,心里总觉得愧疚,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林云音趁着进厨房帮赵阿奶拿筷子,悄悄和赵阿奶说:“阿奶,哥哥已经知道他娘亲的事情了。您不要担心,哥哥很坚强。”

赵阿奶片刻诧异,忽又想到他们突然上山,这才反应过来。必定是李婶那个大嘴巴说漏嘴,被他们听到了。

“好,阿奶知道了。”

赵阿奶心里顿时踏实些了。既然容若已经知道,她也没必要再提,那孩子要强,让他自己消化也好。

土匪离开后的崖口村照旧平静的生活。只不过村里的人都意识到了土匪随时会来的严重性,有了防范意识,开始备粮食藏东西。

这天,午饭过后,赵阿奶提了篮子准备出门:“阿若,我去城里给你俩取上次定制的新衣服,天黑前回来。你照顾好阿音!”赵阿奶叮嘱一句,提了篮子出村。

“阿奶再见!”

林云音和容若站在门口目送赵阿奶离开。

“哥哥,你今天还要上山么?”林云音晃着他的手,一双杏眼眨呀眨,仰头等着他回答。

容若淡淡的回了一句:“不去。”

“那我们出去玩好不好,去村里玩。嗯......找宋大哥玩怎么样?好几天没看见他了。不知道他有没有走?”

容若压根没来得及说话,直接被林云音拉走了。

村里家家自卫,连孩子都很少出来玩,生怕一不小心被坏人抢走了。

宋铭家的院门虚掩,林云音上前敲门。

“宋大哥在家吗?”

很快,宋铭开门出来,见到两人,眼中闪了亮光:“容大哥,阿音,你们怎么来了?”

林云音甜甜的笑道:“来找你玩!”

“你们等我一下。”

宋铭进屋和宋老郎中说了一声,很快就出来了。

“走吧,我和爷爷说过了。”

林云音一手拉一个,三人去了村里的草地上。

“宋大哥,你不走了吧。”林云音真心不希望他走,他走了,村里连个玩的人都没有。

宋铭摇摇头:“不知道,我爹娘已经在城里买好了宅子。不过最近京城外面好多难民,都快挡不住了。他们担心难民会破城惹事,想等避了风头再去。可是村里又有土匪,也不安全。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了。”

宋铭苦恼,每次一提搬家,他爷爷就极力反对,怎么劝都没用。

林云音笑道:“那没事,总归现在没走。明天中秋,宋大哥你去找我们玩,我阿奶给我和哥哥买了花灯,我们一起去河里放花灯。”

“好啊!”宋铭可喜欢和他们玩了。

“宋大哥!阿音!”

草地上两个小姑娘向他们挥手,林云音认识,是钱家的一对姐妹花。其中一个是她在赵阿奶家刚醒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女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