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新娘超凶的 已完结

替嫁新娘超凶的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愤怒的小野猪 主角:安初然傅云深

替嫁新娘超凶的by愤怒的小野猪 安初然傅云深免费阅读

《替嫁新娘超凶的》小说介绍

《替嫁新娘超凶的》是由作者愤怒的小野猪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该小说主角是安初然傅云深,这是一本别具一格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讲述了:安家真千金意外失踪,下落不明。被扔在乡下的她被家族找回,被迫苦练名媛技能,成了替嫁新娘。未成想到三年后,真千金却突然回归。突然的变故让她应接不暇,未婚夫解除了婚约,牵起了真千金的手,替身的她被当做垃圾扫地出门。原来这一切都是假象,她不过是个……跳梁小丑!世人嘲她,讥她,讽她,看不起她?笑话!她偏是要......

《替嫁新娘超凶的》小说试读

厌食症是最常见的进食障碍之一,看贵叔刚才的表情,傅云深应该是受到什么**后才厌食的。

神经性厌食……

又是长期厌食……

有了!

厨娘看着安初然开始选食材,洗菜,做饭,一系列操作极其熟练,眼神渐渐开始有了些欣赏。

那些豪门千金可没几个能做的来的,就算有给少爷做饭的,也都是为了上位临时学的,一看就不熟练。

而这位一看就是经常做饭的。

可惜,到最后也是白忙活,少爷是不会吃的,毕竟连特级厨师做的饭都不合少爷的胃口。

一番乒乒乓乓的操作后,饭终于做好了,安初然看着自己的成果,满意的点了点头。

“阿姨,您要不要帮我尝一下?”

厨娘慌:“不,不敢。”

傅少的饭哪是她一个下人说吃就吃的。

可想到这位厨娘也还没有吃饭,安初然又故作为难的说道:“可是我做的有些多了,您不吃也是浪费,您就当帮帮我吧,我不会告诉贵叔的。”

厨娘还是有些为难,但是在安初然生拉硬拽下,也只能接受了她的好意。

反正少爷也是不会吃的。

安初然又另外装好了一份饭,来到书房,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

“进。”

得到允许,安初然才端着饭进去。

傅云深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眉头微微皱着,并没有抬头看她。

灯光洒在他的身上,衬托出他完美的下颌线。

浑身上下都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有颜又多金,典型的高富帅啊,肯定有不少女孩扑,安初然脑子里强行插入那个画面,嘴角不知不觉露出了姨母笑。

“有什么事?”

头顶突然传来严肃的声音。

安初然一抬头,那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面前,此时正神色疑惑的望着她。

她的心跳不知怎么的,砰砰砰的乱跳起来,脸上惊现慌色,手中的盘子摇晃起来,一时有些不稳。

糟糕——————

眼看就要翻了,却被一只大手稳稳接了过去。

傅云深定定的看着她,墨色的眸子里泛着淡淡的光泽,如同黑曜石一般。

他看着盘子里的饭,淡淡开口:“如果是贵叔派你来送饭的,你可以走了。”

傅云深端着饭转身又到了刚才办公的地方,继续埋头看着什么,却完全没有要吃饭的意思。

“不是贵叔让我来的,是我自己做的。”安初然解释道。

傅云深仍是没有抬头:“那就更没有必要了,你可以直接端走。”

安初然:“???”

可是他都还没吃呢,怎么就这样否定了她?

安初然心里莫名有些赌气。

“可是你都没吃。”

“这重要吗?”

“你觉得你是比米其林的特级厨师做的味道更好还是比国际营养调理师更懂理疗?”

傅云深放下手中的笔,有些奇怪的望着她。

这么多年来,也请很多理疗师,厨师,甚至还有心理医生,但效果都不甚理想,久而久之,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他也懒得去尝试了。

可这句“这重要吗”却仿佛拨动到了安初然心中的那根刺。

这重要吗,让你学你就学。

这重要吗,让你穿你就穿。

这重要吗,你只需要记住,你现在是安家的女儿,你只要做好该做的,别给安家丢人,别的什么都不要问。

……

安初然咬了咬唇:“这当然重要。”

“我不是米其林大厨也不是什么理疗师,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和感情,这顿饭也是我认认真真做了研究之后做出来的,里面倾入了我的感情。”

傅云深有些狐疑的看着她:“什么感情?”

“……”

安初然语塞。

这是重点吗?

她是真的有些跟不上这位的脑回路。

但是傅云深明明神色坦然,目光更是清澈得不能再清澈,表情更是极其认真,仿佛真的很想知道答案。

安初然感觉自己郁闷极了,拧了拧眉胡乱说道:“可能是女儿对父亲的感情?”

傅云深眉间的折痕更深了。

“你说什么?”

“呃……叔侄感情?”

傅恒是他的侄子,她现在名义上还算傅恒的未婚妻,说叔侄……不过分吧。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傅云深一眼,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最后眉头还是缓缓舒展开来。

她叹了口气。

看来,她叫对了。

“红枣补脾养胃,莲子养心安神,厌食症消化功能弱,适宜清淡,所以我做了红枣莲子粥。

里面撒了芝麻,含锌量高,对厌食症患者最是友好。”

“还有……”

安初然咬了咬牙,不知道最后这句话该不该说。

“还有什么?”傅云深突然想听听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既然她问了,安初然也只好继续了,反正都是为了他的身体好。

“还有……听外婆说,一直不吃饭的话,肠道就会重新消化粪便,也就是说,不吃饭就等于吃……”

吃屎。

看她犹犹豫豫的样子,傅云深脸一黑,端起了碗。

尝了一口,竟然感觉还不错。

傅云深又多吃了几口,梗米软硬适中,带着淡淡的甜味,红枣细心去核,里面还加了杏仁……

再放上芝麻,莫名很像那个人做的饭。

贵叔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面,傅少对着面前得几个碗回味无穷,甚至还一句:“在帮我盛一碗。”

本来他是听说这个新来的小女孩不懂规矩,竟敢闯到傅少书房里去了。

现在看到这样一副场面,简直震惊了。

“哎,马上就去盛。”贵叔咧着嘴去盛饭了。

等傅云深再想起看门口时,那抹瘦小的身影已经不在了。

此时贵叔刚好端着饭进来。

只听自家少爷冷不丁的来了一句:“贵叔,我很老吗?”

贵叔:“……”

怎么会老呢,少爷十六岁持家,常年奔波在各种商业会议中,自然穿的成熟些,实则年龄也才26而已。

也就比安初然大8岁。

次日清晨。

傅云深早早就来到客厅的落地窗前,读着最新的报纸。

他的生活一向规律有序,对自己更是严谨苛刻,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突然,一个聒噪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惬意。

“傅少,安小姐不见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