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青梅萌妻 已完结

盛宠青梅萌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九小水 主角:慕容夏崔锦东

(精品)盛宠青梅萌妻小说 第4章 为什么不能喝

《盛宠青梅萌妻》小说介绍

主角慕容夏崔锦东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情节十分精彩,书中精彩段落节选:身为赌王的女儿,慕容夏有独属她自己的骄傲,所以男朋友劈腿之后,她毫不留恋立马牵手了另外一个男人。他心里藏着他幼年时候的小青梅,正巧,她心里也藏着一个小竹马!本来是互不相欠。可某一天,他们忽然发现,她就是他的青梅,她就是他的竹马……这就尴尬了……...

《盛宠青梅萌妻》小说试读

空荡的房间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慕容夏一人,一室寂静。

她探头看了看里间,崔锦东还没出来。毛茸茸的拖鞋摆在脚下,她想了想,把脚套进去,毛茸茸的很暖和,大小正好。

慕容夏绕着房间巡视了两圈,很快被壁橱里花花绿绿的洋酒吸引了注意力。

想不到崔锦东还是个懂酒的人?短短的海上三天出游,竟带了这么多名酒。

慕容夏恰好也对这杯中物略懂一二,不由生出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她来了兴致,不由自主地从旁边取了一个锥形杯子,引流棒和酒瓶在手间灵巧地翻飞,不一会儿,一杯流光四溢的彩虹酒就成了型。

她捧着杯子,贪婪地欣赏着里面的色泽。男人的声音由远及近,“这里没有女装,你先换我的衬衣——”

崔锦东从卧室里出来,看到慕容夏时明显愣了一下,深潭似的的眼里掠过某种神采。他挑了挑眉,嘴角和下颌之间有一丝很淡的弧度,“你会调酒?”

慕容夏有点脸红。

毕竟是在别人的休息室里乱动了东西……她目光躲闪了一会儿,索性咬了咬牙,抬起头来,把就被举到他身前,“请你喝。”

就当是报答他了。

“请我?”崔锦东的眸子暗了一下,将小臂上的衣服搭在椅背,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瞧,“能喝?”

“为什么不能喝?”慕容夏有点奇怪,瞥到他戏谑的目光,才恍然发觉,他实在怀疑自己调出来的东西是否会威胁到自身安全。

竟然质疑她引以为豪的技能?她攒足了中气瞪了他一眼,“你不喝?我喝。”

说罢一仰头,漂亮的液体已经被她尽数灌了下去。

“你——”男人的话还没出口,舌尖上传来的**感觉就让慕容夏忍不住吐了吐舌。

好辣!之前她只顾好看没注意酒精度,原来他这里的存货尽是烈酒?

慕容夏被辣得眼泪汪汪的,但输人不输阵,她挑衅地对他亮出杯底,“我说能喝吧?”

她扬起下巴的模样让他有些想笑,那种熟悉的感觉再一次涌上来。崔锦东忽然生出一个想法,手腕翻飞,一杯冰蓝色的酒已经放在了她的面前,“这是我新研制的‘星空’,你尝尝。”

有人请酒,慕容夏当然不会拒绝,只是洋酒性烈,几杯下来,很快便醉了。

崔锦东看着眼前目光有些朦胧的女人,轻轻把她手里还不肯放的酒杯夺过来,看着她的眼睛,催眠一般诱惑道,“告诉我,十五岁那年,你的经历。”

都说酒后吐真言,这便是他的目的。

慕容夏皱着眉,眯起眼睛,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恍惚起来。她打了个酒嗝,“十五岁?……念书。”

“我的意思是,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崔锦东罕见地心脏跳的有些快,耐心地循循善诱,“比如,遇见过什么特别的人?”

慕容夏甩了一下头,乌黑的秀发覆在了些许在脸上,衬着红唇白齿,拿下眼镜的脸美得惊心。她思索了好久,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最终只吐出一个字,“有……”

头好晕……她好想睡。

“谁?”崔锦东心里一动,手控制不住地伸向她的肩膀,牢牢握住。

“痛……”慕容夏本就意识不清,此刻被他一捏,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摇摇晃晃地就要往地上跌去。

崔锦东的神经瞬间绷紧,身体迅速做出反应,将倒下的人抱进怀里。

入手的娇躯绵软无力,躯体的主人已经完全陷入了沉睡。

这就醉倒了?崔锦东哭笑不得,看她会调酒,还以为是个海量,没想到……

最后还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问出来。

他看了看她醉猫一般恬静的睡颜,和一旁等待换洗的干净衬衣,莫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雾气蒸腾的浴室,崔锦东调好水温,轻手轻脚地将她还带着湿气的连衣裙剥去,为了避免她感冒,又没有耽搁地将人抱进浴缸。

慕容夏身材极好,腰身没有一丝赘肉,肌肤雪白,当真应了冰肌玉骨这四个字。崔锦东把手绕到她背后,不知是不是浴室空间狭小的缘故,他觉得整个室内温度都有上升的趋势。

两人距离贴得很近,呼吸可闻,他不经意碰到她的背。

崔锦东手指条件反射地颤了一下,随即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他强迫自己把目光移开对着她的脸,不再多瞧手下那具诱人的躯体。

他以前从没接触过胸衣扣这种东西,自然不明就里,解了半天依然没有进度,正准备直接撕开,而浴缸里的人却突然迷蒙地张开了眼睛。

崔锦东呼吸一窒,竟有种犯了错误被撞破的尴尬,“你醒了?”

睁着眼的人半天不答话,他又看了看,才发现不对。

她眼睛虽然睁开,但目光涣散着,明显还没有醒来。他松了口气,却见她眼眶慢慢红了,眸光转向他所在的位置,却似乎透过他看到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慕容夏眼里含着雾气,却没有落下,她有些委屈地小声发问,“我哪里不好?你为什么不要我?”

崔锦东一时愣住,没有说话。

她喉头哽咽着,声音里带了明显的失望和难过,“傅海,你明明对我很好的……你说爸爸不疼我没有关系,你会疼我……既然不是认真的,为什么招惹我?”

傅海?是今天和她对峙的那个出轨的男友?

看样子,虽然她表面上不说,这件事情她也不是完全不介怀的。

慕容夏心里堵得厉害,头也很晕,但潜意识也不停告诉自己不能哭出来,必须要坚强。所以即使绝望,她也没有落泪,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你们都骗我……”

那一声声的控诉,仿佛敲在崔锦东心上。

听她所说,她的生活过的并不如意。他早就觉得,她平静无波的面孔下一定藏着什么故事,却原来是被所有人欺骗……

那种众叛亲离的感觉,他完全可以感同身受。

亲人的背叛和驱逐……崔锦东想起十多年前发生的那一幕幕,她说的话在他脑子里的回响声越来越大。

他突然觉得,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让她止住眼前的悲伤。

崔锦东看着那不断翕动的潋滟红唇,眼神里闪过一抹怜惜。随即,性感的薄唇如同一片轻柔的羽毛,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