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弃妃之她被王爷倒追了 连载中

神医弃妃之她被王爷倒追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小福酱 主角:月冉溪慕容堇辰

(精品)神医弃妃之她被王爷倒追了小说  第15章

《神医弃妃之她被王爷倒追了》小说介绍

由小福酱倾心力著的小说《神医弃妃之她被王爷倒追了》,主要围绕月冉溪慕容堇辰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这本书情节十分有意思,大家可以去阅读,小说讲述了:她是末世基地地位最崇高的顶级医师,却穿越成战王最不想多看一眼的弃妃,丢到荒芜小院让她自生自灭。为了得到饭票,月冉溪展露了她的医术。战王终于正眼看自己这位弃妃,却发现原来王妃是夏朝第一美人呢,原来王妃品行皆优,是他一直看好的那朵小白莲屡次挑衅王妃。小白莲这么来劲儿还不是某人惯得嘛,月冉溪生气了,决定带......

《神医弃妃之她被王爷倒追了》小说试读

第15章

端王府的马车把月冉溪送到了门口,燕乙也在后头跑了一路跟了回来,这若是将王妃弄丢了他也是担当不起的。

月冉溪无视他,直接回了漪澜院,小桃和清橘都在屋里候着。

“小姐,你回来了。”小桃热切的迎了上来,她脸上的青紫已经消了,剩下就是肿胀的脸颊,乍一看像是吃胖了,还有点可爱。

“嗯。”月冉溪点点头,一下子坐在椅子上,对小桃道,“快给我揉揉肩,这进宫还要端着,真是不大舒服。”

这瘟疫的事一出,想必都能少去宫里应付了。

小桃刚给月冉溪捏了几下肩,就看到了月冉溪手腕上的血迹,急忙停住了手,将月冉溪的袖子挽了起来。

只见**的藕臂上裹了许多层纱布,纱布上还沾着血。

“小姐,怎么弄成这样了,小姐最怕疼了。”小桃短圆眼睛里含着的泪水像是露出一样,大颗大颗的不敢滚落。

“你小姐我现在不怕疼了,只怕死。”月冉溪摸了摸小桃可怜巴巴的小脸。

这时门口响起雷霆之声,“我瞧你胆子大的很,你会怕死?”

“都出去。”慕容堇辰站在门口,饶是玉树临风剑眉星目,但却是一身煞气,将丫鬟们都呵退后,他进来狠捏住月冉溪的下巴。

月冉溪一吃痛,口齿间嘤咛一声,清澈的眸子瞪着慕容堇辰。

她道,“王爷送完心上人回来了?”

慕容堇辰眼神一闪,松开了手,只见她**的肌肤上已经留下了一道红痕,他道,“本王出门前是怎么与你说的,谨言慎行,你不知羞的当着人前说我与你的闺房之乐?本王与你何来闺房之乐。”

月冉溪抬头看着他脖子都酸了,一把站了起来,怒瞪着慕容堇辰。

“所以是你的心上人与你告状,你觉得让她难受了,所以来苛责与我?”

“是又如何?”

月冉溪将自己的手臂伸到慕容堇辰眼前,他看了一眼那染血的纱布缠绕的胳膊,嗤笑道,“苦肉计对本王不管用了,第一次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就不该再奢望再多。”

“王爷还是莫要回忆那一晚了,想来我就觉得恶心。”月冉溪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声嘶力竭,只是平静的陈述着,“我让王爷看的是手腕上的青紫,是你的心上人纠缠不放,非要说王爷家暴我。”

慕容堇辰气得咬牙,她竟然还嫌恶心。

“何为家暴?”

“就是王爷打我,我身为战王妃,心系与战王府的荣辱,自然不能给王爷抹黑,这便说了是闺房之乐。莫不成我要坐实王爷残暴之名,届时吓坏你的心上人,王爷又要来责问于我。”

慕容堇辰见她说的头头是道,一股气憋在胸口,“此事算是揭过,你又为何栽赃梨儿弄伤你,让她留个歹毒之名。”

月冉溪将自己手腕上的纱布解开,露出里面的伤口。

伤口深可见骨,红肉外翻,慕容堇辰这种行军打仗之人自然知道这伤口多严重,必然是会留疤的。

“我可以对天起誓,我从未说过一句是苏浅梨伤我,至于我这伤怎么来的,我也不用王爷替我追究。”月冉溪将衣袖落下,似乎丧失了痛觉一般。

慕容堇辰低头,黑眸里情绪滚动。

月冉溪是跟他一道进宫门的,她服饰简单,被守门的御林军查过没有任何夹带,这么长的伤痕,她用一个头花也伤不成这样。

这时,他的目光又落在了月冉溪的头上,硕大的一颗南珠簪子。

“这是何时来的?”

月冉溪从他的眼神里看到,慕容堇辰是在怀疑她用这簪子划伤的自己。

她拔下南珠簪子,给他看了看簪头极为钝。

“这是我坐端王妃的车,她见我打扮素净,非要送与我的。王爷若是觉得妾身丢了端王府的面子,你可以送还给端王妃。”月冉溪将那簪子放在慕容堇辰掌心。

慕容堇辰随手一插,将那簪子插在月冉溪的发间,“你的份例我自会叫下人不给你,你也莫要当我是个傻子。”

“哦。”月冉溪冷漠道。

慕容堇辰只觉得一肚子火气无处可撒,甩袍离去,就冲这女人对他的态度,分明还是将自己不放在眼里。

恰好屋中无人,月冉溪就赶紧给自己缝合了起来。

手臂的伤口怎能不疼,她是打了好几针局部止疼针,这下缝针过后,药效也散了,月冉溪疼得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

守在屋外的燕乙在窗边瞧见月冉溪在缝衣服一般的缝着自己的手臂,还不吭一声,堪比他们铁骨铮铮的好男儿,他心道,王妃正是可怜!

还有王爷本来送人后回去接王妃,扑了个空才一肚子火气,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苏小姐那里去了,二人怎么又争执起来了呢。

他要不要去替王爷解释几句?

这时屋里传来月冉溪的叫唤,“小桃。”

小桃进来就看到了月冉溪的伤口被缝上了,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小姐,你怎么不请个大夫来呢,是不是王爷不给你请大夫,小桃绣花能挣钱的。”

“嘘,给我上药。”月冉溪将祛疤膏递给小桃。

她的局部**效过去了,疼得动一下都难熬,只能让小桃给自己擦药了。

这边刚擦好药,月冉溪都不敢动自己的胳膊,那边碧波就来了。

她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身上穿着一件绿衣,脸上带着甜笑,态度恭敬的道,“奴婢给王妃陪不是,忘了您的份例。”

说着她身后的小丫鬟端着托盘,依次是钱还有首饰,还有一些布匹。

效率倒是高,可惜是个敷衍的,就不说这首饰都是一些徒有其表的,没什么分量的东西。这布匹料子也就那样,不过一贯来是如此的,原主闹了也没用。

“谢谢碧波姑姑了,没事你就退下吧。”月冉溪客气的道。

这“姑姑”二字确实刺痛了碧波,她的年纪在宫里也是姑姑了,偏生她爱穿嫩色,打扮的像是个十几岁的少女。

“王妃不怪罪奴婢就好。”碧波笑脸一僵,很快就恢复如常。

本以为她敷衍一下,这无脑的王妃就会去王爷那里闹腾,她就能再一次的见到王爷了,到时候只推说准备的匆忙,才没有尽善尽美,王爷自然不会怪罪她。

没想到月冉溪欣然接受,还让她走,这王妃有古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