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妻后肖总后悔了 连载中

虐妻后肖总后悔了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林子心 主角:顾安暖肖墨琛

主角顾安暖肖墨琛 小说虐妻后肖总后悔了在线阅读

《虐妻后肖总后悔了》小说介绍

《虐妻后肖总后悔了》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顾安暖肖墨琛之间的故事,是由作家林子心写的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小说,小说情节与文笔俱佳,小说精彩内容阅读:虐“死”顾安暖后,肖墨琛后悔了。追妻之路上除了各种情敌,还要提防自己的崽坑自己。除此之外,他的助理还天天提醒自己,“总裁,夫人又捅娄子了。”“这次又干了什么?”“夫人她炸了影视基地……”...

《虐妻后肖总后悔了》小说试读

她红着眼怒道,“我没做错任何事!当初大火都是夏茵茵做的!我也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摔得!

肖墨琛,你有心吗?我父母车祸你怎么不解释一下?我哥哥入狱,你说要我自毁容貌后才能救他,结果呢?我哥哥已经死了对不对?你骗我!”

顾安暖声嘶力竭的怒喊,嗓子痛到不行。

肖墨琛一脚踢到门上,门轰咚一声。

还是没有让我止住哭声。

“顾安暖,说再多,欠茵茵的你也得还!”

顾安暖一个不察,肖墨琛一脚剁到了她的腿上,她也瞬间跪到了地上。

小腿钻心的疼,可见肖墨琛力气极大!

她没做错,她是不会下跪的!

顾安暖咬着牙重新站了起来。

又被肖墨琛一脚踹到小腿上,这次有了准备,她没有被他重力踢跪下。

见她如此倔强,肖墨琛用尽力气,再次踹了一次。

咯吱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应力而断。

顾安暖疼得牙齿都打颤,再也没忍住,直直的跪了下来。

肖墨琛冷笑一声,开门离开,“今夜就在这跪着不许起来!好好忏悔你的罪孽!”

顾安暖疼得根本说不出话来,小产后身体一直没恢复好,现在又被肖墨琛剁了两脚,动也动不了。

如此跪一夜,不死也得残!

不止过了多久,顾安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整条腿都疼得不能动,靠着离门口最近的墙边,敲了敲门。

“小锦!”

顾安暖想喊小锦,可是喊了许久,都没有动静。

她想打开门,却发现门被锁上了。

她靠着墙边,心在滴血!

没了爸妈,没了哥哥,如今也没了孩子,弟弟也失踪了,她还有什么用?

她活着还能把夏茵茵送进监狱吗?

很显然,有肖墨琛无条件的信任她,她即便有再多的证据也无法把夏茵茵送进监狱。

心死了!

在这一切彻底死了!

这个牢笼,她也住够了!

即然夏茵茵喜欢,那就给她也无妨。

顾安暖靠着墙边,腿上的痛似乎延到了全身。

第二天她被小锦的开门声吵醒。

她摸了摸自己的腿,便告诉小锦,她的腿可能断了。

小锦惊呼不会的!

便赶紧打了120,顾安暖又重新回到了医院,进了骨科。

医生诊断的确是骨头断了,由于误了最佳诊治时期,她的腿再也不能像常人一样站起来了。

小锦这次真的被吓哭了,顾安暖反而安慰起来她了,“小锦,等我出院,你就离开这吧。”

小锦不明所以,问道,“顾小姐,可是我做的不好?你要赶我走!”

她摇了摇头,抿唇一笑,“不是的,是我要和肖墨琛离婚了,不会再住这里了。”

“啊!”

小锦震惊,没想到她真的会离婚。

但也接受了她的想法,毕竟顾安暖嫁给肖墨琛后所受的苦她都看在眼里。

“那我离开了,你日后怎么办?”

顾安暖轻笑,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担心我,没事的。”

住了半个月的院,肖墨琛一次都没来看过顾安暖。

出院后,顾安暖约了肖墨琛在家里见了一面。

他看了一眼顾安暖的腿,依旧冷冰冰的。

顾安暖再也不会奢望他能给自己一丝温柔了。

“我们离婚吧!”

肖墨琛一听,甚是震惊,眼底闪过一丝不明情绪,很快掩去,“离婚?你当初害了茵茵就是为了跟我结婚!如今想离婚,除非死!”

死,不可怕!

只是,顾安暖不想死在肖家,还挂着肖夫人的名称。

她坐在轮椅上垂着眸子,手指发颤。

肖墨琛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丝毫不顾及顾安暖的感受。

她眼角瞥了一眼肖墨琛手里的烟,冷眼旁观,要是搁从前她一定会劝他少抽烟,如今再也不管她的事了。

“我给夏茵茵让位,不是你所希望的吗?离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肖墨琛态度很强硬,没有松口。

顾安暖从身上文件夹里拿出两份离婚协议书丢给他,满眼的冷淡,“你放心,我什么都不要,我净身出户!”

肖墨琛垂眸看了一眼离婚协议书,胸口燃起一团熊熊烈火,难以抚平,她想离婚!

她怎么会想离婚!

当初是她求他娶她的!

要提离婚,也不能是她顾安暖!

肖墨琛左手指尖夹着烟,右手直接把离婚协议书丢到了一旁,抬眸间整个幽暗的眸光泛着红,下一刻便直接欺身而上,毫不犹豫的掐住顾安暖的脖子。

顾安暖睁大双眸,下意识的去抠脖子上的手,原来肖墨琛真的想让她死!

她能感觉到肖墨琛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和杀气!

肖墨琛的手劲极大,一瞬间顾安暖就涨红了脸。

他却视若无睹,说的每个字都似乎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顾安暖,你以为这个婚你想结就结,想离就离吗!”

顾安暖张了张嘴,拼命的想呼吸,双手也开始胡乱挣扎,“肖……墨琛,你想替夏茵茵报仇,那就掐死我吧!也好过我夹在你们中间,让你的茵茵受苦!”

“闭嘴!你想死,想离婚!都不可能!你得活着慢慢赎罪!”

顾安暖已经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胡乱挣扎的手一不小心碰到了肖墨琛左手上的烟头,瞬间在她的右臂上留下一道痕迹。

“啊……”

被烟头烫到还是挺痛的,她只能发出一道微弱的声音。

肖墨琛也在这道声音中慢慢找回神志,烫到顾安暖手臂的烟头已经掉落在地,他慌张的收回自己的手,视线落在顾安暖已经通红的脖子上。

他下意识的把手往身后背了背,眸中闪过一丝自己都看不懂的情绪,开口却还是丝毫没有感情的声音,“最后一次跟你说,离婚那是不可能!这个游戏不是你说结束就结束的!”

语闭,肖墨琛便转身拿起沙发上的离婚协议书走到垃圾桶边,丢了进去,“别忘了,你弟弟还没有找到……”

肖墨琛丢下这最后一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别墅。

顾安暖顾不上手臂上的烫伤,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口的呼吸,神情中透着淡淡的忧伤,眼角滑落一滴泪。

她并没有错过肖墨琛所说的话。

她的弟弟还没有找到!

她如果真的死了,她弟弟怎么办?

她父母和哥哥的仇怎么办?

听到外面汽车发动的声音,顾安暖知道他走了,不是去公司就是去了夏茵茵那里。

顾安暖扭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门口,神色有些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