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户侯嫡次女替姐嫁给王爷 连载中

万户侯嫡次女替姐嫁给王爷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棠花落 主角:棠妙心宁孤舟

万户侯嫡次女替姐嫁给王爷未删减阅读

《万户侯嫡次女替姐嫁给王爷》小说介绍

作者棠花落最新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万户侯嫡次女替姐嫁给王爷》,这部《万户侯嫡次女替姐嫁给王爷》堪称作者作品的经典之作。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宁孤舟把剑架在棠妙心的脖子上:“你除了偷怀本王的崽,还有什么事瞒着本王?”她拿出一大堆令牌:“玄门、鬼医门、黑虎寨、听风楼……只有这些了!”话落,邻国玉玺从她身上掉了下来,他:“……”她眼泪汪汪:“这些都是老东西们逼我继承的!”众大佬:“你再装!”...

《万户侯嫡次女替姐嫁给王爷》小说试读

李氏觉得棠江仙的话很有道理:“也是,还是江仙想得透彻。”

当年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棠妙心成她的“女儿”。

她只要一想到那个清逸绝尘女子的女儿从小就被人称为天煞孤星,还会被秦王凌虐至死,她心里就无比畅快。

至于现在棠妙心给李氏添的堵,和她以后悲惨的命运比起来,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李氏开心的差点没笑出声来。

棠江仙淡声道:“给棠妙心的那十万两银子得尽快拿回来,太子殿下最近需要一笔钱。”

“我这一次只要能帮到他,他就会娶我,让我做太子妃。”

李氏胸有成竹地道:“放心,棠妙心过几天就要嫁给秦王,她嫁人的时候肯定会带着银票。”

他们这两天翻过棠妙心住的地方,没有找到银票,知道她携银票逃婚,把他们吓得不轻。

现在棠妙心回来了,他们又握着她的把柄,不愁拿不回银票。

棠江仙的眉梢微挑:“银票的事情绝不能再出任何意外。”

很快就到了棠妙心和秦王大婚的日子,她住的屋子里却没有任何喜气,门窗上甚至连个喜字都没有贴。

她吊儿郎当地坐在椅子上,由得丫环和婆子给她化妆,她甚至还打了个呵欠。

她上次毒杀张嬷嬷的战绩在李氏的压制下并没有传开,再加上李氏对她的态度,所以几个丫环婆子对她并不算客气。

婆子在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虽然被她惊艳到,却说:“长得虽然还过得去,却完全没法跟大小姐比!”

“一会给你好好化个妆,估计就能见人了!”

丫环在旁附和:“就你这玩意居然还代大小姐出嫁,也就是沾了和大小姐一母同胞的光!”

棠妙心看着镜子里被婆子画得看不出她原形的妆:

秀丽的眉毛被画得又粗又黑,还塌得很,晦气的不行。

樱桃小嘴四周被抹了一片大红,成了血盆大口。

莹白如玉的皮肤先被抹了一层惨白的粉,再零散地被抹上了姜黄色,上面还给她点了几颗小雀斑,就像是腊黄长雀斑的皮肤抹了厚厚的粉,还没有抹匀一样。

她现在的造型,简直是丑得惨绝人寰。

她却很满意:“李氏让你们把我画成这样,真的太有创意了,我很满意!”

丫环和婆子互看了一眼,眼里满是不屑,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

她被画得这么丑,自己居然还觉得自己好看!

眼真瞎!

婆子一脸鄙夷地道:“你也别在屋子里等着了,自己去庄子的门口等秦王吧!刚好让秦王看到你绝美的脸。”

丫环也道:“就你这身份,根本就不配让秦王来接你,你得自己识趣,要不然得小心还没嫁进王府就失宠!”

棠妙心听到这话就问:“秦王今天会到庄子里来接我?”

正常来讲,宁孤舟娶的是万户候府的嫡女,他虽然知道万户候府让她代嫁的心思,但是迎亲肯定得去万户候府迎。

她之前以为万户候让她从庄子里出嫁,是让她自己坐马车到万户候府的门口出嫁。

现在她听到婆子这句话,才发现万户候府居然想让宁孤舟从庄子里来迎娶她。

这就是明显显地在告诉全京城的人候府让她代棠江仙出嫁,明晃晃地打宁孤舟的脸。

她想起宁孤舟霸道嚣张的性子,嘴角勾了勾,万户候府虽然是遵旨嫁了嫡出的女儿,却是要和秦王府结仇了。

又或者说,这是要在某些人的面前摆明立场。

她再想起宁孤舟在京城的名声,以及成明帝对他的厌恶程度,就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她轻笑了一声,觉得这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婆子在旁鄙视地道:“候爷和夫人会让秦王来庄子接你,至于他会不会来,那就另当别论!”

“就你这样的天煞孤星,凡事就别想得太好,毕竟你不配!”

丫环则伸手推棠妙心:“在这里磨叽什么?还不快出去!”

棠妙心扭头看了丫环一眼,她这一眼明明只是随意一瞥,却让丫环的心里生出了巨大的惊恐,仿佛她会吃人一样。

丫环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她退完后再看棠妙心就觉得也没什么可怕的。

丫环觉得自己被棠妙心下了面子,心里有些羞恼,瞪着她道:“看什么?”

棠妙心微笑:“你长得真丑,也就眼睛还能看,你的眼睛我要了。”

丫环听到这话想要发火,外面却响起了鞭炮声,这是迎亲的队伍来了。

丫环顾不得理会棠妙心,再次伸手推她:“别磨叽了,快出去!”

棠妙心看丫环的手一眼:“你这手挺灵活的,我也要了。”

丫环皱眉,婆子却在那里骂:“你废话怎么那么多?”

“长成这丑样,迎亲队伍都来了,你赶紧去坐花轿,小心你去晚了,迎亲队伍都走了!”

棠妙心的目光落在婆子的身上:“你的嘴太臭了,以后就不要再说话了。”

婆子骂骂咧咧地道:“你还真把你当成是候府的二小姐了?居然还敢命令我,简直就是蠢到家了!”

“你不过是在庄子里长大的村姑,还是个又蠢又丑的村姑……”

棠妙心笑了笑,对着婆子轻打了个响指,婆子整个人就像是被定住一般,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丫环并没有发现婆子的异常,再次伸手推棠妙心。

棠妙心的袖子一拂,也不知道扯到了哪里,一把刀从天而降,直接将丫环的双手砍下。

丫环尖叫了一声,棠妙心皱眉:“太吵了!”

丫环就发出她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两枚银针,直接就将丫环的双眼钉瞎。

棠妙心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如果今天不是她成亲的日子,不宜杀人,就凭婆子和丫环说的话,就不止是断手瞎眼毒哑这么简单了。

她走到五斗柜前,随手拿起上面的红盖头,单手转着,红盖头迎风而起,转成了一朵花。

她懒洋洋她跨过门槛,就看见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宁孤舟。

她有些意外,他居然亲自来迎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