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吃软饭 连载中

我真没吃软饭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赵平凡 主角:楚凡叶欣然

《我真没吃软饭》by赵平凡

《我真没吃软饭》小说介绍

《我真没吃软饭》是由作者赵平凡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这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楚凡叶欣然的小说主要讲述了:自从那夜与漂亮富婆共舞,楚凡就走上了新的人生道路。许多记者来采访他:“请问楚凡先生,你明明这么普通,却为何能引来许多优秀女人的爱慕?请问有什么技巧吗?”楚凡很无奈:“我真没吃软饭……”...

《我真没吃软饭》小说试读

大牛哥一说要叫人,楚凡就来兴趣了。

他刚吊打了一群小混混,非常不尽兴。

听大牛哥的意思,这家伙背后还有更厉害的狠人?

“好,你有种!”

大牛哥见楚凡不走,也是露出森然的笑容。

嘟嘟嘟!

他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老大,我被人打了,还有十多个兄弟。”

“废物,你被人打了自己打回来啊,找我作甚?”电话另一头传来个不耐烦的男人声音。

大牛哥苦着脸,道:“我们不是对手,那小子应该是真正的武者。”

“哦?倒是有点意思。”男人嘀咕道,“不过我早已经不问世事,你自己摆平吧。”

大牛哥一下子哑了。

老大不给自己撑腰,咋整?

好在他灵机一动,故意捏着为难的语气说道:“可是,老大……”

“可是什么可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男子斥道。

“我不敢说。”大牛哥欲言又止。

“说。”男子的语气毋庸置疑。

大牛哥这才迟疑道:“我跟那小子提起了老大你的名字,说你是当年也是东海市的一条潜龙,没想到那小子说……”

“说什么?”男子冷道。

大牛哥小心翼翼地道:“他说,什么狗屁潜龙,不是他一合之敌。你若是敢来,他就敢让你爬着出去。”

“哼!”

男子大怒,道:“那我倒是想会会此人了,你发个地址来。”

大牛哥喜不自胜,赶紧报了位置。

男子笑道:“真巧,我正好也在奥斯酒店跟师傅吃饭,这就过去。”

说罢,电话挂断。

大牛哥咧着嘴,对楚凡道:“你完了,我老大马上就到,现在就算你想逃也来不及了。你可知道,我老大是几阶武者?”

“哦,几阶?”楚然反问。

“三阶。”大牛哥神色傲然,好似是他自己很牛一样。

楚凡稍显意外,三阶,不简单啊。

根据徐半仙的记忆,习武之人修炼有成后,才能称之为“武者”。

电视上各种表演中的高手,压根不能算是高手,只能叫“强壮的普通人”。

唯有修炼出内劲,才能算是武者。

武者总共九阶,最低为一阶,最高为九阶。

实际上,九阶只是个理论上的概念,现实中有没有都难说。

即便是一阶武者,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他们早已超越了普通人的范畴,能横扫一切“强壮的人”。

只要你没修炼出内劲,就不可能是一阶武者的对手。

三阶武者,更是将内劲修炼到登峰造极,强横到足以碾压一阶武者。

也难怪大牛哥这么自信。

只要大哥到场,楚凡必须俯首称臣,磕头道歉。

气氛再次变得压抑起来。

同学们都很紧张。

他们并不认为自己脱险了,甚至有人在心里埋怨楚凡。

你楚凡打趴了几个小混混,却要招来更恐怖的存在,这不是坑我们吗?

大牛哥都这么狠了,他的老大,岂不是更狠?

邵志宽忍不住咬着牙,道:“楚凡,你真是太莽撞了,你自己打人打的爽了,有考虑过我们怎么办呢?万一我们走不掉,万一我们遭到报复,你担当得起吗?”

吴茜闻言,气的不轻,骂道:“邵志宽你真是个孙子,楚凡要是不动手,趴在地上的就是我们了。”

“哼,我不管,他就是个惹事精。”邵志宽嘴硬。

然而楚凡并没有说什么。

接着忽然出现在邵志宽面前,巴掌使劲抽了过去。

啪!

一道清脆耳光声,让邵志宽立马闭嘴了。

邵志宽嘴里喷出两颗牙齿,嘴唇上血肉模糊。

“老子刚踹了高鹏一脚,没踹你,你心里不得劲是不?”楚凡很厌烦,抬脚又踹向了邵志宽。

砰!

邵志宽顿时飞退出去,最后砸在了高鹏身边。

这两个崽种,楚凡早就看不爽了。

一直以来,为了不破坏陈心心的生日氛围,楚凡保持着学长风度,没骂人更没动粗。

没想到高鹏和邵志宽一个比一个欠打,不打一顿都对不起他俩的嘴巴。

邵志宽被踹得肚子里一阵翻滚,吐了满地秽物。

刚才高鹏被椅子砸在角落,被邵志宽溅得一身呕吐物。

其他同学纷纷和这二人拉开距离……

再也没人对楚凡指指点点。

“贱不贱啊。”

楚凡玩味地扫视一眼其他同学。

这群人刚才可都是邵志宽的舔狗,现在都跟孙子一样。

想来也是可笑,你越是讲风度、讲道理,人家越想骑在你头上拉翔。

“老大!”

正此时,大牛哥冲着门口大呼一声。

包厢的门是敞开的,此时外头站着一个身材干练中年男人。

看起来干练,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非常精练,仿佛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瞧你混成什么样了,跟个孙子一样。”

中年男人看到大牛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不禁恨铁不成钢地道。

大牛哥苦着脸,道:“老大,这小子肯定是个武者,我真没想到啊。哎哟,老大,你看我的手掌都被他捅穿了。我爆出了老大的名字是董汉,结果他又插了一刀,明显是不把你放在眼里。”

楚凡懒得理会大牛哥的添油加醋,只是记住了这个男人的名字,董汉。

楚凡稍微打量了一下董汉,却是有些失望。

他之所以留在这里,并不是为了斩草除根,单纯是想见识一下所谓的“三阶武者”强不强。

现在看这中年男人的模样,不像多厉害么。

倒是男人身旁还跟着一个老头,引起了楚凡的注意。

这个老头,咋越看越面熟呢……

对了,这不是在公园遇到的那老头吗,帮孙子抓气球的那个。

叫什么名字来着……

楚凡还在想老头的名字,董汉已经拿起了一个酒瓶,对着桌子上狠狠摔了下去。

哐!

酒瓶碎裂,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董汉接着凶神恶煞道:“今儿个,你伤了我兄弟,还折了我的面子,这事,必须划出个道道。”

说话的时候,他还捏了捏手心。

刚才的瓶嘴竟被他捏成了

大牛哥见状,不禁十分激动。

不愧是老大。仔细一看,酒瓶碎了倒是其次,最可怕的是桌子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凹陷。

若非把内劲修炼到极强,怎可能用玻璃瓶砸凹桌子?

且不说老大的实力,单是老大的气场,都不是我辈能模仿的。

“想起来了,这老头叫周振飞!”

楚凡却好似没听见董汉的话一样,心中默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