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电梯 已完结

阴阳电梯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无尘 主角:杨烈林雪

【抖音】《阴阳电梯》杨烈林雪免费试读

《阴阳电梯》小说介绍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是由著名作者无尘编写的一本叫做《阴阳电梯》的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杨烈林雪。小说简介:女职员电梯内神秘消失,从此诡异事件频频发生……切记,天黑请小心电梯!...

《阴阳电梯》小说试读

我和冬青只能依靠着手电筒那微弱的灯光,沿着漆黑的走廊慢慢的搜寻,走廊里只有我们两人的脚步声。

终于,过了约莫十分钟左右,我终于感觉到了异常。刚想叫一下冬青,发现他脸色苍白,额头上如水洗一般滴着汗,看来他早就发现了。

“冬青,这走廊没有那么长的,我们走了十多分钟了都,不可能走不到头的。”我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稳一些,人在越害怕的时候越会想要使自己表现的冷静。但是我的声音连我自己听起来都带着颤音,更别说比我反应还要灵敏的陈冬青了。

好在冬青的心里素质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并没有被逼疯,在这种环境下,一个人先崩溃,另一个绝对也会被逼疯。

冬青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低声道:“我也发现了,但是我们能怎么办?我总觉得停下来才会有什么事发生。”

“要不我们回头吧,我们乘电梯先回监控室再说。”我出主意道。

冬青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说道:“我小时候听人说,遇到这种事情前往不能回头,只要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要不我们还是接着走吧,挨到天亮也许就好了。”

我还看过不少恐怖电影,不少被鬼迷了心智的人都是出现幻觉以为自己走的是路,结果就自己直直的从楼顶或者窗户直接‘走’下去了。当然,这只是我心里的想法,自然不能拿来再**冬青。

我们继续依靠着这手电筒微弱的灯光慢慢挪着脚下的步子,冬青身上的保安制服已经湿透了,我想我应该也和他差不多吧。直到手里的手电筒闪了一下之后就这么突兀的熄灭了。

我和冬青都傻眼了,可是说这是我和冬青最后的心里依赖,人类对于光明的渴望虽不及飞蛾,却也是无法抛弃的,尤其是现在。

冬青确定手电筒不会再亮了之后,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再向前走了。我能听到冬青的心跳声,急促而猛烈。可能他已经放弃了吧,这种情况,我们能坚持这么久已经算是比大多数人都要强很多了吧?

我和冬青都没有敢回头,但是却感到身后一股莫大的恐惧感正在袭来,但在这漆黑的环境下我俩连跑都不敢跑。

“你们两个.见到过我孙子吗?”阴恻恻的声音传来,我心中霎时间把这声音和那个刚才的老婆婆的身影重叠起。

是她!绝对是她!亦或者是“它”?

我脚下像是灌了铅一般连转身的力气都没了,冬青却是一把抓起我的胳膊向前飞奔而去。也不知道是他不想抛弃我还是自己一个人还怕不敢跑想拉个陪伴的。总之在冬青撒丫子狂奔的几秒后我也回过了神,跟着一起努力奔逃。

虽然我俩都年纪轻轻,加之身体素质也还不错,自然在这种情况下爆发了潜力跑得飞快,但我依然能感觉到“她”就在我身后,一步也拉不下,我能感觉到只要我一回头就能看到她的脸一样。

我和冬青玩命的跑,终于在前方发现了一点蓝色的冷光。很熟悉,是电梯按键的光。

陈冬青用颤抖的手按下按键,我俩跳进电梯后一人一边靠着电梯墙壁慢慢坐下来。看着我冬青身后被他衣服上的汗水蹭出来的一条直线,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只能和冬青一样大口喘着气。

几秒中后,冬青从地上爬起,想按10楼回到我们的监控室。突然,我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冬青,我们不是从电梯那里过来的吗?按理说我们只会离电梯越来越远啊?怎么会背对着电梯跑又回到了电梯呢?”我想清楚了缘由,告诉了冬青。

我清楚的看到陈冬青的瞳孔一瞬间放大,我看着冬青那僵住的手指,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这电梯竟然有?第30层?而且已经被按下了30层的按键,我一直看着冬青,知道这绝对不是他按的,那就是说·······

冬青张了张嘴,似乎想和我说些什么,但是他没有说出来。我也有类似的感觉,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这又是“幻觉”,感觉这是打自己脸。安慰一下他,好像自己也没好哪去。

我和冬青四目相对,忍不住同时嗤笑一声。无奈,自嘲。

电梯到了30层。这句话本来就很奇怪,因为这写字楼根本就没有人30层,这是众所周知的。要不是我和冬青现在就乘着电梯到了30层,我们自己都不会相信的。

冬青将我从地上拉起来,毅然的站在我前面,“好了,都到这一步了,不去看看怎么能甘心啊?要真是和那两人一样消失的不明不白才冤呢。”

“嗯。”我只能简单的答了一个字,长时间惊吓加上出汗,我已经有点缺水了,嗓子干的生疼。

电梯门慢慢打开,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我俩还是忍不住被惊到了。因为,冬青刚说过的那两个莫名其妙“消失”的人正在门外,还有一个穿白衣服的脸色苍白如纸的女人。

我感觉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只过了多久,我感觉身下有些凉,努力征了下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坐起来的时候惊诧的发现这里竟然是第10层,身边的地上陈冬青还在躺着,看上去身上被汗水浸透的制服已经干了但是却有一片片的汗渍,虽然狼狈但是呼吸似乎还平稳。我揉了下昏沉的脑袋,又把冬青叫了起来。

冬青先是惊讶,随后也就释然了,毕竟已经有过一次先例了。只是这次的信息量比上一次还要大很多。

我和冬青互相搀扶着回到了办公室,发现已经凌晨3点多了,又是昏过去了几个钟头。当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昏过去的,因为当时在电梯里想到了小何提过的在电梯里不能告诉别人时间的事情,我和冬青都没有敢去看时间,只知道大概是12点左右的样子。

我和冬青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回复心神,然后又经不住心里的好奇开始看监控录像,上次我们只是在电梯里见到了可能是鬼的小男孩,听到了女人的声音。这次直接上了一部不可能存在的“电梯”,更是看到了好几个已经“消失”的人,这次的监控录像里应该会有所发现吧。

回到我们的办公室,直接调出刚才刚才我和冬青两人上到29楼之后的视频,幸好这写字楼里的监控带夜视效果,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也能看个大概。

监控视频里并没有出现那个老婆婆的身影,我和冬青对视一眼。果然,“她”也极有可能是鬼。

之后就看到我和冬青两人从电梯里走出来,然后我们开不了灯之后就沿着走廊慢慢查看。果然,我俩在一开始那十分钟的时间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