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连载中

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小石头 主角:林烟江慕

【抖音】总裁他每天哭卿卿全文阅读

《总裁他每天哭卿卿》小说介绍

《总裁他每天哭卿卿》是近期点击量颇高的小说,精彩内容绝对让你爱不释手!林烟江慕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小说由“小石头”大大倾力创作。详情概述:她如愿嫁给了深爱十年的男人,成为人人艳羡的豪门太太。但她万万没想到,这会是自己噩梦的开端。"我娶你,不过是为了折磨你!”在他眼里,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卑劣的女人。他厌她,恨她,连他们的孩子丢了,都漠不关心。直到有一天,她带着孩子一起消失,只留下两张纸:一张亲子鉴定,一张意外身故保险单。保险单的受益人是他......

《总裁他每天哭卿卿》小说试读

周围响起一阵暧昧的起哄声,那些落在林烟身上的目光愈发放肆。

林烟没想到江慕会当众做出这种事,每当她觉得他对她已经足够狠时,他总有办法让她更加痛苦。

她紧咬着唇压下眼角的泪,挣扎着想要起身。

可江慕手圈在她的腰上,轻而易举便困住了她。

“江总,这谁啊,不介绍介绍?”有人嬉笑道。

林烟跟江慕结婚五年,但即便当年在江老爷子的威逼下,他也没给她一场婚礼,只跟她领了证。每次有什么活动需要女伴时,站在他身边的一定是周语嫣。

林烟作为江慕的妻子,这是第一次出现在他客户们跟前,却是以这样的形象。

“没必要介绍,一个玩物而已。”江慕答得漫不经心。

他松开林烟,她忙不迭站起来,仓皇收拾着自己的衣服,离他远了些。

玩物……原来他心里就是这么看她的啊。

见她这避之不及的模样,江慕面色愈发冷了。

他看向刚才问话那人,“怎么,王总对她感兴趣?”

“这样的美人儿,在场哪个不感兴趣?不过江总的人,我可不敢打主意。”

王总说着不敢打主意,但他的视线自始到终没离开过林烟。

能穿成这样被带到这场合,就证明江总没把这女人放在心上,在场的人心里都门儿清。

江慕靠在沙发上,觑着林烟,“既然这么多人赏识她,那我们就玩个小游戏:一百万,她脱一件衣服。”

一百万看着多,可在场哪个也不是缺钱的主儿。

林烟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江……”

“哦,护士帽也算一件。”江慕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

“江总这商人做得合格啊。”王总最捧场,第一个道:“我先来,给大家助助兴。”

他掏出支票,签了一百万,扔到了桌上。

所有人都看着林烟,等她脱。她站在人群里,手足无措,明知道是江慕把她害到这种境地,却仍旧本能地跟他求助。

“看**什么?不要扫大家的兴。”江慕道。

他自始到终连表情都没变一下,好像这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林烟绝望地收回视线,颤抖着手去解衣扣。

都是胃癌晚期的人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死了,她还要在乎什么脸面呢?

江慕这么想看她被人践踏尊严,那就……如他所愿。

林烟的衣服总共就没几件,很快就脱得只剩内-衣了。

她最近瘦了很多,身材算不上好,看上去干瘪瘪的。但她脸蛋长得漂亮,皮肤也好,只是站在那里,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包间里一阵起哄声。

江慕带林烟来这里,本就是要羞辱她。但见她真低头准备继续脱时,他又忍不住感到愤怒。

他冷着脸站起来,脱下西装外套便扔到了她的身上。

“够了!”

他让她脱,她就脱?

平时主意不是挺多的吗?

还是她生性放浪,就喜欢在这么多人跟前脱衣服?

江慕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粗暴地拽着林烟手腕,将她带进了对面空包间。

莫名的怒火压过了他的理智,他把她按在墙上,低头去吻她。

他讨厌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神!

啪!

林烟挣扎不开,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江慕,你把我当什么?!”

一巴掌像是用光了她所有力气,她顺着墙面滑落在地上,眼泪不受控地往下流。

她只是爱上了他而已,从未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为什么要被他这么羞辱折磨?

“这是在给莫星宇守身?”

江慕看着她抗拒他的样子,觉得胸口堵得厉害,有些喘不过气。

他松了松领带,捏着她的下巴道:“你这么爱他,怎么不见他来救你啊?”

“我跟他本来就没有半点暧昧关系,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带我和乐乐去做亲子鉴定,我们的孩子一早就被换了!”

听到林烟说的话,江慕捏着她下巴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明知道她爱撒谎,明知道她说的这种事有多荒唐。

可她每次说,他还是忍不住想信。

他真是无药可救了!

砰砰砰。

包间门突然被敲响,助理冲了进来,“江总,周小姐刚刚打来电话,说瞳瞳小姐的情况很不好。”

“怎么不早说?!”

江慕脸色骤变,他松开林烟,起身便跟助理离开了。

林烟无力地靠在墙上,满脸自嘲。

她说他们孩子被换了,他毫不在意。

周语嫣的孩子一出事,他像是恨不得飞过去。

是不是在他心里,只有周语嫣生的,才是他的孩子?

……

包间门半敞着,林烟衣不蔽体,有不少人不怀好意看过来。那样的打量让她无地自容,她狼狈地关上包间门,不知该怎么办。

她没带手机,想让人送衣服来都不行。

江慕把她扔在这里时,压根没考虑过她会有多难堪吧?

就算知道,他大概也不会在意。

他巴不得她尊严尽失。

扣扣。

这时,门突然敲响,惊得林烟躲到了一旁。

“谁……谁啊?”

“给你送衣服的。”

是一个很陌生的男声,林烟记忆里没听过。

她不知那人是恶作剧还是好心人,忍着内心的恐惧,把门打开一条缝。除了这么做以外,她没有更好的办法。

一套衣服被扔了进来,就是很普通的女性T恤跟短裤。

林烟换上衣服出去,见外面站着一个男清洁工。

他长相很英俊,但是眉眼间带着几分阴戾,看起来有些凶。

林烟正想着是不是他给她送的衣服,他上下打量着她,突然道:“你家里人没教过你礼义廉耻?当着那么多人脱衣服,被人羞辱,你贱不贱呐?”

听声音,确实就是送衣服的人。

林烟攥紧了衣服,哑声道:“谢谢你送来的衣服。”

骂就骂吧,毕竟在不知道真相的人眼里,她就是一个厚颜**的拜金女人。

林烟转身欲走,男清洁工在她身后道:“你是该谢谢我。你眼瞎找这么个老公,最后还要我旷工给你的病危通知书签字!”

林烟一顿,回头看向他,这才发现他跟她长得有几分相似。

兄妹俩第一次见面,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应该很看不起她吧?

难以言喻的难堪压迫着林烟的神经,她想逃,脚却像是在地上长了根,软得动不了。