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宠:总裁的新婚罪妻 连载中

先婚后宠:总裁的新婚罪妻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妤千千 主角:郁陶言寄声

先婚后宠:总裁的新婚罪妻小说最新章完整版在线阅读

《先婚后宠:总裁的新婚罪妻》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先婚后宠:总裁的新婚罪妻》由妤千千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郁陶言寄声,内容主要讲述:结婚当晚丈夫弃她而去,三个月后,她却莫名其妙怀了身孕!言寄生掐着她的下巴:“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她爱他十几年,除了他,从未主动接近任何男人......可言寄生不信,他将她困在身边,日日折磨。“言寄声,你放过我吧!”他将人逼入墙角,残忍冷漠:“你死了,就放过你!”卑微示爱,放下自尊,她却始络捂......

《先婚后宠:总裁的新婚罪妻》小说试读

第11章

没有钱,没有手机。

高跟鞋是新的,走没多远就磨破了脚后跟的皮,郁陶索性脱了提在手里。

她另一手提着裙摆,赤着脚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回到工作的医院。

办公室里有换洗的衣服,有舒适的平底鞋,还可以找同事临时借点钱打车回家。

她原本是这样打算的,只是刚到地方......

“小陶?”

听到背后熟悉的声音,郁陶有瞬间的怔忡,在转身还是装没听见的两个选择之中,她下意识选择了后者。

路悠远却三两步追了上来,一把扯了她的手。

看清她的装扮,路悠远眼中先是闪过一抹惊艳,很快脸色却变了:“真的是你?你怎么穿成这样来医院?你脚怎么了?为什么**鞋子”

“说来话长......”

她不太想在这里跟他解释这个,别了别手,将自己的胳膊扯回来。

她的拒绝让路悠远稍稍有些受伤,不过,他若是那般容易退却的男人,也不可能追了她七八年还不死心。

半抱起手臂,他摆出一副打算跟她耗到底的架式:“不要紧,我有的是时间听你慢慢跟我讲。”

“路师兄,你别这样!”

“别怎么样?”

不高兴她对他这个生份的态度,路悠远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她肚子上:“你的事情我听说了一些,你真的......”

公开处刑的感觉强烈,郁陶尴尬的测了下身子,避开了他的目光,也没打算跟他解释:“路师兄,我还有事儿,就先回办公室了。”

“又想逃避是吗?”

路悠远不让她走:“我知道言寄声回来了,我还知道他对你不好......”

提起这个他就有些上火,自己捧在心尖上宠都来不及的女孩儿,为什么要给别人那样去糟践呢?

就算她怀孕了,路悠远也相信郁陶不是传说中那种水性杨花,随便出轨的女人。

毕竟,郁陶连他都看不上,还有什么人能入得了她的眼?

这绝不可能......

路悠远拦着她的去路:“小陶,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跟我说的,别把我当外人,我想帮你。”

郁陶躲不开他,索性沉了脸面,不客气地道:“帮我?怎么帮?到广场的电子屏上面打广告的那种帮吗?”

只这一句,路悠远一下子噎住......

半年前的事情,确实是他太冲动了,当时他气晕了头,完全没顾及到后果,导致之后郁陶一直为人所诟病,甚至落了个牛头人,劈腿女的坏名声。

可他当时知道郁家和言家要联姻,而且言寄声还根本不乐意的时候,他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他也是实在想不到更好办法,才会听信了沐雅的怂勇,犯了那么一回蠢。

可他以为,只要自己敢做,至少可以破坏郁陶和言寄声的婚礼。

哪知道郁陶的脾气倔得像头驴,明明老公都在婚礼现场扔下她出国了,她居然还是硬着头皮一个人完成了婚礼......

直到那一刻,路悠远才真正明白,每一次他向郁陶表白时,她一本正经地回答说:“路师兄,我不能接受你,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是什么意思。

原来她喜欢的人,是言寄声。

也许是因为太嫉妒,也许是因为郁陶避他的态度太过明显,路悠远忍不住又有些生气:“所以,你要因为那件事跟我绝交吗?半年多了,小陶,你真的连朋友也不跟我做了吗?”

“因为我们根本就做不了朋友。”郁陶处事向来果断,特别是感情方面,从不拖泥带水。

这一点,可以说跟言寄声一模一样。

她不是没有心,只是知道给人希望,反而才是渣女行径。

不爱,就不该暧昧不清。

更何况,她拒绝路悠远,还有另一个特别的理由。

“你到底喜欢言寄声什么?”大约是她的过份直接刺痛了路悠远,他突然控制不住地抓住了郁陶的双肩。

那个动作不算粗鲁,却还是让她的衣领偏了偏。

也就是那一下,路悠远眼前看到了两个红色的吻痕,颜色很深,必须吸很久才能弄出来的那一种。

路悠远险些失控!

他惯来是个温润如玉的青年,这一刻,却被这两处吻痕刺得脸色发青。只有郁陶能逼他到如此狼狈的地步,明明知道再纠缠下去,只会丢脸,可他无法说服自己放手。

他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他,郁陶和言寄声的婚姻有问题,有大问题。

她不爱他,不爱他,她只是自己在骗自己......

“他把你一个人丢在婚礼现场,让你难堪,让你千夫所指,颜面尽失你都忘了吗?”

“我没忘,但这不关你的事。”

一句不关他事,直接把他撇成了一个外人。

路悠远被刺得镜片后的双眼都红了,可他还是不肯后退,甚至更为激动:“这大半年来,他回来过一次?他接过你的电话吗?回过你的短信吗?关心过你的处境吗?当那些人对你指指点点,尖酸嘲讽的时候,他正在国外搂着他的白月光在看画展、玩冲浪、买珠宝,你不也知道吗?小陶,他根本就不值得你喜欢,你为什么非要执迷不悟?”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好了。”一个声音身他俩身后传来,郁陶听得猛地一震。

一回头,不是言寄声又谁?

他迎着郁陶震惊的目光,微微勾了下嘴角,说:“当然是因为她爱我,还爱得要死,对不对?”

郁陶:......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路悠远磨着牙:“言-寄-声!你可终于舍得回来了?”

无视他怒火狂涛的眼神,言寄声径自走向郁陶,温声而语,就像个真正深情款款的丈夫:“你看你,头发都乱了!”

言寄声便是如此,只要他想要对一个人好,哪怕是假装的,也能温柔到让人心尖狂跳。

他抬手,似乎是想帮郁陶理一理颊边的发。

郁陶下意识地想要躲开他,可言寄声仿佛能猜到她的想法,抢先一步扣着她的腰把人硬拖了回来。

强行帮她理了发,才紧紧扣着她的腰,笑得满目危险:“老婆,这半年来辛苦你了,但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