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后她要篡位了 已完结

小太后她要篡位了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苏青 主角:锦元司祈年

苏青写的小说《小太后她要篡位了》锦元司祈年全文阅读

《小太后她要篡位了》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锦元司祈年的书名叫《小太后她要篡位了》,本小说的作者是苏青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世人皆知,东厂督主司祈年,银具覆面,蓝衣玉带,权势滔天。成为月朝第一小太后的锦元见司祈年时被吓哭了。司祈年似笑非笑的睨着她:“太后娘娘,本督主很可怕吗?”锦元怯生生的摇头:“不可怕,哀家只是被沙子迷了眼。”*锦府威胁锦元,要她干涉朝政,掌控皇帝。锦元哭唧唧的跑到司祈年跟前告黑状:“督主,父亲要哀家谋......

《小太后她要篡位了》小说试读

裘公公驾着一辆马车飞奔到众人面前才停下,他急忙跳下马车,而后轻轻掀开车帘。

皇陵中,众人举目望去。

马车里走出来了一个人,是司祈年。

皇后脸色骤变,目光紧紧盯着司祈年手里的圣旨。

太子亦是脸色大变,面上毫无波澜,负在身后的双手已紧握成拳。

父皇已死,圣旨何来?

皇陵中的人皆是心思各异的看着司祈年手中的圣旨。

有的甚至怀疑,此圣旨是真是假?

司祈年缓步走下马车,冷风吹起蓝袍衣诀,他站在众人面前,身长如玉,矜贵之气浑然天成。

他看着众人,嗓音平静清冷,“圣上临走前,亲手拟了一道圣旨交于本督主,让今日宣布。”

皇后脸色不岔,隐忍着怒火,沉声道:“那你为何不早些拿出来?”

司祈年看着皇后,他戴着面具,众人看不到他的脸色,只看到面具下那双暗沉的眸闪过一抹冷意,随即他嗤笑道,“东厂事务繁忙,本督主来迟一步。”

“你——”

皇后忍着怒气,太子上前,微微挡在皇后身前,语气里透着恭敬:“司大人处理东厂事务繁忙,来迟也是自然。”

司祈年摊开圣旨,声音醇厚,带着一股凉意,“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锦元姑娘娴雅聪慧,性行温良,即日起,册封为皇贵妃,钦此。”

话音落下,皇陵内一片哗然。

臣子们交头接耳,脸上皆是不敢置信。

锦府里一个给皇上冲喜的庶女而已,竟一夕之间成了皇贵妃,择日便是月朝的皇太后。

妃子们看向已落入墓地的棺材,眼里充满了羡艳。

太子悬着的心落回原处,与他而言,只要不是涉及皇位的,都不是大事。

皇后推开太子,快步走过去抢走司祈年手里的圣旨,看着上面的字迹,的确是皇帝的字迹。

锦元,皇贵妃——

这几个字像就一根刺扎在皇后心里,拔了就会流血不止,不拔,又疼的难受。

皇后抓着圣旨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气的咬紧牙关,看向皇陵里面,眸底的愤怒被她狠狠压制着。

死都死了,还不让她好过。

将她亲自挑选的冲喜女子册封皇贵妃,是想让她堂堂一朝皇后,沦为整个朝堂的笑柄吗?!

司祈年负手而立,声音沉厉:“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是想看着皇贵妃憋死吗?”

侍卫闻言,不敢忤逆,赶紧将棺材拉上来放在地上,几个人合力将棺材盖撬开。

司祈年看着被抬上来的棺材,整个人的气息平静无波。

倒是皇后紧攥着圣旨,恨恨的盯着棺材,恨不能亲自上前掐死这个女子!

“贵妃娘娘,您怎么样了?”

裘公公上前看着锦元闭着眼睛,下意识伸手想探下是否还有呼吸,手刚伸过去,锦元便睁开了眼。

裘公公一喜,喊道:“来两个宫女,将贵妃娘娘扶起来。”

贵妃娘娘是谁?

她这是死了还是活着?

锦元的眼睛被光线刺的晃眼,伸出右手挡住光线。

他看到了站在棺材旁的裘公公,下意识的坐起来抓住他的手求救,喊出的声音都带着哭腔,“裘公公救救我,我不想陪葬,救救我……”

“贵妃娘娘,谁说让您陪葬了,你快出来,棺材里晦气的很。”

锦元猛地怔住。

贵妃娘娘?

她回过神来,僵硬的指着自己,诧异问道:“裘公公,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裘公公恭敬回话:“奴才自然是跟娘娘说话。”

“臣等拜见皇贵妃。”

皇陵里蓦然响起一大片的声音,整齐洪亮,锦元僵硬的转动脖子看向两边,内心的震撼已经不知用什么来表达了。

所有大臣向她跪拜,就连所有妃子和在场的侍卫宫女都朝她跪拜,唯有太子,皇后与司大人站得笔直。

在她昏迷的这个空挡发生了什么?

她为何从冲喜女子一跃成为了皇贵妃?

天降头衔,锦元不知错所,她慌乱中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司祈年,男人身形欣长,负手而立,明明是个阉人,身上却有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气。

司祈年的目光在她脸上淡淡略过,随即扫了眼众位大臣,声音透着一股威严:“圣上薨世前下达旨意,册封锦元姑娘为皇贵妃,皇贵妃还不谢恩?”

锦元浑身一震,错愕的看着皇后手里的圣旨。

——皇贵妃!

宫女将锦元扶起来,搀扶着她走出棺材,带着她来到皇后面前。

司祈年见她怔愣在原地,沉声喝道:“还不跪下谢恩!”

锦元被他冷厉的嗓音吓了一跳,身子一软便跪在地上。

她缓缓伸出双手,低着头,声音发颤的说道:“锦元谢主隆恩。”

皇后将圣旨扔到锦元手里,挥袖愤怒离开,“回宫!”

锦元看着明黄的圣旨,还处于怔愣中没缓过神来,仿佛这一切是在做梦。

司祈年转身上了马车,随即又掀开车帘,银色面具隐匿在马车里,清冷的声线从马车里传出来:“裘琣,你带皇贵妃回宫,为她挑选奴才送进永安宫。”

裘公公恭敬道:“奴才领命。”

“皇贵妃,地上凉。”

宫女将她扶起来,拿了件白色大氅披在锦元身上,一股瞬间暖意包裹全身,驱散了身上的寒气。

侍卫牵了一辆华贵的马车,裘公公恭敬道:“娘娘,您上马车。”

锦元看着还在跪拜的大臣,心里的震撼还未平复。

在宫女的搀扶下,她走进马车里,马车内暖洋洋的,和外面的天寒地冻天壤之别。

马车缓缓离开,锦元掀开窗帘看向外面,抬眸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抬起头朝她的方向看过来。

这张脸她到死都忘不了。

——是锦忠。

那个将她毫不犹豫送进宫里冲喜的父亲,他应该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反转,他一心忽视的女儿一夕之间成了皇贵妃。

锦元心里对他仅存的一点父爱在圣旨下达,被他推出去的那一刻就已灰飞烟灭了。

她放下窗帘,靠在车壁上闭上双眸。

不多时,锦元掀开窗帘看向裘公公,“裘公公,你能不能将我的丫鬟也带过来?”

裘公公忙道:“奴才遵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