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宠小甜妻 已完结

逃宠小甜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锦时 主角:苏小米欧明决

逃宠小甜妻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逃宠小甜妻》小说介绍

很多书友在问苏小米欧明决是哪部小说中的主人公,这部现代言情小说名为《逃宠小甜妻》,是作者锦时的代表作之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不过是为了漫画取材,失身也就算了,竟然还被当成了嫌疑犯!最要命的,自己竟然还被那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带回家中不让出门!苏小米觉得自己也是倒霉的没Sei了……想方设法的逃跑,最后总是在欧明决的算计下,乖乖的回到他的身边,苏小米也是醉了!“女人,别想着逃,哪怕到了天涯海角,你也逃不了!”欧明决高傲狂妄的话语......

《逃宠小甜妻》小说试读

转眼间,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众宾客纷纷抵达苏家大宅,华服加身,浓妆艳抹,依偎在男伴身旁,一个个如同娇美人。

出于对父亲的考虑,苏小米还是下楼参加宴会,只不过她没有穿上苏子月送的那件礼服,而是以一身白色绣花旗袍示人。

这是她大学时期学校晚会要求人表演,她被押上去当伴舞的充数,临时买的一件礼服。晚会过后她就压箱底了,没想到还能派上用场。

一下楼,苏小米就撞上正要上楼的苏子月,她一看对方的衣着,顿时沉了脸,目光冷淡如霜,“你怎么没穿我买给你的衣服?”

穿了那还得了?

“别生气,我只是想在更重要的日子再穿。”以圆滑的话语回应,不等苏子月,苏小米就绕过她下了台阶。

宴会上全是一些她不认识的人,她根本就没兴趣待在这里。

更何况她那副破碎的菊花还没画好呢,可谓是心系菊花。

既然如此,苏小米也不打算久留,等苏父发言,说完了她再回楼上继续完成她那副历史巨作。

在大厅里逛了一圈,最后被陈姨在餐厅门口抓住,她心急火燎地拉着苏小米的手往厨房里走,也不管苏小米在后边喊。

一直到进了厨房,陈姨才停下来,将自己的手机递给苏小米,“二小姐,你赶紧听电话吧,我可差点给吓死了。”

“我听电话?”苏小米偏头疑问,确定没听错,她才将手机凑到耳边。

电话那头,依旧是欧明决沉稳的声音,“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留在这里,或是马上逃走,我会派人在外面接应你。”

怎么又是他?

“怎么又是你?”苏小米并没有被吓到,毕竟她已经深刻地认识到只要欧明决愿意,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强忍体内的洪荒之力,某女深呼吸一口气,尽可能冷静地跟他谈谈,“我说你,你现在想怎样?”

如果按照电视剧的套路,电话那头应该有人在奸笑。

但是欧明决什么反应都没有,安静得能听得到呼吸声。

他不说话,苏小米这才开始回忆刚刚他说的话,“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留在这里,或是马上逃走,我会派人在外面接应你。”

说实话,她并不明白他为何这么说。

“不管怎样,我不会走。”苏小米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与其被关在笼子里跟他一起生活,她宁愿待在苏家受人欺负,这里好歹有生气。

她话音刚落,电话就被挂断了,欧明决没有打算要跟她解释,也不想劝她。

什么嘛……

撅着嘴盯着手机好一会儿,直到确信他真的不会打来,苏小米才悻悻然地把手机还给陈姨,并问道,“他刚刚跟你说了什么让你吓成这样?”

“他说你要是说不走的话等会儿他就来把苏家烧了,让你不得不离开苏家。”陈姨说起这句话,还心有余悸。

……欧明决果然不是她能对付的角色。

“非常感谢各位来参加这次宴会……”从大厅传来苏父沉稳的声音,苏小米知道他现在正上台讲话,作为女儿,她自然要捧场。

作势安慰陈姨几句,她随即转身走出厨房,杵在门口,远远地看着父亲站在楼梯台阶上,以居高临下之势对宾客发表讲话。

比起站在父亲身旁开怀大笑的苏母跟苏子月,苏小米这样实在让人有些心酸。

但那也没办法,她到底不是苏家的人。

苏父还算幽默,宾客也很捧场,基本三两句话就有人附和着大笑,场面倒也和乐,除了突然有人闯进来这点有点违和之外,其他都好。

“怦——”大门突然被踢开,紧接着一大帮穿着警服的男人冲进来,手里持枪,环顾四周,“警察,不要动。”

现场顿时乱成一团,多半都在尖叫,连男人都吓得腿软无力,直接坐到了地上。毕竟全是名流之士,还有很多事要享受,怎么舍得死?

唯独苏父还能保持镇静,在双手举起的同时,一边大声质问警察,“我们是犯了什么罪吗?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们?”

他不了解,苏小米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她站在厨房门口,目前还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趁这个机会,她转身拔腿就往厨房里跑,打算找佣人帮忙。

然而刚进厨房,没看到陈姨不说,从她身后就先传来了一声呵斥,“苏小米!你还想逃去哪里?”

**,这么快就发现她了?

苏小米懊悔,气得咬牙切齿,奈何对方手上有枪,叫她转头,她也只能乖乖转身,以正面对着他们的枪口。

警察的身后就是那些宾客,还有苏父跟苏母以及苏子月,都在目睹着这一切。

霎时间,全场由尖叫转议论,各个一发现跟自己无关,立马看戏不嫌热闹。

苏小米本来就被整得心烦意乱,现在他们又像苍蝇一样嗡嗡嗡地叫,她怎么可能不崩溃?

“够了,你们给我闭嘴!”怒吼出声,平素里澄澈无辜的眼睛在此刻被怒火充盈,精致的脸庞因愤怒而愈发冷艳,像一朵绽放的罂粟花。

苏小米不过想让那些人安静下来,她的头快疼炸了,却不想警察当中也有白目的,竟然直接对着她开了枪,“怦——”

啊——所有人都在尖叫,本能地捂上眼睛,唯独苏父冷眼旁观。

他像是在等着她中枪倒地似的,冷漠得可怕。

枪并没有打中苏小米,因为她迅速躲开了,同时,她也算看清了父亲脸上的冷漠,还有对她的死亡的渴望,都让她失望。

枪声一停,全场安静下来,那个开枪的警察吃了领班的一记拳头,他们在嘀咕什么,苏小米听不清楚。

她现在只关心自己为什么被抓,“能告诉我为什么要逮捕我吗?”

“我们收到消息,你涉嫌故意杀害罪,现在请你到局里一趟,方便我们录口供。”领班的警队做出解释,也算是敲下了实锤。

苏小米本来还抱着一线希望,但现在听警察说得如此肯定,她的心里顿时也没了底。

垂在腿侧的手攥紧,蓦地又松开。

片刻,她举起双手,以示投降,“如果我现在逃走,就是畏罪潜逃了吧,那如果我7认罪,是不是有机会翻身?”

“当然。”警队平静地点头,一边朝手下使了个眼色,下一秒所有人一齐放下手枪,换上手铐将苏小米的手押到背后拷住。

她一被逮捕,全场立即沸腾起来。

“她不是苏家二千金吗?”

“是她啊,苏家二千金杀人啦!”

“天啊,那是家教有多糟糕……”宾客还没说完,就因为身旁苏父一记冷眼而乖乖闭上嘴,很显然,这件事触及苏家形象了。

在议论时,苏小米已经被警察突出重围,带出厨房,但还没走到门口,就又被一声严厉的声音喝住,“等一下。”

这是苏父的声音。

肩膀一颤,苏小米心里顿生不祥的预感,她不敢回头看父亲,可他的话却逼着她这么做,“从今天起,我跟你,苏小米父女情分已尽,从今往后,你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也就是说,他为了挽留苏家颜面而跟她断绝父女关系。

原本喧闹的场地又安静下来,半响,苏小米只说了一句话,“爸,对不起。”

任何人都是利益动物,所以她不怪他只看利益。

……

被带出去之后,苏小米被安排在警车上,警队跟那个对她开枪的人则在另一辆警车上,巧妙地避开了她。

车子还没发动,警队第一时间就是给单远打了电话,“单先生,我想您也知道了……”

“什么?你是指你手下对着苏小姐开枪吗?”电话那头单远的声音冷静,却更冷酷,“苏小姐没受伤,我也知道。”

所以,能够放过他手下吗?

警队还没来得及问,对方就抢先一步解答了他的疑问,“欧先生不会原谅你的手下,更不会原谅你。”

“所以,好自为之。”说罢,单远就一把将电话挂断,留下满脸错愕的警队,还有身旁坐在驾驶座上的手下,“警队,怎么样了?单先生有没有说原谅我?”

话音刚落,警队就转过头来猛拍手下的头,一边怒骂,“都是你,现在我们全完啦!”

手下一听就知道结果了,而他所能做的就只有一个劲的道歉。

打手下打到手发酸,警队终于知道这么做也于事无补,他放下手,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好了,先开车吧。”

“是。”手下手忙脚乱地启动引擎,猛踩油门。

然而刚踩下油门,等待他们的不是一场风驰电掣,而是突然的大爆炸。

“怦——”比枪声还要大百倍的声音响起,一辆车顿时变成火海。

而苏小米所在的那辆警车早就已经发动,所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一切发生得太巧合,反而像是有人刻意安排。

不过可怜的就是苏家了,火势蔓延到苏家门口,将苏家庭院里的花草都烧了个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